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推理 > 文章内容页

【心音】 家祭 外二篇

来源:松原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悬疑推理
无破坏:无 阅读:3106发表时间:2014-02-12 15:55:46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流逝的时光如同家乡门前的河水,潺潺而过,绵延长流,一去不返。逝去的亲人,宛如故乡挺立的山峰,高山仰止,松柏常青,永不磨灭。自从家父过世之后,每次回到老家,心里总有一种“家乡山水依旧,却已物是人非”的失落感。每次坐在饭桌前,再也没有父子把酒而酌场面;每次与年过七旬的母亲絮叨家常时,谈及最多的话题是父亲。   转眼之间,父亲仙逝快三年了。但内心总是感觉仿佛一切恍若昨日。按照老家农村传统的风俗习惯,父辈亡故,孝子理当守孝三年,待“三年满”举行家祭之后方能“卸孝”。   家父过世这三年期间,恰逢旧历的一个闰年。按照老家传统风俗,父亲“三年满”的家祭仪式应当提前办理。母亲为此一而再、再而三的向我们兄弟提及此事。父恩莫忘,母命难违,为父亲举行“三年满”仪式,告慰父亲的亡灵,寄托我们的哀思,慰藉年迈的母亲,自然成为我们兄弟六人义不容辞的责任。   如果完全遵照传统习俗,“三年满”是一个极其隆重的家祭活动。应当邀请本家、舅家、姨家、姑家的所有亲戚,同村的父老乡亲、左邻右舍、亲朋好友们前来参加,还要邀请鼓乐队、戏班子、开膛会、摆宴席,而且要举行“接灵、守灵、送灵、化灵”等一系列的祭奠仪式,前前后后需要两三天的时间。不过,现在不少人家办“三年满”已经渐渐偏离传统的初衷,尤其是一些为官者,借此机会大肆收受礼金,大摆宴席、铺张浪费,把办红白喜事变成了敛财的手段,显示自己权利和地位的一种方式。   据典籍“守孝三年”之礼仪源于孔子的学生为其守墓。孔子七十三岁而卒,弟子为其庐墓,时间为三年。《礼记》说:“父母没,斩衰三年,则父母重矣,此身犹为父母之身矣。”由此可见,为过世的父母“守孝三年”是中华民族缅怀亲人的重要传统礼仪之一。如今伴随陕西有哪些癫痫权威医院时代变迁,现代人不能完全辞却工作和事务在家“守孝”,为官之人更不能像古代官员那样离职“丁忧”。   其实,这三年既是守孝,也是心丧。故而,真正的孝行,应当是尽孝于在世,守孝于内心,继承传统孝道之内涵,而非张扬显摆之表象。基于此,我们兄弟征得母亲同意,决定为父亲举办一个遵循传统、程序到位,但又十分低调的“三年满”的家祭活动,以告慰父亲的亡灵。因为我们知道,父亲一生勤劳朴实,为人低调。这一定契合父亲的本意。   一元复始,万象更新。家祭的日子就选定在2014年的元旦,正值农历腊月初一。家乡的腊月,有几分清冷,清晨起来,薄雾笼罩,霜露落草。   依照传统习俗,我们请了一个由5人组成的乐鼓队,先将父亲的“灵屋子”由花圈店,接到家里。说来奇怪,当我们正从花圈店出发时,我看到一片金黄色的祥云,掠过家乡的后山,那里埋葬着我的父亲,这片祥云就掠过父亲的坟头。当我们把“灵屋子”安放在家中,然后,在锣鼓队的陪同下,从坟地接回父亲的“亡灵”时,天上的那片祥云竟然飘然而散,渐渐地淡化而失。   色彩艳丽具有中国传统古建筑风格的“灵屋子”摆放在我家堂屋的中央,整个房间的气氛顿时肃穆起来。锣鼓非常有节奏的敲击着,清脆的喇叭吹奏出各种曲调,时而低沉、时而缠绵、时而哀婉、时而激荡,我们兄弟一一跪在父亲的灵前,磕头、烧纸、点香,表达孝子的缅怀之情。   看着我亲自为父亲拍摄的“遗照”,慈祥的父亲眼睛始终直视着我们,仿佛正在于我们进行心灵的沟通。父亲一生可谓命运多舛,刚刚出生抗日战争就开始了,父亲又是“遗腹子”,祖母怀上他不久,祖父就去世了。真算得饱受“国破家碎”之痛苦,饱经人间之沧桑,操劳了一辈子,辛苦了一辈子,一生经历的酸甜苦辣,着实一言难尽,难以言表。   如果按照传统规矩大办“三年满”,父亲的“灵屋子”要在家里放上一夜,还要请乐鼓队、戏班子和阴阳先生做祷告仪式等。我们属于简朴的家祭方式,不想铺张浪费,更不想借此向亲戚朋友收取礼金礼品。因此,整个程序拟在一上午完成。尽管如此,鞭炮一放,喇叭一吹,锣鼓一响,再加上“灵屋子”往堂屋里一摆放,即便没有通知,左邻右舍也自然能够看出我们在为父亲举行家祭,于是,纷纷有邻居前来送礼,都被我们兄弟婉拒了。不少亲戚也闻讯赶来参加祭奠活动,众人相继来到父亲的灵位前,鞠躬祭拜,燃高香,烧值钱。   众人拜祭完毕,一位“阴阳先生”——我们当地称为“活祭仙”手握铜铃,立于父亲灵位前。急促而有节奏的敲击着铜铃,口中念念有词,为家父祈祷。待“活祭仙”在家中祷告完毕,在锣鼓、喇叭和鞭炮声中,众人将“灵屋子”送到后山,父亲的坟前。“活祭仙”又是一番祷告,这才父亲的亲弟弟,我们小叔点燃“灵屋子”开始“华灵”。同时将父亲坟头的花圈,也一一焚化。   时值暖冬,久未雨雪,天干物燥,容易起火。我们不敢大意,大家每人准备了一根湿树枝,围在四周,以防火焰蔓延引起山火。“灵屋子”慢慢化为灰烬,或许在阴间,一栋新宅子转眼落成,家父在那里住得十分安逸。当然,我知道这毕竟只是世人的一种期待和心灵慰籍吧!   此时此刻,我内心的愿望就是:父亲安息吧!愿父亲在天国保佑母亲健康,为儿孙祈福!此时此刻,我也希望母亲和家中的其他兄弟们,能够从丧父的痛苦中真正解脱出来,因为,生老病死是谁也无法抗拒的规律,逝者已超度,活者需继续,三年一过,就要如鲁迅先生说的:“忘记我,管自己生活。”   此时此刻,我忽然想到陆游的《示儿》诗:“死去原知万事空,但悲不见九州同。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略作修改借用过来《家祭》的结尾吧:   死去原知万事空,心悲或见九州同。   每逢传统竭拜日,家祭无忘慈父恩。   呜呼哀哉!我敬爱的父亲。请原谅儿孙们,给您做了一个如此简朴的“三年满”仪式。但我们觉得如此“家祭”更符合您一生简朴的风格。三年满了,今年的春节我们家又可以贴红纸黑字的对联了。此时此刻,我脑海里想黑龙江癫痫医院的医生到这样一副对联:   上联是:慈父过世三年满音容宛在   下联是:儿孙铭记百世亲永志莫忘   横批是:孝道常心   父亲,春节咱家大门口就贴这副对联,您看行吗?         祭春      马年的这个春节期间,对于我及身边的亲戚、同事而言,颇为令人纠结,颇为令人感叹,当我耳闻目睹身边相继发生的诸多红白之事,心灵深处,不由得对生命的意义,对季节的轮回,对世事的无常产生新的反思、新随感。   春节,从古老传统意义而言,原本就不仅仅是除旧迎新,也有祭祀拜祖的内涵。而在这个马年的春节,更让我感觉到这种时令与生命的纠缠,天人合一的悲欢。在我的书房台历上,清楚明白的印刷着:“2014农历甲午年,1月1日元旦,1月31日春节、2月14日元宵节、3月8日妇女节、4月1日愚人节、4月5日清明节……”如此等等,直到下一个来年。   今年的春节,是一个暖春。从除夕到初四,不少地方气温竟然在摄氏20度以上。原本这样暖春,会令人心情舒畅,会感到春暖花开的气息,并由此增添春节的喜庆。然而,身边发生的诸多事情,却令我的情绪一直跌宕起伏,甚或茫然。   首先是元旦期间,我们兄弟为家父举办了一个简朴的“三年满”家祭仪式,以告慰父亲的亡灵,寄托我们的哀思,慰藉年迈的母亲;接下来在元月中旬收到一位年轻的同事喜得千金,初为人父的喜讯;之后却收到老家相继发来的噩耗,堂妹夫的爷爷过世、四弟的岳母病逝、大嫂娘家的二妈走了,春节前夕回家,几乎成了奔丧。而这期间,收到的更为不幸、更为惋惜的信息,是与我同一办公室的同事,突然遭遇车祸而亡,年仅四十四岁,英年早逝,令人痛心。总算又有一个喜讯,三弟媳的娘家侄子新婚大喜,邀请我们前往孝感喝喜酒,青春帅气的新郎满脸的欢喜,高挑俊俏的新娘难以掩饰的微微隆起的腹部,让我感觉到这家亲戚今年将双喜临门。然而,就在昨天,竟然又收到一个不幸的消息,我在东风公司铸造一厂工作时的一位同事突然病逝,享年五十八岁;而颇具戏剧性的是,这位去世的老同事,竟然是那位刚刚喜得千金的年轻同事的老丈人。对于这位年轻同事而言,一月之内真可谓“悲喜交加”。面对如此一系列接踵而来的悲欢离合,不由令人诘问:马年的春节,到底怎么了?   似乎马年的这个春节,总在缅怀与祭祀中度过,总看到眼泪与哭泣,眼前不时弥漫着香表、烟火和炮竹的气息;面对着一个又一个生死离别的悲痛与伤感,根本没有任何心情去看冯小刚导演的春晚。甚至也没有任何心情与同事、同学及朋友们聚会。只是向大家发去一个简短的原创藏头诗,以表达对马年春节的祝福。   然而,马年的春节,更多的则是告慰。昨天下午,当我与另外两个同事,去探望喜得千金的年轻同事,并前往殡仪馆拜祭他失去的岳父时,他正在外面办理有关今日岳父火化与殡葬的有关事宜,只见到他孤单的岳母一人在那里为丈夫守灵。而那一刻,当我看到老同事的妻子,花白的头发,消瘦的脸庞和难以抑制的悲伤时,眼泪几次在我眼圈打转。所能够表达的也就是向老同事烧上三炷香,让同事的夫人道一声“保重身体、节哀顺变”。   偏偏这两天气温骤降,不少地方突降大雪,怕是这个温暖的春节过后,将会出现“倒春寒”。此情此景,即便我这“局外人”都感到心灵的震撼和压抑,想象“当事人”又是何等的心境和何等的摧残。   然而,面对一个个鲜活的生命的降生或离去,我们每个人又怎能置身度外?其实对于生命的价值,生命的意义,生命的轮回而言,我们每个人都是一个亲历者、感知者和思考者。   我始终觉得自然有四季,人生也有四季,生死离别犹如春去春来,我们能够知晓其规律,但根本就无法左右、无法控制其进程。生命的诞生,是一种奇迹。男女的爱情结合,精卵的激情融合,孕育幼小的胚胎,经过母体十月的培育分娩出一个鲜活的生命,人生的春天由此从襁褓中开启,并在成长发育中,演绎出春夏秋冬的生命交响曲。与此同时,生命的失去则是一种必然中的一种偶发。人人都会逝去,但人海茫茫,芸芸众生,很难有排定先后的顺序,所谓“黄泉路上无老少、奈何桥头骨肉分”。昨天还是一个鲜活的生命,或许转眼之间就在今天灰飞烟灭,不由得令人扼腕长叹。很多事情似乎是命中注定,而又运命难测。有个成语叫“身不由己”,意思是“身体不能由自己做主,行为不能由自己支配。”其实仔细想想,每个人的生也罢,死也罢,更是如此,生不由己、死不由己。正所谓: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少年夭折、英年早逝、寿终正寝、长命百岁,诸如此类的词语,充分告知我们人生有定律、生死无常规。   此前我曾经写过一篇短文叫《致春天》,是这样开头的:“光阴荏苒,年复一年,春夏秋冬,四季变幻。这是宇宙苍穹赋予地球日月的时空概念与万象关联。”而此刻这种“致春”心境更多地变成了一种“祭春”。   只是这个春节期间,相继发生的事情太过密集、太过突然,甚或太过离奇了。尤其对我身边的亲戚和同事而言,我想每个人都会自己的一番纠结与感叹,思考与怀念。马年的这个春节,似乎在一开云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局就为我们诠释出“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的哲理和内涵,向我们昭示这世事的无常与人生的悲欢、人生的珍贵与生命的脆弱。   此时此刻,我的脑海里感觉是思绪万千,而我的笔下却是难以言表。马年的这个春节,真的令人阿门!   祭春,春祭;祭春节,祭青春;祭祀传统之春节、祭奠亡故之生命。让我对春节、对生命又有了些许新的感悟和感知。我们更当珍视传统、珍爱生命。但愿天下所有人都能够健康长寿,但愿今后的每一个春节都年味更浓。少却悲伤和眼泪,多些欢乐与笑容,更多出健康与幸福的好心情。多么希望自然的四季如春,人生的青春常在。   告别马年的春节,新的四季又将开始,新的生命又将诞生。自然界四季一轮回,人生六十年一甲子。其实四季的轮回与人生的轮回,多少还是有颇大的差异。春夏秋冬,春去秋来,秋霜冬雪,我们完全可以看到时令的循环往复,风景再现。很多相信人生的阴阳转世,下辈子的转生投胎,这或许是广义上的人生法理。但是,对于我们每一个生命的个体而言,人生是一趟无法往返的行程,一旦起航,便是回头无岸。向后看,只有回忆和怀念,向前看,才有梦想和希望。其实对于我们每个人而言,无论职位高与低,无论富有与贫穷,无论男女与老幼,活在当下,就是春天,健康生活,就是美满。         祭均生君      浓浓的雾霾笼罩着江城武汉,一轮冬日冷冷地挂在天际。大自然营造出一种沉闷而迷离的气氛;殡仪馆里肃穆、简朴与庄严,哀乐低沉而委婉。无需言语的表达,无需情感的掩饰,此时此刻凝重的现场,完全衬托出参加张均生君葬礼的人们的心境,恰如这副挽联:“彩落萧辰悲夜月芳留梓里已青风;犹似昨日共笑语不信今朝辞我别”。没有想到均生君会在五十五岁苍然而逝,原来生命对于我们每个人而言,是如此之宝贵,而又如此之脆弱。真可谓:人生短暂,转瞬即逝,功名利禄,转眼过眼云烟,神马都是浮云。 共 6235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2)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