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未来之星 > 文章内容页

【梧桐】火红的年代,红色的兵

来源:松原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未来之星
此篇,是一部叙述热血青年渴望当兵,到走入中国人民解放军这所大学校,面对艰苦劳动的思想变化,及在大熔炉进行艰苦熔炼的平凡事例,歌颂了普通战士对部队的情与爱。详细描写了一个普通战士对人民、对战友、对家庭、对爱情充满激情的人生之歌,人生之情,人生之爱,是一部展现历史,再现情感人生的军旅之魂。         一、热血青年,激情喷发想当兵      1970年初冬的一个星期天,西北风席卷着微沙,吹散了几天的雾霾天气,天津市宝坻县大口屯中学,一帮男性中学生,蜂拥着驻该镇征兵办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征兵排长宋小川,向学校大门走去,大家在学校大门口外侧停住脚步,熙熙攘攘的和宋排长在学校的大门口握手再见。   “白雪峰,你们大家回去吧,我回公社武装部征兵办公室,下午,那里还等我开会,只要你们愿意参军,我保证接收你们入伍当兵。”   宋排长说完,他一一和住校的这十几名同学们握手,还念念有词的说:   “请回吧,谢谢你们,中午在学校食堂,用你们的饭票为我买饭吃,这大馒头白菜汤,还有一份甲菜白菜炒肉,吃得我浑身温暖,挺好!有空我请你们吃饭。再见!”   说完,他转身离去。同学们目送他消失在热闹的街道中,才返身回到学校。   白雪峰是宝坻县大口屯中学高中一班的学生班长兼第一学习小组长,学校的两个高中班还有半年就毕业了,这一段时间,学校很乱,一是哄哄县造纸厂在毕业班招收十名学生上班,二是今年的征兵工作到毕业班征兵,这两件事情造就毕业班的一百名学生心事重重,多数人已经无心再学习啦。   白雪峰送走了宋排长,倒是浑身轻松,如初冬的微风吹走了他心中的雾霾,心里一片晴朗,他决定去当兵。   星期一上午,教导处主任兼班主任张风老师把白雪峰叫到办公室,高兴的告诉他说:   “白雪峰,你已经听说了吧,宝坻县造纸厂那可是国营工厂啊,他们的厂长和我关系密切,他找到我向咱们学校要10名毕业生去他们厂上班,我决定叫你去上班。听说你要去当兵,你可要抓住这次机会,在人生道路上千万要抓住这次工作机会,这可是天赐良机,你知道有多少学生家长在找我吗?”   此时,冬季征兵工作已经开始,白雪峰等一帮同学,已经和带兵的排长见了面,他正在抉择这人生之路的走向。   白雪峰面对张老师的规劝不以为然,微笑着回答说:   “张老师,征兵开始了,我就羡慕军人,这安排工作机会很难得,是我这个穷孩子巴不得的好出路,可我更想当兵,决定应征入伍,到部队去锻炼锻炼。”   张老师对他器重的学生白雪峰还在做工作,想让他进工厂上班,以改善困难家庭的燃眉之急。他接着说:   “你的家庭住房困难,生活没有经济收入,你享受着学校最高的助学金待遇,你不知道吗?如果你当两年兵后复原怎么办?回家种地吗?这去国营工厂上班挣工资的机会儿可不能错过去呀,你自己掂量着,再好好想想,这次学校只有十个人的指标,好多同学们抢破脑袋都挨不上,这次是县企业局专批的指标,机会难得呀!这十个人中还有女同学,我给你牵线搭桥找个对象,厂里还有职工宿舍,这是你一辈子的幸福!这是多好的美事呀?”   “张老师,雪峰感谢您的好意,您这样器重我,雪峰不知该咋报答您?我想好了,带兵的宋排长那次到学校来,我们还谈了话,准备一半天去报名参军,决定去部队锻炼锻炼。”   话不投机半句多,白雪峰和张老师谈崩了。张老师出于爱护自己的好学生,白雪峰出于尊敬自己的政治老师,只是耐心地听着老师的训话,他不再出声,就像做错了一件事情的小学生,任凭老师严厉的训斥,张老师最后用手指点着白雪峰的头,严肃的说:   “告诉你白雪峰同学,当兵就这么好吗?当兵的有几个能提干部,当官的有几个是农民子弟,大兵有几个能搞到有工作的媳妇?就连搞个农民中的好媳妇都困难,你早晚是要后悔的!你真不为我争气!”   说完这段话,张老师气的,一拍桌子,把白雪峰轰出了办公室。还扔出一句话说:“白雪峰,你是不撞南墙不回头哇!咱们走着瞧,早晚你要后悔。”         二、情投意合,同窗好友初恋情      1970年11月,白雪峰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某部带兵部队的政审,体检活动,带兵的宋排长又和白雪峰谈了一次话,他告诉白雪峰说:   “小白同志,你的政审和体检全部合格,你于1970年11月26日,被批准入伍,你已经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士,入伍通知书由地方武装部转发到你们白庄村里,由他们转发给你,祝贺你呀,以后,我们就在一起革命了。”   宋排长握着白雪峰的手微笑着,白雪峰高兴地感谢说:   “谢谢你,宋排长,我还有半年高中毕业,学校准备我毕业时保送我去县造纸厂上班,真没想到,宋排长,是您拉走了雪峰的灵魂呀,我从小就想当兵,是部队的荣耀使我放弃了这次上班工作的机会,我是一心要当兵,上班挣钱真的和我白雪峰无缘吗?雪峰真的搞不上漂亮的媳妇吗?乖乖,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哇。”   宋排长听了白雪峰的话后,哈哈哈哈哈哈的大笑起来,他说:   “好男儿志在四方,好男儿就得从军保家卫国,说实话,打湖北去哪治疗癫痫病我第一次见到你,就相上你啦,跟我到革命的大熔炉里熔炼一下不好吗?有多少好青年想当兵而不能如愿,年轻人不当兵,终生遗憾呀!上班会有的,好媳妇也会有的。”   宝坻县大口屯中学毕业班,这帮熟悉的同学中,应征入伍的有二十多人接到入伍通知书,这些日子里,学校被这帮即将离校参军的同学,搅动的很乱,人心浮动,没有几个能塌下心来上课学习的。参军走的和留下继续学习的同学之间,相互交流、攀谈着,互相赠送小礼物,多是笔记本宣传画之类的纪念品。   白雪峰要告别呆了五年多的这所学校,他也在熟悉的老师、同学之间游走叙谈,进行简短的告别。他从宿舍来到教室,见一个男同学在班里向大家扔投一大把水果糖,好多人在起哄争抢,唯独坐在前几排的女同学陈萍没有动身,那个男同学见她没动,便去送了一把糖块,还笑嘻嘻的邀请陈萍单独待会儿,遭到她拒绝后,这个男同学又邀请另一个女同学同样遭到拒绝。   白雪峰见了那个男同学的尴尬局面,真为他惋惜。他忽然觉得,应该找他非常要好的在一个学习小组湖北癫痫病哪里最好学习的女同学陈萍单独待会儿,不然终生遗憾。他决意已定,便迅速走到同班女同学陈萍的课桌前,陈萍见他走过来很高兴,也许她在这里等了许久,她迅速从卓兜里拿出一个红色塑料皮武汉有治疗癫痫病正规的医院吗的笔记本,站起身来,微笑着送给白雪峰,说:   “白雪峰,我等你好长时间了,我以为你把我忘了,没什么东西可送你,一点心意,你收下吧!”   白雪峰接过来翻开看看,只见这红色的笔记本很漂亮,他打开第一页,有女同学的签名留念,他默读了一遍:   “赠给雪峰战友留念:望你读毛主席的书,听毛主席的话,照毛主席的指示办事,做毛主席的好战士!战友:萍1970年12月20日”   白雪峰很高兴,像这样的笔记本他已经收到好几个女同学相送,他都很尊敬的收藏起来,唯一这个笔记本,他更加珍爱,立刻装进了兜里,微笑说:“谢谢你!早就想找你待会,太忙乱,班里很乱,我们外出走走好吗?”   18岁的女友陈萍同学,性格开朗,说话直帅,经常嘻嘻嘻哈哈哈的大笑,笑声中露出满口漂亮的白牙,见白雪峰邀请她单独约会,她微笑中略带惊讶,而后忙乱的收拾一下桌面,便紧紧相随,他们并排缓慢的走着,穿越田园白菜地,来到学校西南角河边处的一棵大柳树下,垂柳没有了树叶,枝条随微风摆动着,树上的两只大喜鹊见来人干扰了它们的生活秩序,便离家出走,飞向河边对岸的大树。   这里,树上的喜鹊窝里没有了动静,瞬间就安静下来,静的的两个要好的男女学生,可以听到自己的心儿在“砰砰”的跳动着,他们抬头又望望喜鹊窝,望着池塘里薄薄的冰层上,冻结着黄色的柳树叶,这里很凄凉,也很寂静。他们站定后,互相看着对方,此时都不知该说些什么,往常的随便没有了,他们知道,这特殊的时间,这特殊的地点,要谈什么,该谈什么,都心照不宣,心知肚明,他们立刻意识到,这就是初恋,是谈婚论嫁的第一步。他们努力克制着,没有拉手,更没有拥抱,彼此复杂的心态,全展示在瞬间两人目光的对接中,目光短暂的对峙了一会儿,他们便相互读懂了各自的心态。   白雪峰大有周身炽热之感,两颗单纯的心灵相互撞击着,傻傻的呆了好一会儿,才彼此缓和了紧张的情绪。   陈萍终于憋不住了,她首先开口说话:   “老白,你多前走哇?多前穿军装呀?”   白雪峰笑了笑说:“我们11月26号被批准入伍,这12月22号领军装,26号早上出发,我还没有拿到入伍通知书,是弟弟在家里为我领取了入伍通知书和军装。只是听带兵的宋排长告诉我被批准了。”   “白雪峰,我听说,县造纸厂向学校要10个人上班,不是有你吗?有班不上,干吗去当兵呀?”   “是啊,有班不上,这不是傻子嘛!好多人都说我,可我的志向不仅仅是上班,雪峰要到部队锻炼,是骡子还是骏马,要到疆场上溜溜才知道呀!好男儿从军卫国更显英雄本色,不当几年兵,这一辈子都遗憾。”   陈萍听了白雪峰的一片豪言壮语,竟嘻嘻嘻的笑出了声音,便有意直戳要害,拨动他敏感的神经。她说:   “嘻嘻嘻……还牛上来啦,我希望你去上班,攒点钱,好找个媳妇成家生子。”   白雪峰微笑了一下,幽默的用电影列宁在十月的话说回答陈萍说:   “火太大了,牛奶会溢出来的,面包会有的,一切都会有的。我的对象在那里,雪峰也儿童癫痫存在具体的病因有什么不知道,雪峰只知道缘分,陈萍,你说对吗?上班实惠,以解燃眉之急,家里也高兴,老婆也欢欣,孩子老婆热炕头,多美的工作呀!”   “嘻嘻嘻,老婆叫啥?在那里?”   “还不知道,反正有好几个女同学递了笔记本,还写了字条,都是我的选择对象,哈哈哈哈哈哈哈。”   “嘻嘻嘻,也包括我吗?!”   “你说呐?”   “我说呀,可能是漏网之鱼,你后悔去吧!”   “说实话,雪峰心里只有你一个,雪峰永远都在期待着你!”   “嘻嘻嘻,是不是海枯石烂不变心?是不是?好!我也希望你到部队锻炼锻炼,练练洗衣做饭,练练缝衣补被,练练擦地板,嘻嘻嘻,总之,到部队好好干吧,我支持你!”   一对好青年打开了心扉,他们开始交流,说着今天,畅想着未来,半个时辰一会儿就过去了。   他们彼此交谈的内容,也只是限定在同学间的普通话题,他们还不知道什么是情感话题,只是单纯的相互勉励,更多的是嘱咐和关照。他们还没有上升到谈情说爱阶段,因为他们还不具备谈情说爱的条件。   虽然白雪峰当兵很荣耀,但家庭条件困境,自己还没有经济基础,搞对象还为时过早,他们的单独会面只是加深印象,夯实同学时期好朋友的情感,为谈恋爱创造良好的感情基础。   此次单独会面交谈,超出了异性同学之间传统规格,如此规格也只有特别要好的男女好友之间才能办得到。此次单独会面,让好多男女同学们即羡慕又嫉妒。   这次会面犹如一颗炸弹,在学校里爆炸了一个谜团烟雾。   白雪峰回到宿舍,好多男同学向他询问秘密,他只笑不语,更加重了神秘色彩。几个要好的男朋友决定明天去崔黄口镇照相留念,因此白雪峰又在学校宿舍住了一夜,这一夜白雪峰做了个好梦。         美好的瞬间      那美好的瞬间   荡起内心静静的波澜   那火热的心房   喷吐着燃烧的火焰   同窗绽放着美丽的笑脸   相约姑娘幸福为伴   那黑汪汪有神的眼睛   好似一双清澈的水潭   激动的浪花   在爱情的水潭里翻卷      清晨太阳爬起老高   小伙睡眼朦胧   姑娘端来亲手制作的早点   疯狂的亲吻   紧紧锁住爱的心房   一个翻身   他们双双滚到地上   翻滚中额头撞到了地板   小伙从睡梦中惊醒   只见姑娘没了踪影   怀里紧紧抱着一个睡觉的枕头         三、梦想成真,告别家乡穿军装      12月22日,白雪峰还在学校里与同学告别之际,弟弟白雪冰已经在村里为哥哥领取了入伍通知书和军装。白雪峰放弃还有半年就高中毕业的学业,放弃了到国营工厂上班的机会儿,告别了宝坻县大口屯中学,告别了尊敬的老师,告别了亲密的同学、伙伴和朋友,回到家里做出发前的准备。   在归队出发的头天下午,应征入伍的这批新兵,换上了绿色的没有帽徽和领章的军装。肥大而不太合体的棉衣棉裤,把他们打扮的臃肿,同村的竟有人解手时解不开裤衩系的带子而高喊救命,差点出了洋相,因为这些青年农民没有穿过内裤,更没有穿过系带的内裤衩。西面邻村庞家湾村的新兵,也汇聚到白庄一起进军大口屯镇,一盘散沙的队伍,活像一群绿色的企鹅群体在运动。 共 36468 字 8 页 首页1234...8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