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未来之星 > 文章内容页

【轻舞】人间草木_2

来源:松原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未来之星
摘要:在这四月初的午间,阳光很灿烂,抬眼望那一处粉红云霞里,绽放我的思念,花开花落,知多少?    在我的记忆里,故乡的小院里,篱笆墙边开着的菊花,有着细枝轻颤的暖,开出原野的气息和从容,我喜欢那野性淳朴的野菊花。   ——题记   一、野菊花的味道   那是个秋天的午间。我正依着大门前的麦垛看《儿童文学》,堂姐抱着拳从远处菜园跑来,把一双合拢的手掌摊开,一朵紫色的花恬淡的躺在她温暖的掌心,淡淡的香味随着舒展的指尖散逸开来。堂姐又得意的合拢掌心,神秘的告诉我:“菊花!”我愣了愣,她把那朵好看的紫色花朵高举在头顶,骄傲的跳起迪斯科,那朵花在风中旋转起紫色的诗意。   似乎因为这朵可爱的小花,堂姐成了大家的主角,伙伴们都围着堂姐,欣赏那朵叫菊的花。其实这花没有我家小院里大丽菊讨好的肥硕娇艳,花瓣细瘦细瘦的,目中无人一样独自开着,清高的样子。想要她,是因为在语文课堂老师品解过陈毅的《咏菊》。那堂课,我知道了世界上有一种花叫“菊花”,“秋菊能傲霜”,就这些了。此刻,望着堂姐掌心一抹淡紫,惊讶、神奇!那是诗歌中的菊花啊!堂姐,在我耳朵低语:“梅花家菜园里摘的!”她说着拉着我的手,奔向那个开着神秘菊花的菜园。身后跟着一群小伙伴。在打谷场旁边,篱笆圈起来的小园东南拐角,我看到一大团紫色云霞,在秋天正午的阳光下泛着柔美的光圈。走近了,刚刚那种急切想见到菊花的气躁,一下子稳了,安了,静了。只见,秋阳灿烂的光影下,三两枝菊枝,摇着淡紫色花朵,斜斜的依着篱笆,地面曼妙着篱笆墙的影子,有菊的干净和动荡的美。   堂姐是野性大胆的女孩,现在回味起来,觉得堂姐那时就是一朵野菊花,随意纯情,看,它伸手就去揪了一朵,那朵失去花朵的菊枝剧烈地摇晃颤动,散发着受伤之后苦味的清香,最后很忧伤的安静下来。小伙伴们都怯怯地看,不敢摘,因为大家都知道,这花是梅花他爷爷种的,被逮到了,他会用手中的拐杖毫不留情地打。尽管梅花爷爷年纪很大,追不到伙伴们,但他会用很可怕的声音骂人,然后大人们知道了,伙伴们也定会遭到大人的训斥。那是一个有洁癖,却生一身疥疮的老头,瘦得像骷髅,说话骂人声音像乌鸦一样恐怖,他是全村唯一爱花种花的人,所以他三个孙女分别起名字叫:梨花、桂花、梅花。   我看着篱笆里一堆婀娜的紫烟,有些迷醉和失神。只听见很有力的“笃”一声,一柄紫色檀木拐杖落在我面前,我看到一双深陷的眼睛注视着我,发出寒光。这才发现堂姐和伙伴们已经不知去向,怪老头站在我面前,紫菊花依旧依着篱笆笑。我想跑,怪老头的檀香拐杖指着我,我不敢,只要我动一下拐杖就落在我身上了。我在想着,寻找着逃跑的办法或者机会。风停了,秋日阳光照在我额头,有流汗的紧张感,空气里有紫菊花淡苦的味道。老头大口喘着气,很吃力的把拐杖移动,走向开着紫菊花的篱笆,我吁了口气,撒腿要跑,只听见他沙哑的吼着:“站住!”胆小的我真的站住了。他颤巍巍的走进篱笆,一只枯瘦如柴的手伸向一朵最大最新鲜的紫菊花,僵硬的指尖,捏着菊花细瘦脆嫩的花茎,细软柔绿的花枝跟着他掐花的力向反向挣脱,一朵离枝的紫菊花在苍白无力的掌心开出一抹生动的笑容。老头把那朵花颤颤的递给我,嘶哑地说:“摘了她是死,不摘她也是死,我老了花都摘不动,你自己摘去,摘一朵朵的回家泡茶,掐带叶带枝的回家插水里多活几天……等到开春再来挖棵芽回家栽……”他说完话就很利索地离开开着紫菊花的篱笆园。   梅花爷爷拄着紫色檀香拐杖,一身白洋布马褂,染着刚刚采菊的清香,蹒跚走在落叶纷飞的秋色里,升起几分儒雅和孤寂的幽深。他采摘的紫菊花在我指尖微笑,我触摸到了阳光的暖香,那些细长细长的紫瓣,镶着一圈细细嫩嫩的白色,原本清高微凉的紫,有了粉意,有了柔和……那是紫菊花在我家小院开过一个秋天又到春天的时候。   邻居家的小男孩来向我要一棵紫菊花的苗,他也想让他的小院开出紫菊花的秋韵来。正是三月的早春,紫菊花最盛的发芽时节。一簇簇芽从枯枝覆盖的根系拔节抽绿,满院的清新芬芳。可我不喜欢这个淘气的男孩二力。他和我一个班级,老是欺负我,比如把我铅笔拿去不给我,比如我写作业时候故意推我,反正他在我眼里不好。这样娇嫩的菊花苗我舍不得给他糟蹋。他说回家挖一棵他家的黄色菊花来换我的紫菊花。不一会儿,他捧着一小撮刚发芽的绿色植物,叶子像羽毛形状,清瘦清瘦的绿。那时候我并不知道菊花的品种很多很多,我不相信他的是一种花的芽。我拿在手里端详,有一股艾草的味道。我把那撮瘦绿,扔到羊圈里,小羊都不吃,艾草的苦味太浓了。无论他怎么解释论证那是黄色的菊花,是她姨娘那里山上的野菊花。我不相信他的鬼话。   时间在轻转,不觉到了秋天,我的紫菊花开了,满院的淡紫粉香。   一日,我在落叶纷扬的梧桐树下写作业,采一朵紫菊花压着翻开的书页,平常的时光有了些许好闻的味道。二力捧着一束黄色的花,出现在我眼前。他把那些花很大方的放在我的书页:“送你的,怎么样?我的黄菊花比你的紫菊花更和蔼可亲!”稀枝斜影的花躺在我的书页,似乎摘到了整个雅韵的秋天。秀丽乖巧的脆黄,缕缕清香,逸出来再逸出来,对二力的厌恶和不信任悄悄的淡下去,淡下去,消失了,只有了这小黄菊的简单和美意。   再后来的光阴里,我们的小院开着一样的紫菊花和黄菊花,我们都有了永远的家,而且他的儿子和我的儿子同岁。烟火飘渺的岁月,改变了多少故事情节,那一年春节回老家,院子里的紫菊花黄菊花的宿根在雪地孕育春天,遇见他,他风度翩翩,不再是那个让人讨厌的瘦小子了,他带着他的儿子和我的儿子快乐的玩耍,就像我和他的童年,他还是那样很调皮地搂着我的肩(他叫我姑姑),和我说离别之后的生活。下一次再见的时候,各自院子里的菊花因装修改造房子没有了,我的儿子已经长成一米八的个头了,他沉默着抽着香烟,吐出烟圈模糊着他眼中的苍凉。母亲说他的儿子到海边玩,海潮来了,没来得及跑掉……   在这个初冬,小河岸,土坡间,小路旁……我低眉抬眼间都是那种小黄菊摇曳的嫩黄,它艾草的味道在凉风中飘来飘去,叹息像雪落的声音失语在辗转的光阴里。   那天随意采摘窗下几朵菊花瓣,紫的,红的,白的,黄的……丢在阳台的秋阳里照晒,家便有了菊的香,浅淡的甜意裹着艾草的清苦,恍惚间终于感知到所有菊的味道都有艾草的苦,看到的是她美丽的绽放,苦藏在了时光的阴影里。嗅着满居室菊花的香,我不由得喜欢闻这种艾的味道来。我特别喜欢它的名字”艾菊“。艾菊,有着花蕾从冬天的雪野淘洗过来的清凉,在属于它的季节绽放出一瓣春天……   二、蒲公英在小院   五月,那是蒲公英开放的季节,我一直这样认为蒲公英开在五月。   一场小雨刚住,我和几个同事从山下一个特色农家饭馆出来,站在旅游车旁等还没有就餐完的同事,有同事惊喜的大叫:“婆婆丁,婆婆丁!”我顺这个同事指尖的方向看去,雨水清洗的竹林,碧亮清寂,杂草乱绿丛中,一朵朵金黄色的蒲公英笑脸灿烂。有同事说蒲公英的花朵泡茶喝,可以预防乳腺增生,是女人最贴心的茶。于是,大家走进雨滴偶尔坠落的竹林,采摘带着水珠的蒲公英。那俊秀璀璨的花朵在我掌心安睡,放进鼻息,那种清香,淡淡的中草药味,就像是我久远的从前……   儿时五月的田野,阡陌,水渠,田埂,小路边,随处都有蒲公英内敛的姿态,纯净的笑脸,那随意点缀的朵朵金黄,是记忆里永远的小太阳,有着来自泥土深处的温暖。   我一直记得儿时的小院,蒲公英开放的那一段时光,院子里阳光满满,铺晒在院子里的蒲公英,在阳光的爱抚下,一点点的枯萎老去,完成它生命的意义。当绯红的夕阳斜洒在东屋檐下的时候,母亲叫我把晒干的蒲公英拾起来,装进竹篮。第二天清晨,田野又有很多蒲公英的蕾绽放了,母亲挎着竹篮握着小铲,到附近田野采新鲜的蒲公英;父亲也动身,把一竹篮晒干的蒲公英送去离家很远的中药店。就这样,我想要的笔记本有了着落。   记忆里满院暴晒的蒲公英,熏染着太阳味道的清香,有着淡淡的甘苦。还记得读初中的时候,我喜欢走一条开满蒲公英的小路。那是个夕阳晕染玫红的傍晚,我匆匆走在蒲公英点缀的小路上,急着去学校晚自习。我一边赶着路,一低眉,一抬眼,就可以看见蒲公英的笑脸,风很柔的吹着。这时候迎面走来一女同学,热情的和我打招呼,很亲昵地叫我的名字,她有着蒲公英一样亲切纯美的笑脸。可我的笑容僵住,面对着她的微笑,叫不出她的名字,无论我怎么在记忆里寻觅这位女同学的名字,可还是没有想起来她是谁。其实生命里有很多我想不起名字的人记得我,也有很多记不起我名字的人被我记得。   身边的蒲公英开得很恬淡很自然,那个无意间的遇见,是我心灵深处永远的遗憾和尴尬,每每想起也有着蒲公英纯粹的香暖。我一直奔赴着漂泊着,却渴望那遥远的乡情和故土的味道!我不止一次的怀想,我离开的那个小院,洒满蒲公英的种子,那该是怎样的一幅画面?   蒲公英住进我离别的小院,这样恬淡的梦境,会有吗?我想在一个风轻云淡的日子,收拾行囊,匆回小院,就是为了播种原本生存在原野的蒲公英。我知道封闭朴素的村庄里那些善良的眼神,会变得古怪和嘲讽。我知道这个简单的梦不会实现,它离现实里那个世俗理念太遥远,我是一直多么疲惫的恪守俗世的戒律规矩,与那个环境有牵连有瓜葛,就要遵守那个环境里一切的风俗习惯,尽管是如何的不适应,装也要装得和真的一样,这是我最初也是最后的选择,选择了就要学会坚守一份责任和执着,学会隐忍和随和,因为心中有爱。   在这个秋天里,我回到了那个小院,小院里我曾经种植的花花草草全无了,嫂子种上了蔬菜。而我却在墙根处,水井边,菜地旁,看到了蒲公英的笑脸。在这冷冷的晚秋,蒲公英开在我久别的小院,微笑看着我走进小院。小院中间一条青石板小路,一小片晒得半干的蒲公英弥漫着熟悉的清香。怎么会有这么多蒲公英呢?婆婆说是公公活着的时候养兔子,采蒲公英喂兔子,一些种子撒下来,院子里就有了采不完的蒲公英。一阵风吹过,很暖,一枚枚蒲公英的种子在眼底飘舞着,落在我的衣襟,落在小院的泥土里。原来蒲公英不只是开在春天,原野不是它唯一的家。   这个秋日,阳光很暖的洒在小院,我和嫂子在芫荽地里,采芫荽,很知心的讲着话,想想昨天我和嫂子在这里因为家庭琐事吵过架,而今却很贴心的谈关于生命的话题。   哥哥生病已经花掉几十万了,这对于一个普通农民家庭是一笔巨额。嫂子叹息着,怎么办呢?又不能眼睁睁看着不给医治。哥哥说好好的一个家被他给败坏了,通情达理的嫂子对哥哥说:“这又不是你想这样的,谁都不愿意有病啊!”   偶然看见芫荽绿波里挺立一朵透黄的蒲公英,它开得那样灿烂,那样年轻,小院上空一棵白杨树落下一片片叶子,我不禁无语了,秋已经越来越深了,那样嫩的蒲公英让我怜惜让我心疼。风很暖的吹过小院,一朵朵开着的蒲公英,在小院里固然坚持着生命的春天。我看见一枚蒲公英白色的伞,在秋风中飘扬生命的舞姿,演绎着生命的珍重,轻轻的再轻轻的落在嫂子染霜的发梢……   三、栀子花开   夏日,傍晚。无意走过一处院落,缕缕清香掠过鼻息,寻着风向,找到她,栀子花依着铁艺栅栏,洁白的花朵羞涩着,深敛着,微笑着,像幽居小院的俏娇娘,安闲,简静,与世无争的美。   花枝微颤,香气散逸,小院深处走出一位女子,端着一果盘黄彤彤的杏子,走到栀子花树下的手压井,杏子放在水桶里,然后悠悠然的压水,压出一汩汩清凉的水流进水桶,杏子被浸泡在栀子花香熏染的清水里,有小女孩从堂屋搬个小板凳跑出来,一骨碌坐在水桶边,栀子花一样白嫩的小手在清水里摆弄着金黄的杏子……   夕阳把最温柔的玫红涂抹栅栏的时候,栀子花拉长静谧的花影,有第一滴夜露润湿栀子花蕊,香味甜润清凉,一男子品尝夏日水果的甜蜜,享受着劳作之后的闲适,女子嗅着栀子花娇滴滴提醒男子:“杏子吃多了上火,我给你泡杯栀子花茶吧……”小女孩也甜甜的叫着:“妈妈,妈妈,我也喝栀子花茶!”   一年年,栀子花开开落落。因这细腻素雅,温暖纯净的美丽,因这满院落的人间幸福,总觉着,还想为栀子花写一点文字。   那还是夏日的傍晚。和蓝天散步,商量着买第二套房子的事。“中央花园”,门面房前面,有大片大片刚栽植的小叶栀子花。绿色花苞缀满枝叶,有三两朵不嫌寂寞的开放。我们随意走在栀子花染香的风中,夕阳在周围洒下寂静的绯红。一个年轻的小妇人,提着一把新鲜的空心菜,急忙行走,倏然停下脚步,垂眉、低腰,掐起路边一朵栀子花,边闻着栀子花边匆忙赶路;一老人安然踱步,也突然停下脚步,凝目大片的栀子花,夕阳余辉中,老人的身影肃穆沉静;一穿花裙的小女孩,蹦着,跳着,一抹洁白醉了她的眸,蹦跳着走进栀子花田,很快采到几朵栀子,看着小姑娘满身心透出一股纯真和清澈,就是一朵在夏风中绮丽的栀子花,不染尘埃的吐纳芬芳…… 陕西靠谱的癫痫医院在哪里治疗癫痫的手术费用是多少?哈尔滨癫痫病如何根治长春的癫痫病医院有哪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