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未来之星 > 文章内容页

【荷塘征文】行走在春天里

来源:松原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未来之星
破坏: 阅读:2467发表时间:2015-04-19 09:07:36
哈尔滨的医院哪家可以治好癫痫病
摘要:终止学业并非情愿,可面对不争的事实我哑口无言。一纸宣判书中寥寥的几个阿拉伯数字轻而易举的击碎了我沉积多年的梦。其实,我也并没有多宏伟的目标,只觉得能够坐在课堂上前面就有路,不管荆棘与坦荡,总是有希望的。在春日的某一天,我买好了三块钱的火车票就出发了。小城与小镇隔得并不远,只有四十分钟的距离。而这四十分钟,就是我另一段人生的开始。   


   【一】
   终止学业并非情愿,可面对不争的事实,我哑口无言。一纸宣判书中寥寥的几个阿拉伯数字,轻而易举地击碎了我沉积多年的梦。其实,我也并没有多宏伟的目标,只觉得能够坐在课堂上前面就有路,不管荆棘与坦荡,总是有希望的。
   可希望在某一日却化为了乌有。十几年后的那一天,我并没有认真地看那纸宣判,就像不愿回顾走过来的日子。我把成绩单揉碎了扔进垃圾桶,就这样与青春告别了,简单的有点仓促。
   辍学之后,人生目标发生了彻底改变。当游离与漂泊的心由海市蜃楼般的理想一下跌入到现实中时,我变得迷茫而胆怯。接下来的生活不再与“理想”有关,而是觉得该安心踏实做点事了,该有一个自給自足的生活了。于是,第二天我就随父母去田里劳动,试图学着适应,学着融入。一颗落魄的心,经过几日春光的洗礼之后又变得生机勃勃了。
   炎炎烈日,我们挥汗如雨,一颗颗狗尾草像长了钢筋铁骨,挪不动拉不弯,一副威风凛凛的样子。看到禾苗被他欺负的弯腰弓背的,心里一阵阵的不是滋味。想到颗粒归仓的时候,它也强势不到哪里去,心一下就凉了半截。
   太阳一点点下山了,我也终于挪到地头一屁股坐下。绿油油的田野、一拨拨的麦浪,给人一种很美好的向往,似乎希望无处不在。而实际,那只是个错觉,我觉得这和我的人生没有多大关系。
   年复一年,总不会因为一斗米而把青春的力气撒播在这广袤的土地上,最后连汗水的痕迹都寻不到。我的心居然还是游离的,我无奈地看看天,那么高远。
   一分力与自然界争夺,那么渺小卑微。最后我改变了主意,为了能养活自己,我决定去城里打工。
   进城,意味着改变。改变依附于父母的生活,改变自己的少不更事。对于这些,我是做了心里准备的。可以吃苦,可以委屈,可以隐忍。不可以怎样?我无法表达清楚。只是知道,凡事做我该做的,毕竟我于县城,算是寄人篱下。我的小镇和我,都在最低处。
   在春日的某一天,我买好了三块钱的火车票就出发了。小城与小镇隔得并不远,只有四十分钟的距离。而这四十分钟,就是我另一段人生的开始......
  
   【二】
   我只身一人,什么麻烦的东西都没有带。等妈想起这想起那的抱来一堆用品时,我已登上了绿皮火车。母亲不主张我远行,同时又不希望我窝在她的羽翼下,所以对于我的离开,妈妈的怅然和无奈可想而知。
   小城,称不上繁华,但很繁荣。我穿着一双半旧球鞋,轻快地走过车水马龙的大街,好奇与欢喜让我象个快乐的小鸟,学业的重压和无望,此刻和我一点关系也没有,我重重地出了一口气。站在城市的街头,我默默地对自己说,我与你成不了至亲,至少可以是朋友。这是我与小城最初的约定。
   工作并不难找。循着广告我找到了一家日杂批发店。老板娘三十出头陕西哪个医院能治好癫痫,伶牙俐齿,几番问答下来,连她的眉清目秀也觉得不厚道了。记得她和我说最具内伤的话是:“我是不准备雇佣乡下丫头的,看你挺稳当,那就试试吧。”然后说了一堆不许的话,无非是上不了墙面的规章制度。男老板没插嘴,一直忙着手里的活。临走,他才轻声的说一句:“如果住的地方远可以坐公交车上班。”隔着厚重的木门,我听得真切。
   就这样我留下来了,我仍然感激,是她们,给了我一个立足的位置。
   小城于我并不算陌生。这是我高中三年往返的辗转地,因此对这里的市容市貌也算熟悉。标志性的几座商业大楼人来人往,琳琅满目的商品应有尽有。而这些,我是无心观赏的,对于身无分文的人,那些东西只是个摆设。目前最要紧的,是安顿好自己。
   几番周折,与一个朋友的妹妹合住了一套平房。小姑娘叫雯雯,小我两岁。说起来我还是借了人家的光,她是给在外地上班的表姐看房子,家具日用品都是那个好心的姐姐留下的。
   雯雯是个学徒工,剪发行业。修剪的路上艰难而漫长,真是碰巧,同在囧途的我们不期而遇,成了暂时的一家人。都想在修行的路上功成名就,年轻人爱做梦的习惯真是改不掉,时不时地就会卷土重来,一粒种子都能想象成一棵参天大树。于是怀揣着梦想和憧憬,我们开始了新的生活。
   第一天上班有点手忙脚乱。商店临街,阳光一大早就溜进来,和那些来自四面八方的顾客打着照面,我就在这大好春光里忙碌着。很多东西叫不上名字又不知道价钱而且很多都是以面壁的姿势存在,这足够难为了我这个初来乍到的小店员。
   老板娘稳如泰山坐在办公桌里,吱吱嘴收收钱。偶尔会面无表情地看我几眼,特别是在我急得团团转的时候。那几眼,充满了冷漠和嘲讽。不是不懂“不耻下问”,很多时候它更能体现一个人无知与无为。而我只想用时间洗刷掉这样的难堪。人家没有耐性去教你什么,但我们要有耐性去接受,然后去改变。久了,才知道成长是需要历练的。
  
   【三】
   后来所有的业务都是自己一点一点摸索的。比如,每卖完一样东西我就记住了一样,哪个品种少了我就记在计划本子上。闲的时候我就收拾货物、擦灰摆放什么的,边整理边认识。最初的几天,每天晚上我都在本子上写一遍接触过的商品及价钱,很快,我就融入了售货的行列。
   老板也没什么特别的方法教我们,任由我们各自发挥,时间久了再笨嘴笨舌的人也都有了一套应对顾客的本事。老板这人寡言少语可是很能干,每天早晨都比我们早到,摆放样品是要把屋里的东西搬出去,很大一部分是花盆之类的瓷器,不但繁多还很沉重,不知里里外外要走多少趟。当他汗流浃背的清理完店内的空间,我们才急匆匆赶到。他的勤劳和踏实,大家完全看在眼里,尽管寡言少语,一样被我们尊重。每次碰见棘手的问题他都会主动帮助,错了,点到为止,并不当众指责。这给了我们很大的信心。
   当老板娘挎着玲珑的手提包上班的时候已是日上三竿,老板已经把热乎乎的早餐放在了她的餐桌上,吃或不吃就是另一回事了。无论对谁,老板娘的姿态都是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不知道老板体会到了没有,而老板是不在意这些的,每一天都是勤勤恳恳地工作,恭恭敬敬地顺从,而我们对她是敬而远之的。
   老板娘是富家出身,有个当厂长的慈父,一大家子住在一个院里,各有各的小洋楼,家中老大,本身就有种居高自傲,再有个憨厚的老公宠着,世界在她的眼里简直就成了她的后花园。相反,老板来自农村,憨厚朴实,简单的就知道干活。他领导我们干活的时候,有时候也是很活泼的,言语里的幽默,常常让我们开怀大笑。
   不想让人说出个不字,也不想给乡下丫头丢脸,我尽量把工作做得圆满。如果来了工地的大买家,老板娘也会暗自退让三分,让我冲锋陷阵。揣摩心里商讨价钱,癫痫患者应如何进行治疗呢?这也算是做销售的本事了。那个春天很忙,老板出去进货的时候,我们几个女将也能应承下来。
   去仓库付货还是第一次,几百平方的库房想找个小东西真是不容易,我翻山越岭一般在黑暗的屋子里摸索着,还有很多东西不认识呢!我茫然四顾,既然有就能翻到,执拗劲又来了,继续找。那个领货人看我找的辛苦无限同情地说:“妹子,你是新来的吧?要不你在外面等着我去找,估计咱们的水平差不多”。当他话音落下的时候,我已灰头土脸的站在了他的面前,手里举着他想要的耗夹子,估计他是哪个粮库的采买。
   他和善地接过东西还夸了一句:“你真是好样的!”那一刻,我的脸一定是红的,只是灰尘掩盖了红晕,那个小采买没看出来。后来他说:“不如我到外面叫个车,你把店里缺的货拉回去一些,也免的你来回跑了。”我当然愿意。我把各种各样的零碎货填满了一车,然后高高兴兴回去了。老板娘是惊讶与欣慰的,但她什么都没说。而我心里感激的是那个年轻的采买。总之,那个春天的下午,累并快乐着。
  
   【四】
   雯雯最近很忙,忙的很晚才回家。我就做好了饭等她,等她的时候我就想着她与我的不同。雯雯是个俏皮的女孩,活泼开朗,爱笑,笑的时候酒窝就出来了。她的父亲当过村长,开过煤场,几番折腾赔了本背了债,后来与地痞勾结,蒙受不白之冤入了狱。这结果让老实巴交的母亲欲哭无泪,领着她们姐三个艰婴儿睡觉四肢抽搐怎么回事难度日。
   雯雯初中没毕业就出来打工了,人家看她瘦小不忍当大人使唤,就帮她找了学徒工,这虽然没什么大前途,至少将来有机会自己做事。雯雯很会处事,也会说话,远远没有人们所想象的性格上的孤单。有时候我是不喜欢她太过的热情的讨好,我就直接和她说:“你多做事少说话不行吗?别总那么张扬。”她就说:“我们那的人都这样,一半是手艺一半是服务,没办法。”说着调皮地看看我,然后跑出很远说:“你严肃的像个家长。”
   前些天雯雯仰着脸躺在被子里和我说,理发店里有个男孩每天都想送她回家,而且午饭都要问她吃什么,好几个姐妹都在呢,雯雯觉得很不好意思,临下班的时候,雯雯不是偷偷溜走就是拽着一个师妹陪同。我问她:“你是一点也不喜欢那个男孩吗?”她说:“有一点喜欢但我更喜欢另一个,可是他喜欢的那个并不是我。”我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沉默了一会她叹息了一声说:“其实我还没长大呢,以后再说吧。”说着翻了个身不再理睬我了。
   我当雯雯是好妹妹,可以给她生活上的照顾,但恋爱这件事我也不懂,也就无话可说。月光透过柔软的树梢照进屋子,有斑驳的影子落在我们身上。安静的夜里,我在想我们宿舍窗外的月亮,想那些不敢谈爱的高中女生们。
   店里来了一个新成员,据说是老板的亲戚。逐渐了解到,他是中专毕业,等待就业分配,正处于人生的茫然阶段。想托个门路,这不,就找到老板娘这来了。忙碌的时候他就帮忙跑跑腿,关键的环节他是不能胜任的。闲下来,他就不言不语地坐在对门的货物上,看着门外发呆。谁都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一次老板娘对他讲,能说上话的领导出差了,还需要等,急也没用。他不和我们说话也不听我们说话,总是一个人来来往往,看起来压抑又郁闷。
   找人办事总不是件容易的事。一天我听到老板悄悄地和他说,办这个事要花一笔钱,大家都想想办法,人托人,不是简单的事。这个亲戚在外面站了很久,一定是上火了。接下来的几天,店里的空气非常紧张,老板娘士气很足,老板与亲戚一直保持沉默着。
   亲眼目睹了一场家庭战争,货物满屋子飞,里面夹杂着尖锐的怒骂:“你们家的事以后少来找我,我没那义务,赶紧滚,滚得越远越好。”老板显然也是真动了气,没打没骂,随着一声沉闷的摔门声,他扬长而去。
  
   【五】
   树木的绿,在春风的呢喃中变得热烈起来,街旁的垂柳柔软婀娜的样子,让人心也温柔起来。店里到了一批喷雾器配件,老板娘就领着我们在门前的柳荫下给货物分类,一边和我们聊着天。她说:“女人的自强赢不来幸福,家庭才是最重要的。所以你们啊,将来一定要找个好对象,不去比较,只要对你们好有责任心就行。”
   那个下午她和我们几个丫头说了很多,似乎都是她对生活的感悟。这么懂得轻重的女子又为何使出全身的力气怒骂老板?看着树影下单薄的她,我有一丝不解竟也生了一分怜惜,也许那时她还不懂这些吧?如果一个可爱的女子经常变得不可爱,那就完了。我心里这么想着。而此刻,老板娘是个多么可爱的女人啊,不由得内心无限温暖起来。
   老乡捎话来,说明天妈妈要来城里买盖房子的材料。怀揣着小小的兴奋与盼望,度过了忙碌的一天。很早以前,妈妈最大的盼望就是能住上砖瓦房,不管日子有多紧,起码心里是亮堂堂的。当时想来那是无限的不可能,我还开玩笑着说:“您不用惦记了,等我们进城挣多了钱把你接去就是了,咱直接住高楼多好啊!”还清楚地记得,妈妈当时笑得那么开心。
   这一念,可能一直装在妈妈的心里。只是我们忽略或忘记了吧。没想到这一天这么快就来了,回家的路上我买了几样妈妈最爱吃的菜,即使怪罪也要买的。
   雯雯下班的时候我已做好了几样小菜,她兴奋地抱住我,然后又唱又跳的。她看我莫名其妙的,就扬起手中的丝巾,略有羞涩而诡秘地说:“是他送的。”深深的酒窝藏着她小小的幸福。
   生活真是给了我们无尽的可能性,如果有一天自己也成为一名老板,那该是多么幸福的事情!真该庆祝一下,为丢弃的茫然,为如此真实的现在。
   那晚,我把剩余的工钱数了一遍,准备都留给妈妈。
   当我在晨曦中醒来,雯雯还沉浸在甜美的梦乡里......

共 4682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