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伤心的句子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清风两袖云

来源:松原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伤心的句子
走过红尘,留下了什么?思考这个问题,得在山上。   我的家乡,有很多叫山的丘陵,昆嵛山、岠嵎山、铁槎山、堕崮山……不能跟泰山、黄山、华山相比较,但是站在丘陵之上,照样能心旷神怡。丘陵,是连绵不断的。虽然我走过的不少,但是还远远没有走完。世上没有相同的两片叶子,自然就没有两座相同的山。每走一处,便有新的感触。最喜欢的还是,山中的清风,山上的白云。   刘禹锡说:“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我没有见过仙,但我相信,仙是存在的。   小时候,爹娘给我讲过许多狐仙的故事。这些故事的发生地,无一例外的,都是村子周围的山。甚至,在我十几岁到山上搂草拾柴火的时候,我真的希望有个狐仙出现,帮助我这个老实本分的农家孩子走出困苦。结果,十多年过去了,也没有狐仙出现。就在我意识到爹娘的故事全是人们胡编的时候,我猛然发现,山上的确有仙。   老杜写泰山:“荡胸生层云,阴阳割昏晓。”我们的山,虽到不了这个层次,也有令人神驰的云。云,经常在山夼中聚集,时而浓,时而淡,然后滑过山梁,流向另一山夼;经常盘旋在山巅,转过来,转过去,然后飘向另一座山巅。   云在天上走,人在云下行。云来,带一丝阴凉,消解了炎热;云去,洒一地阳光,驱除了寒冷。仰望,看不清山巅,只听得山鸟啁啾,松涛阵阵;俯瞰,看不清家园,只有那鸡鸣狗吠,炊烟袅袅。   “陌路悠悠云似袈,适逢秋叶送丹霞。”站在拥有“小泰山”之称的堕崮山上,必有得道成仙之感。“淡冶白云疑出岫,依稀素练岂追风。”走进巨石王国岠嵎山,你会感受到历史的风声从你耳边猎猎而过。登上胶东屋脊昆嵛山,“一气灵钟三百里,半天云拥万千峰。”“安得悠悠谢尘网,轩轩霞里驾苍龙?”九顶铁槎山上,“峰影与云连,乘槎直上天。”“幻迹三山谁惯见,登临缥缈盼仙翁。”“偶然谢尘事,来访洞中仙。”   家乡的沧海,就是在这风起云涌中,漫过滚滚红尘。家乡的祖先,就是在这风轻云淡中,走过苍茫桑田。   山路,是不知多少辈的人用脚踩出来的,羊肠一般,蜿蜒上下,步步有脚窝。那是前辈们为后人留下的,踩上去,能感觉到祖先的呵护。有时,路边有山泉潺湲、清冽、爽净。热了,掬之洗脸,爽到脚心;渴了,饮之入口,凉到心底。即使不热也不渴,仅仅是听着叮叮咚咚,铮铮淙淙,你心里不也欢快不是?“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莫过于此吧?   站在山上,往下眺望,炊烟,袅袅升起,似乎闻到了母亲打卤面的味道。最喜欢山腰以下的果树林里,谁家炉火正旺,一朵青烟,盛开,飘散,继而,一股清香淡淡飘来,那是主人烹煮的绿茶。茶香、花香、果香,在山风的撮合下,氤氲而起,与朵朵白云亲吻着,慢慢悠悠,徘徊在山巅,流连在山涧。   “登山则情满于山”不错,特别是登上家乡的山。每一朵花儿,都饱含着乡情;每一声鸟鸣,都弥漫着乡音。为什么说“梁园虽好,非久留之地”?为什么说“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为什么“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因为,故乡已经把你牢牢粘连在了一起,落叶归根是最好的诠释,也是最好的归宿。   “天边飘过故乡的云,它不停的向我召唤。”身处异乡,喝的是他乡的水,沐浴的是别人的阳光。当看到一片温情的白云悠悠而来,便知道那是故乡的思念。繁重的劳作,嘈杂的外语,销蚀不了故乡对你的呼唤。我没有出过国,但在异地待过。夜晚,特别是宁静的夜晚,总觉得爹娘妻女在呼唤,于是梦中就回到了故乡的炕头,吃上了热腾腾的饺子。   站在了家乡的山巅,身边的微风轻轻吹起,吹来泥土的芳香。我没有浪迹天涯,没有厌倦的漂泊,没有疲惫的流浪。我敞开胸怀,让清风装满;我挥动衣袖,让白云驻足。古寺门前,云卷云舒;苍松枝上,鸟来鸟往。闻一闻山间的百草芳香,尝一口苹果梨的甘甜。山鸟啼鸣一声,胜过笙箫一片。   忽然想起了你,在山顶揣一袖白云,送给彼岸边的你。你是否有漂泊的伤痛?这一袖云,能否为你抚去伤痕?久久的等待,迟迟的不来。山风吹走了山雨,吹不走缠绵的哀愁。不知道,此山之外,此云之外,谁是你的知己。我挥一挥手,故乡的云,缓缓而去,带上一只青鸟,殷勤探看。不必晓镜,也知“但愁云鬓改”,不用“夜吟”,也“觉月光寒”。   很喜欢听刘珂矣的《一袖云》:“谁家炉火热,茶烟起千朵,百草香不过,采药的竹簸……”歌中,缓缓道来的,仅仅是山中美景么?在我的耳膜上敲打出的,不只是舒缓低徊的音符,就像是一位历尽沧桑的哲人,在娓娓讲述人世百味。   人生路上,遇见的,不一定都是艰难凶险;走过红尘,留下的,不一定都是良缘美景。这些,都将只会是过往,真正最值得牵挂且感恩的,怕也只是那默默遥望着你的知己,默默呵护着你的双亲,默默守候着你的妻女……你珍惜了么?   我爱我的家乡,我爱家乡的山,我爱山中的清风白云。来的时候,没带任何礼物;去的时候,留下一串笑意。   山风又来,清云又去,在苍松翠柏间穿梭。时间与空间,处处交错。抬步走下山去,便有一襟清风,两袖轻云。忽然想起老苏的句子:“浩浩乎如冯虚御风,而不知其所止;飘飘乎如遗世独立,羽化而登仙。”   我不就是仙吗? 北京什么医院看癫痫武汉的正规癫痫病医院?武汉哪家医院治癫痫病看的好武汉治疗癫痫好的医院有几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