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推理 > 文章内容页

宏村游记

来源:松原文学网 日期:2019-8-7 分类:悬疑推理

  宏村是一个村,又不仅仅是一个村,更像是个掩映在群山中的“世外桃源”,如果用水墨丹青将它如实描绘出来,就是一副绝美的山水画卷,画面烟雨迷蒙,疏离散淡,俨然一派“杏花、春雨、江南”。

  宏村美,美在水中,村前一片宽阔的水域,俗称“南湖”,拉开了村庄和外界的距离,一弯碧水,环绕着古村落,仿佛古城边上的护城河,守护着这个宁静的山村。水的氤氲,水的温柔,水的轻盈,给山村带来了安宁和祥和,带来了灵气与灵性。水是活水,从山上流下来,汇成小溪,在这里汩汩流淌后,又欢快的朝山下流去,最后注入新安江,汇入千岛湖。

  宏村美,美在徽派建筑,白墙黑瓦,鳞次栉比,马头墙翘角飞檐,高低错落。水中间有一座小小的拱桥,仿佛一道彩虹,一弯明月,横亘在水面上。从池塘的一面看过去,房屋倒映水中,水中便有了蓝天,有了白云,有了粉墙黛瓦,波光潋滟,疏影横斜。那山,那水,那墙,那瓦,那桥,那倒影,像一副剪影,又像一副水墨画,置身其中,婉约,典雅,宁静,让人心醉神迷,仿佛来到画中。

  真有人在水边作画,不是一个人,是很多女孩,穿着白底蓝边的校服,三三两两,在柳树下,架起画板,细细勾勒,画远处的青山,画近处的碧水,更画水边的房子。我从她们身边经过,她们全神贯注,旁若无人,画板上,水彩洇出的笔墨已勾勒出房子的轮廓,水的清幽,山的寂寥,白云的悠闲,一种田园诗的气息呼之欲出。

  进村的路有两条,近一些的可以穿过水中的小桥,直接到达彼岸,远一些的沿水边的甬道徐徐而行,走到尽头便是村庄的正门。进了门是一块几亩见方的空地,两颗古树一左一右,像两位尽职的哨兵,静静的守卫在这里,这一守就是五百多年。左边的银杏树高达二十多米,树干挺拔笔直,右边的红杨树树围五六米,需几人合抱,树冠则像一把巨伞,开枝散叶,形成一片浓荫,庇护着村口这块风水宝地。

  这里便是村民的议事厅,据说,凡有红白喜事,必须要在这里举行仪式。红事时,新娘的花轿要围绕着红杨树转个大圈,预示着新人百年好合,红福齐天,白事时,要抬着寿棺围着银杏树转个大圈,意味着子孙满堂,高福高寿。

  从村口进去,沿着几条幽深的小巷,可以到达村庄的中心。小巷青石板铺就,两边是高高的马头墙,粉白的墙面被风雨侵蚀得有些斑斓,靠近地面的地方长满了青苔,雕刻出了岁月的痕迹。一侧的地沟里有溪水在流淌,水流经各家各户后汇入村头的南湖。墙内是重重的院落,斗拱飞檐,阗寂无声,透着几分神秘。有几株枝繁叶茂的大树,枝丫不甘寂寞的探出墙来,给小巷送来一片浓荫。刚下过雨,石板路湿湿的,天气阴沉,空气中饱含着水分,走在巷子里,令人恍若回到古代,脑海里不自觉跳出戴望舒那首经典的《雨巷》:

  撑着油纸伞,独自

  彷徨在悠长、悠长

  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逢着

  一个丁香一样地

  结着愁怨的姑娘。

  她是有

  丁香一样的颜色,

  丁香一样的芬芳,

  丁香一样的忧愁,

  在雨中哀怨,

  哀怨又彷徨;

  一想到这里,心情无端的忧郁惆怅起来,仿佛真有这么一个姑娘,打着一顶油纸伞,在眼前独自徘徊,彷徨。好在小巷不长,走出去立刻豁然开朗,一个半圆形的湖面出现在眼前,这就是月沼了,这里是电影《卧虎藏龙》的取景地,也是村子的中心。

  湖面不大,但水质清澈,据说水底有泉眼,通过暗道与山上的溪水连为一体,曲曲折折流入每家每户。湖周围都是粉墙青瓦的房子,高高低低,倒影其中,从对岸看过去,朦胧轻柔,似梦如幻。闲暇时,村民们便聚在湖边谈天说地,妇女们浣纱洗衣,孩子们则跑来跑去,嬉戏打闹,只有鸭子、鹅最安静,在湖中悠闲的漫步,那种场景,安详和谐,其乐融融,令人神往。

  湖的北面正中的位置便是村中的祠堂,因为村子都是汪氏先民的后代,祠堂便称作“汪氏宗祠”。祠堂的正门像一座石牌坊,门上面三层飞檐,檐角处有鳌鱼,龙头鱼尾,下方明间字板上上书“世德发祥”四个隶体大字。进了门是一宽敞的正堂,正中位置挂着“乐叙堂”匾,下方是汪氏的三位祖先像,左边墙上还有一女子画像,其名为“胡重娘”,是她当年从西递村嫁到这里,设计了整个村庄的水系,这才有了宏村的香火不绝,代代相传。

  大堂横梁,立柱,斗拱,环廊等都是木质结构,卯榫契合,浑然天成。更有特点的是,大堂四面无窗,中央有一天井,光线便透过天井照进室内。天井呈“口”字型,四面檐角向堂内倾斜,一旦下雨,雨水会落入堂中,取名“四水归堂”,有聚财之意。

  行走在幽深的小巷,不经意间,就会走入某个大户人间的宅院,门面并不张扬,但走进去,却别有洞天。正堂两边有环廊,穿过环廊,是一重重的院落,从空中看,檐牙高啄,勾心斗角,令人不自觉想到欧阳修的《蝶恋花》,“庭院深深深几许,杨柳堆烟,帘幕无重数”。只是这里的院落没有北方的四合院那么直白,宽阔,胜在布局紧凑,建筑精美,尤其是那些木刻,砖雕,栩栩如生,活灵活现。徽商在中国历史上是与晋商齐名的流派,很多富商巨贾发财后,第一件事便是在家乡大兴土木,修建豪宅,彰显自己的成功,很多官员告老还乡后也会用多年俸禄,为自己在家乡修建一隐身之所,琴棋书画,安度晚年。久而久之,宏村就有了目前这个规模,那时的乡村,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守护者,是士绅阶层,知识分子精神上的后花园,信也。

  小巷里有些人家就在门口做起了生意,有卖小吃的,有卖茶叶的。小吃里我最喜欢的就是毛豆腐了,“舌尖上的中国”曾经介绍过,豆腐发酵后长了一层细细的白毛,用铲子铲起来,在油里煎了,外面焦黄,里面白嫩,吃起来有一种怪怪的味道,越吃越想吃。

  卖茶叶的则干脆在门口架起了炒锅,将早上从山里采摘来的嫩芽现场炒制。正好走累了,我顺势走进一户炒茶的大嫂家,大嫂热情的为我泡上刚炒完的毛峰,碧绿的嫩芽在水中浮浮沉沉,汤色清澈微黄,一股山野的、蕴藉了阳光与植物精华的味道溢了出来,喝一口舌底生津,香气如兰,内心顿时安静下来,一天的疲惫一扫而空。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随意的走走停停看看,一下午的时间就这样不知不觉消磨殆尽,终于到了告别的时候,阴沉沉的天空中突然浮现出一缕阳光,阳光洒落到清澈的南湖湖面上,洒落到粉墙黛瓦上,洒落到远处逶迤的群山上,给这座宁静古老的山庄更增添了无穷的魅力。

  回首宏村,依旧游人如织,往来不绝。

癫痫病要如何治疗才能治好中卫哪看儿童癫痫病好长春治癫痫病最好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