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 > 文章内容页

【柳岸·花】爱的偏移

来源:松原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散文随笔
“乖,跟爸爸回……”   “爸爸,你还没回答我,妈妈她去了那里?”   “听话,龙龙,不要再闹爸爸,一会阿姨给你买变形金刚。”说话的是正在开车的李紫花。   李紫花的年龄在二十五六,白皙的皮肤再配上可爱的丹凤眼,一对梨靥就镶嵌在了嘴的两侧煞是好看至极。她不高不矮,不胖不瘦,身高约一米六七左右,说起话来似铜铃声悦耳,人也乖巧至极,很得异性青睐。   “陈峰,你就不要过分哀伤,她的离去也是最好的解脱。你看,美蓉的每一次化疗她不辛苦吗?你看着不心痛,看你都廋成了啥样?你还得照看着小龙龙,他才多大,当初就劝你不要把他带到这里来你偏不听,说什么要他见妈妈最后一面,他多大?三岁大点的孩子,懵懵懂懂,真不知你到底是为了什么,是求得你的心安?”   “爸爸,我要妈妈,咱们回去,找找妈妈,妈妈她哪里去了?”   “龙龙……”   再也止不住哀伤的陈峰抱紧了儿子痛哭不止。   车还在行驶,那个好听悦耳的声音又起:“陈峰,酒店那里的客人有我来招呼着,我先送你们回去,你们爷儿俩回到家先洗洗澡,孩子饿了冰箱里我都准备齐全,你自己做点对付着吃上一口,等这里忙完我马上就回去。”   陈峰不语,心里热热的,多好的秘书,不仅年轻漂亮,做事事事得体,真是自己的好帮手,可惜,只可惜妻子王美蓉没有她的福分,在自己事业更上一层楼的时候,王美蓉过早的离他远去,一声长叹他不再思想,低眼看看怀中的儿子陈龙他早已睡去。   小汽车还在行驶:“陈峰,你也不要过分哀伤,你的身体真要垮下来龙龙他要依靠何人?想开点!”   “好,你就多多辛苦了,头很痛回去睡一会。”   “不要空腹睡觉,做点吃的,那里忙活完我就回来,照顾好自己和龙龙……”      二、   却原来,陈峰的妻子王美蓉是搞羊毛衫设计,陈峰是羊毛衫厂厂长,李紫花是陈峰的秘书。早在多半年前,王美容被查出是胃癌,这不,不到六七个月她就离世,撇下一个三岁大点的儿子陈龙。   小汽车停在了一栋高新区门前,陈峰哀伤抱着龙龙下了车回头看了一眼李紫花说:“受累了,头真痛,回去睡一会,那就由你代劳了,辛苦受累。”   “你不要空腹睡觉,你不饿龙龙也会饿,这早就把孩子叫醒,不让龙龙去你偏不答应,记住,你们爷儿俩一定吃了饭再睡。”李紫花说完开着小汽车走了。   陈峰无不伤感的抱着熟睡的陈龙走进小区,坐着电梯来到了自己家门,怀里的龙龙他还在睡。当他一步跨入家门,屋里空荡荡,他的心像是被掏空一般,眼泪还是不由自主潸然泪下,一滴泪水正滴落在了儿子龙龙的小脸上,他赶忙用手去擦,怕惊醒睡梦中的儿子。   他走进儿子卧室轻轻把儿子放下,就呆呆坐在儿子床头,看着龙龙熟睡的样子发呆,也不知过去多久,他在梦中醒来,走到了冰箱前伸手把冰箱门儿打开,“嚯”应有尽有,样样俱全:“紫花,你的心可真细,为什么王美容没有你健康的身体?不然,我们的日子哪会有多好,她设计的品牌一路畅销全国,甚至打入了国际市场,我们的厂在市里省里也是有名次次名列在前。”   突然他感到自己的双腿在后面被一双小手紧紧抱住环紧,紧接着一个稚嫩的声音响起:“爸爸,我要尿尿!”   陈峰半蹲下身解开儿子抱紧自己双腿的两只小手,回转身抱起儿子走进卫生间。   “爸爸!”   “嗯!”   “爸爸,我饿!”   “爸爸这就给你做去,尿完了没有?尿完了来我们洗洗你这小脏手,爸爸这就给你拿瓶酸奶你先喝着,饭爸爸一会就给你做好,我们吃面好吗?”   “好。”陈峰在冰箱里拿出来酸奶递给了儿子,把他安顿好,给他打开了电视,拨出了动画片,又叮咛了几句自己走进厨房,厅里的电视声音大的传进了厨房,是儿子又调大了声音,电视里正播放着卡通片,《猫抓老鼠》不时会传出儿子龙龙的咯咯笑声……   就这样,陈峰在失妻的悲痛中又在李紫花的照顾下慢慢度过着。龙龙的母爱一点也没有失去,反而他得到的更多了,陈峰看在眼里喜在心上,这不,他经不起李紫花的次次相劝:“龙龙该有个妈妈近距离的照顾着他,他还小,你又是个大男人,心是粗粗拉拉,家应该有个家样,这样孩子才能在温馨家中得到更好的成长。”   陈峰对她说:“你看王美容离世不到一年,我们就结婚,怕被别人笑谈。”   “看你,什么都怕,别人家像你的家?他们自然会说风凉话!我就不信,这事儿、这理儿就怕颠倒颠,要是事情搁在他们身上恐怕那语言不会说得是这样轻松。我想说的话已经跟你讲明,除非你的心里又有了别人,受苦遭罪是你们爷儿俩。今我的真心话只说一遍,算我心急,怕你跑了,这总算好了,是我的错。”   “看你,说着说着你就耍起脾气来,我的心里还能有谁?你看龙龙跟你多亲,一见你来就把我撇下,真好像你是她的亲妈妈!”   “我就是他的亲妈妈,我们二人好着呢,不信你慢慢品。”   “这事不能急,容我仔细再想想。”   就这样,陈峰权衡了龙龙需要最终同意了李紫花的请求,在二0一0年的“五一”,王美蓉逝世一年多以后举行婚礼。      三、   这是劳动人们的节日,春风送暖,阳光明媚,四处盈闹,宾客满堂,在一串一阵阵鞭炮齐鸣声中,美丽的新娘被她的父亲掺挽着缓缓走进结婚礼堂,李紫花美丽幸福像个仙女,她的笑是那样着甜,陈龙在她的精心打扮下作了花童就跟随在他二人身后,四岁的陈龙懵懵懂懂参加着父亲与后母的结婚典礼。   真是喜庆,人们看着他们的幸福在笑,也有少数人在那里交头接耳:“可怜,王美容死后一年,他就另觅新欢。”   “看你,说那去了,李紫花她有多好,旁人不提起,谁能相信陈龙不是他的儿子,你不见,那个小孩多粘她。”   “你们俩人,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还是把你们自己的事管好就行。什么年代,思想还是守旧不解放,迂腐,真迂腐!”   好热闹的结婚场景,派气,隆重,李紫花是个大姑娘,陈峰尽量满足她所提出的一切,但李紫花她没有要求什么全凭陈峰给予。   婚后的生活充满甜蜜,陈峰的笑容多了起来,龙龙更是一刻不离的粘着他这个新妈妈李紫花。   这个妻子她有真好,心都铺在丈夫和孩子身上,丈夫与龙龙的一切生活用品都用的是最好,反而她自己是过分勤俭。   这一天,吃罢晚饭陈峰递给了李紫花一万元钱说:“你是我的老婆,不要不注意你自身修养和仪表,每次出去就那么几身衣服,钱不是交你掌控,自然你就是这一家之主,我们的效益不错,这事你是知道的,别叫外人说我对你不好,给,明天有时间去买几套衣服,不要再给龙龙添置新衣服了,看你把他宠的像个小皇帝!”   “我的儿子我不宠,将来我还指望他给我养老,是不是龙龙?过来,你还要听什么故事啊,妈妈讲给你听!”   “葫芦娃……还有,孙悟空三打白骨精!”   “好好,我讲给你听,你去把连环画给妈妈拿来。“   “看你们娘儿俩,这些故事你们都讲多多少遍?”   “孩子爱听,你管得着吗?看你的书去,不用你管我们娘儿俩。”      这是二0一一年六月的一天,陈峰刚走小区大门向着大路行来,他的汽车就停在路的一侧,不想被身后的人叫住,陈峰停下了脚步回头去看原来是他的邻居张大姐在叫他:“陈峰,陈峰请等一下。”   “张大姐,您叫我有事?”   那个被他称呼的张大姐煞有介事着前后回头寻看着多时,最后她神色紧张着说:“大兄弟,有件事我想告诉你,这事我想了许久,不告诉你,我的良心受责罚,告诉你,你若是不信,我心里更是难受,你看,这话,我知道了是该说还是不该说?”   张大姐这一番话,陈峰被搅闹得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陈峰急切又诚恳地说:“大姐,我信您的为人,既然你来找我定有什么难事,好,只要我能做得到的我会帮组你。说吧,大姐。”   “兄弟,你弄错了,不是我来求你,我要对你说的是你自家的事。”   “哦!我家里的事?”   “是,是你儿子龙龙的事。”   “他怎么了?他溜出房门,上你家淘气了?”   “不是,兄弟,是、是……你看,这话,你叫我怎么跟你说出口?说了,你也是不会相信我只能得到‘多事’二字。”   “大姐,你想说什么?龙龙他是不是闯祸了,他把你家什么东西打碎了?多少钱我陪给你,回家我去说他,小孩子是不能宠惯着。”   此时,只见那个被陈峰称作的邻居家张大姐她再度前后寻望一番,也不管不顾陈峰他同不同意伸手就去拉扯陈峰的衣服袖子,一路就这样,拉拉扯扯把陈峰拽到了陈峰他的小汽车前停住了脚步,然后急匆匆、气喘吁吁地说:“是这样,那日我去镜北湖公园散步我看见你老婆,她竟然抓毛毛虫子给龙龙吃呀!”   “大姐你说什么?紫花她抓虫子给我儿子吃,笑话,不可能,你一定是看错了。”   “龙龙害怕他不肯吃,我看见你老婆连哄带骗带吓,非让龙龙吃下不可,妈呀!现在想起来,我还是恶心死了。”   “你说谎?我不信,紫花对龙龙那么好,怎会是这样?”   “好,我就知道你不信。这下好了,我的心里舒坦多了,反正我把看见的事情都对你说了,信不信由你,你忙,我走了!”   张大姐显得格外轻松,她迈开大步朝着小区门里走去,满是疑惑的陈峰还站在他的汽车旁,摇了摇头,自言自语着说:“神经病,紫花怎么能干出这等缺德事?”而后陈峰抬腕看看表说:“疯婆子,真是个神经病。有意思,龙龙他会吃毛毛虫子?一想起来我就恶心。”   “不对,她不会空穴来风,八成她……不会,紫花不会也不能,她的心是那么善良,对孩子是那么用心,她的心全部安放在了我们爷儿俩身上,不会不会,她不会!”   汽车在陈峰的思思索索下,还是平安的开到了厂门前,门卫放行他进了自己的工厂。他把车停好走下了汽车,来到了自己的厂长室进了屋,思想混沌着就坐在了沙发上,嘴里依然在嘟囔:“紫花,她怎么会?好,我何不回家再问问龙龙,事情就不明白了吗?不行,既然儿子他告诉我的真像和张大姐所说的一样,我们爷儿俩的谈话如若被紫花发现,我怎么再去抓她?不行,让我想想,等我把这里安排好,我倒要看看我儿子是怎样被紫花加害。哼!要是她真这样,我就亲手杀了她!”      四、   至从李紫花嫁给了陈峰,她就做了全职妈妈,要是有重大的会议、联谊、庆祝,李紫花还是会到场。   这是二0一一年七月的一天,李紫花打扮时尚,陈龙已经五岁了,但尽管吃的好住的好用的好,他的个子还是比与他同龄的孩子矮,身体弱弱的,脸面儿不似其它孩子那样有红似白,总是灰灰暗暗,没有一点儿红润光泽。   他跟着妈妈雀跃着走出房屋,嘴里一个劲的的说;“妈妈,我们去游乐场?”   “不我们先去公园,再去游乐场,妈妈今天带你去划划船,你喜欢吗?”   “妈妈,是划船,我喜欢。”   “咱们走吧,龙龙!”   这母子二人坐上了电梯下了楼走出了高新区,来到了马路上,几步就走到哪里停的一部车前,李紫花打开了车门小龙龙自己坐在了副驾驶座位上,李紫花上了车坐好,车子启动向着镜北湖公园驶去,就在她这辆车的后面,就在这辆车的不远处,一辆小汽车紧紧咬住跟在这部小汽车后面,不多时,镜北湖公园到了,李紫花停好车,打开了车门把陈龙抱了下来,把小汽车车门锁好,娘儿俩高兴着朝着公园的大门口走去。   这公园景色怡人,湖水清澈荡漾,真乃是鸟语花香,游人密织,这是七月里的天景真可谓是;美轮美奂的夏季景致。李紫花牵着龙龙的小手一路又说又笑着走来。   不多时,李紫花她领着龙龙绕开了密集的人群向着偏僻的树木林中走去,她左看右瞧着在寻看每一棵树,最后她的脚步停在了一棵前,扭转头对龙龙说:“站着不要动,一会妈妈领你划船去捉青蛙,你要是不听话妈妈我就不带你去划船去捉青蛙更不领你去游乐场去玩,听清楚了吗?”   小龙龙乖乖着点着头,不动,就站在离树不远的地方看着李紫花去找、抓毛毛虫子。   不一会,李紫花走出了那颗大树,来到了龙龙面前,把自己的手儿伸开笑着对龙龙说:“你不想变成葫芦娃和孙悟空吗?来,把这个吃下,以后你就会向葫芦娃一样,有神功,不信你打妈妈一拳,妈妈即刻就会倒下,你今天若是再把它吃下,恐怕连你的爸爸他都打不过你了。”   “我想变成孙悟空,吃了他我能变成,火眼金睛吗?”   “能,不信你吃吃看,来乖,你看妈妈今天只给你吃四条。”   武汉治羊癫疯的医院哪里最好陕西看儿童癫痫医院洛阳去哪家医院能治好羊癫疯武汉可以治疗好癫痫病的医院哪里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