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微散文 > 文章内容页

【轻舞】窗外,那束阳光_1

来源:松原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微散文
摘要:光明和黑暗仅仅因为一堵墙吗?我想是的,光明那边知道黑暗这边的黑暗,黑暗这边也知道光明那边的光明。推倒它重新装修,从此世界哪里都能看得清。 一、   天一亮,那方阳光就迫不及待地爬到我的脸上,吻我的面颊,热乎乎的气息唤醒了我,我挥挥手想赶它走,它无动于衷,索性转过身躯,背对了它,它便抱紧了我。   昨天阴天,它没有来,中午的时候淅淅沥沥地下起了小雨,预报说今夜降温,零度以下了。零下的日子是冬天,冬天是有雪的季节,满天飞舞了的,婆娑了精灵。特别是雪夜,借了路灯的光芒,兮兮素素地飘落。   路灯光里的雪花儿唰唰有声,成线成行,急匆匆地。雪地上是新踩出的脚印,一个人正从路灯下走过,一道很长的影子在他的脚下延伸了去,他便“咯吱”“咯吱”地踩着自己的影子前去,直到那条影子变成了脚下一个点,那人站住了,低头看着脚下走神,这是我吗?在这样的雪夜,一步一步把自己的影子走短?他自言自语。再往前走,影子到了身后,越来越长,直到他站在另一盏路灯下。   光影是变化了的,从早到晚,绝不会一个样,色温由低到高,再从高到低,就这样日复一日的变化,这世界便有了颜色。颜色装扮着世界,这世界就有了生命力,玫瑰是红的,菊花是黄的,叶子却是绿的。   北大荒的树叶与众不同,过了秋分,霜早早就来了,露凝成霜,白花花的一层,如雪却不是雪,更似凝结了的冰的颗粒,雾气被冻住了的样子,初冬的季节,枫叶落了,青草地里一片火红,在早晨的阳光里,闪烁着昨夜的星辰,如梦降落凡间。   这几日,一直精神恍惚,莫名的慵懒,许是秋后最后暖阳的缘故,暖得不是炙热,昏昏欲睡的感觉,春困秋乏,一切都无精打采的样子。   医院走廊里没有人,偶尔急匆匆走过的护士小姐,呼呼啦啦有风,晚阳从西面的窗户射进来,把一条走廊照得耀眼,地板上、墙壁上都是昏黄的颜色,有人走过,一条长长的影子,那人就走进光里去了,就像电影里外星人回家。   我站在病房门口不敢前去,我怕走进去再也不能回来,或者回来一切都变了样子,我依然十八,那些少年伙伴却早已作古多年,问及相邻,被告知自己是一个传说,他们的爷爷的爷爷曾经说起过。   时光有没有隧道我不知道,能不能倒流也不知晓,毕竟有奇遇的是极少数。我对穿越很不以为然,一直认为那是编来的故事,哄骗青春期的浪漫可以,娱乐一下爱做梦的少年也可,却无论如何也不会让我相信的。鬓角的白发和额头的皱纹早就告诉我,岁月的脚步一直向前。   站得久了,脚踝很不舒服,似乎在不停地肿胀,说不出来的滋味。这次入院本是心脏不安,因为它舞蹈的慌乱,才来给它打镇静剂,可是,治疗结果稳定的时候,踝关节又出了问题,心坏了咱可以下两根涵管疏通一下,关节出了麻烦还能不走路不成。跟大夫开玩笑,你们医院有没有给脚底安装轱辘的项目,就是脚不打弯,咱今后玩滑行。   “滑行?”大夫笑,“你以为给你装了轱辘你就是哪吒了?”   托塔李天王的儿子和普通人不一样,他有个大爷叫李刚,要不哪吒怎么敢抽龙王公子的筋?背后有人的。一对烽火轮,燃烧着火焰,上天入地,刀山火海,任其驰骋。   我没有那样的背景,消停地在医院住几天,押金使用尽了赶紧逃离,最好每秒三十万公里。   胡思乱想着,走廊里的光线浓烈起来,我关上门重新躺回床上去,屋子里很黑,还不到开灯的时候,走廊里很亮,可是,我与它被一道墙隔离。光明和黑暗仅仅因为一堵墙吗?我想是的,光明那边知道黑暗这边的黑暗,黑暗这边也知道光明那边的光明。推倒它重新装修,从此世界哪里都能看得清。   二、   连着两天没有食欲,医院的走廊里回音着嘈杂的说话,许是两个照顾病人的家属偶遇在一条走廊里,相互诉说着家里的病人,有时候,倾诉可能真得能缓解压抑的神经和精神上的苦痛。   耳朵里乱乱的,闭了眼睛,头顶一片轰鸣,就像秋天山脚下的草丛,无数的蚱蜢、蟋蟀,还有一些不知名的草虫,嗡嗡地响,没有节奏。晚秋昏黄的阳光透过窗户射进来,地板上就有了斜长的一方,上午,它们从前窗爬进来,俯在地板上,一觉醒来它们又溜到后面走廊里去了。我与走廊隔着一道墙,这边是南那面是北,北面的光线依旧昏黄,昏黄里是满满的慵懒,本就虚弱的身子更是懒得动弹,干脆躺在床上不动,闭了眼睡觉,迷迷糊糊中,这一天就算混过去了。   懒懒地躺在病床上,脑子里飞驰着B超CT片,小护士也飞来飞去,忙忙碌碌的,打针换药量血压。   第三天,身体稍有缓解后,突然想起身后这条街上的一个包子铺,以前常去的。   铺子临街,应该是一栋坐北朝南的住房的东房山,被装修过了,有了门市的摸样,一扇门一扇窗,红砖墙还在,几棵老柳树摔弄着枝条,扭捏在晨光里,更显得风姿绰绰了。   蹒跚了脚步行走在马路上,医院与早餐铺应该不远的,过两条街,约一站地的样子。今天的路有些长,许是恐惧,大概这条路仅仅是机动车道,不见人行道的影子,城市的路也如八五九的马路不设人行道,不走人吗?我分明看见步行的上班族和匆匆的学生,这路的尽头是学校呢!   早上的马路很干净,路边的丁香早就谢了,宽厚的丁香墙高高的,紧贴着它走,抚摸它的叶片,想象它花开的日子了。对了,这里是丁香巷,春天来过的,满满的花香,温柔的细雨,漆黑的柏油马路,一汪一汪的雨水,我在期待那个打着油纸伞的姑娘。   我曾向朋友介绍这个地方,朋友问:“你的那个包子铺叫什么名字呢?”我惊讶,是啊,我居然没有记住它的名字,于是,瑟瑟地说:“大概叫八瓣香吧,对,是八瓣香。”   丁香花开据说有五个瓣的,看到了会很幸运,今年春天的时候我是看到的,密密麻麻的一片粉白里,仔细地辨认,果然有的,不很分明,悄悄地躲在花丛里,偷偷地瞅着你笑,笑我寻找你的痴痴样子吧?   铺子里已经坐了不少食客,也有排队等着带回家去的,一共五张桌子,四十余平米的样子,不大的面积还要摆放一些小菜,笼屉,及杂七杂八的物件,真正的营业面积就所剩无几了。好在来的都是回头客,习惯了这里的温馨,阳光正从仅有的那扇窗子照进来,满屋子的温暖祥和,窗户朝东就有光明。   不知道这是一户什么样的人家?总之,干干净净的。最近迷上吃素,白菜粉丝豆腐,大头菜尖椒,偶尔吃过牛肉萝卜,味道是家常的那种,热气腾腾,小米粥、绿豆粥、牛奶豆浆,排着队等候,有了座位赶紧坐下,吃完的笑呵呵地离去,刚坐下的如回家中。   中式早餐大概就是这个样子,一座小屋,隐藏在一大片丁香树丛里,紧临路边,店家不愁客源,食客不愁早餐,相得益彰,各为所需。   食客大都是近邻,也有我这样大老远跑来的,人说酒香不怕巷子深,这话不假的。一传十十传百的道行,绝不是现代营销人的理念,卖不出去一定有它的弊端,货真价实的传统传承了,你才会理解它的魅力。   初见它的时候也是偶然,有一天在植物园散步,偶遇胖丫,一个阳光灿烂的女子,她说请我早餐,我笑:“感情不是吃包子吧?”她也笑:“嘿嘿,醉哥,你真聪明。”   自此,我也如胖丫,常介绍好友来这里,大概在座的食客也是这么来的吧?   因为传播,你便有了名声,名声和名气不同,好名声是一辈子,是真功夫,日积月累的积淀,名气却不好说,今日座上宾,明日阶下囚呢!炒作来的,不一定长久,谁不想做百年老字号呢?有,很多人被教唆只把握今天。   出来店门,回头,一株垂柳遮挡了半个门面,这才看清,八聚香早餐店的招牌,心里不免失落,这世上本没有八瓣丁香的,那是我的梦噫。那又如何呢,你要的是填饱肚子,我要的是精神的慰藉,各取所需。   一直在想:窗外,那束阳光,应该是独一无二的吧? 癫痫病常见的发作症状和急救措施癫痫病治疗方法哪种最好得了癫痫应该如何治癫痫额叶右侧占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