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 > 文章内容页

【星月】两个肉圆

来源:松原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散文随笔
哈尔滨儿童最好的羊羔疯医院 今天是个好日子,镇政府办公室李主任的儿子结婚。婚礼特别隆重,并特意请了王镇长来主持婚礼。   王镇长工作兢兢业业,清正廉明,工作起来雷厉风行,但生活里待人接物亦是一副热心肠。婚礼随着王镇长洪亮的声音落下帷幕,进入婚礼的高峰---婚宴。   酒桌上王镇长和的同僚们推杯换盏,甚是高兴。酒过三巡菜过五味,王镇长眯着眼睛望着剩下的满桌子菜肴,突然手指盘子里的两个肉圆,有点激动地说:“大家看看,这两个肉圆,在我的人生里还发生过一件意想不到的故事呢!”   大家一阵好奇,两个肉圆能有什么故事呀,都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脑袋。于是大家纷纷要求王镇长讲述一下。只见王镇长慢慢悠悠地端起酒盅说:“来,大家干了这杯我再说!”   “好、好、好”大家齐声附和。一起端起酒盅齐唰唰地一饮而尽。王镇长这才打开话匣子:“人无论怎样,行事做人都要行善积德!俗话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种善因,结善果,这个世界就是一个轮回的世界。而我就亲身经历过,貌似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却被人家感怀了半辈子!”原来王镇长在26年前,在食堂里做饭,那时的人都在大集体干活,挣工分养活一家老小。王镇长说着陷入深深地沉思中,他缓缓的话语把同事们带入热火朝天的那个年代。   他说:当时有个小伙子叫二牛,家里很穷,自小父亲就因病去世,家中老母身体也不好,还有一个不上学小妹妹,都指望二牛一个人养活一家子。于是他在打菜的时候,就趁着别人不注意多打给二牛两个肉圆,随后用大铲刀挖了一大块米饭扣在肉圆之上。   原则上每人只有一个肉圆,但是我们都知道,作为食堂打菜的人,是有特殊权利多打一个或者两个的。当然不能长期如此,也只是偶尔为之。由于王镇长天性善良,事后他就忘了这件事。因为在他的勺子底下不知道帮了多少人。后来二牛几天没来,再后来听人说西安癫痫十佳医院他到了外地学手艺;再后来就没了他的音讯,当时的王镇长也没在意很多,毕竟大集体干活的人太多了。   时光飞逝,转眼26年过去了,当时的他也从一个食堂烧饭人做到了镇长的位置。生活自不必多说,比以前好了很多,如今也是有孙子的人了。但是他依然保持善良的品格,只要有人找他办事,不管大事小事,只要在他能力范围之内,他都会伸出援助之手,因此乡里乡亲口碑极好。   在一个月光如水的夜晚,王镇长和妻子在路边散步,突然接到一个电话,他身为乡政府的官员,找他的人太多了,电话号码大多都很熟悉,只有这个号码很是陌生,但他还是接了:“喂,你好,请问你是哪位?”   “是我,二牛呀,你还记得我吗大哥?26年前是大哥给我多打了两个肉圆,救了我一家人,我一直铭记于心。”电话里,一名中年人激动得声音。   王镇长使劲地搜寻,拼命地连接大脑里的记忆碎片。终于想到好像有这么一个人,瘦弱的身板,一双小眼睛好像永远睁不开,头发打着结,好像永远洗不干净,下巴颏上有一块明显的胎记。他突然打电话干嘛呢?正在王镇长百思不解的时候,自称二牛的人又开口了:“大哥,终于听到你声音了,我找你找的好苦呀,明天我就拜访你,现在有事,明天不见不散!”      放下手机,王武汉治癫痫比较好的医院镇长仔细的回忆着当初的二牛,终于想起有那么一件事,那么一个人……但是他觉得没什么,因为那时他帮的人太多了,那么一件举手之劳的小事简直不足挂齿,可万万没想到26年过去了,竟然二牛还想起他,并且明天还要来拜访,这令镇长深感意外,也感到开心。他也想见见26年没见面的二牛,如今变成什么样子了。   第二天一大早,几只喜鹊跳跃在门前的那颗大槐上,悦耳的声音在空中荡漾,好像迎接客人地到来。大约快到中午的样子,一辆黑色的奔驰停在王镇长的大门口。一个腆着肚子的中年人从车上走下来,个子高高的,脸上泛着红光,下巴颏上的胎记也没有以前明显了,那双小眼睛炯炯有神,头发又黑又亮,完全没有当年落魄的影子。笔挺的格子西装,白色的衬衫黑色的领带,胳膊上很明显带了一块好表,在初秋的阳光下闪着黝黑开封哪里治疗癫痫比较靠谱的光。从正驾驶的位置下来一个小伙子,只见他转到后备箱里搬出了一箱酒,主任愣神的功夫,小伙子已经在二牛地示意下,把酒搬进了主任的屋里,随后他又从车厢里拿出一个大大的水果花篮,各色的水果,水灵灵的甚是诱人。   见此情景,王镇长有点不知所措,他嘴里念叨着:“二牛太客气了,来就来吧,还带这么多东西干嘛,家里啥都有。”   “我知道,大哥,这是我的一点小小心意呀。”说着他一把抓住王镇长的手,颤声地说:“大哥,我终于找到你了,前些年我去过老家,可听别人说你搬家了。具体搬到哪里也不清楚,这些年我一直在打听你的消息,可一直没有你的联系方式,后来在你一个同学那里得知了你的手机号码,让我在今生有报答你的机会。真的很感谢你当时给我多打的两个肉圆,你可是救了我们全家的命呀,大哥。”二牛一边说,一边擦着那双有神的小眼睛。   王镇长当然知道,那时两个肉圆对这个家庭的帮助,不用说肉圆,就是一顿饭多几粒米也是好的呀。   二牛进屋环顾四周,看到镇长家里并没有像别的官员一样,金碧辉煌的。只见王镇长家的客厅里挂了一幅高山流水的图画,沙发是那种老式的,茶几也是简单的钢化玻璃的,一组简易的茶具整齐的摆放在茶几上,一切是那么简陋,丝毫看不出这是一个政府官员的家。二牛瞬间明白了眼前的镇长还是当年的样子。也明了镇长的清廉。看到这里,二牛的眼睛有点潮湿了。这些年,他二牛走南闯北见过大世面,他为了自己的生意见过多少大小官员,哪一个不是雁过拔毛,可眼前王镇长家的摆设,却深深感动了二牛。   二牛虽然感动,但也没忘来的目的,他话锋一转看到旁边微笑的妇女:“大哥,这位就是嫂子吧?”   “是呀。”王镇长答应着,吩咐妻子快给给二牛和那位小伙子泡茶做饭。嘴里还向妻子介绍着:“这就是我昨晚和你说起的二牛。”王镇长的妻子是典型的农村妇女,慈眉善目的那一种,微胖的身材,穿着一件普通的花褂子,一点也不像官太太的样子。她看到二牛他们也是一脸的笑意,另二牛感到异常亲切。   二牛见镇长妻子给自己倒茶,立即上去制止。他急忙对王镇长说:“大哥,今天小弟来,是想请你和嫂子到饭店吃饭的,顺便聊聊这些年我是怎么过来的。”   镇长毕竟是镇长,人家到自己家了,怎么也的留人家在家里吃饭呀。于是镇长抢着说:“那怎么行,来到我家,怎么好叫你破费,你们不嫌弃的话,就在家里吃顿便饭。”话说到这份上,二牛他们恭敬不如从命。他在小伙子耳朵边上嘀咕了一下,小伙子立即出门去了。   王镇长和二牛聊天的时间,妻子很快做好了午饭。炒了几样家常菜,还顺手拿了一瓶二锅头,这时小伙子也买了一包冷菜回来,她歉意地说:“没啥好吃的,还让你们花钱,真是不好意思,那你们就凑活着吃吧。”   在饭桌上,二牛非常尊敬地端起酒杯,向镇长深深鞠了一躬,“大哥,我先干为敬,你自便。”说完一仰头,一杯酒下肚。然后二牛又走到主任妻子跟前:“大嫂,我借花献佛,小弟敬你一杯。”主任妻子微微笑着用开水作陪。同来的小伙子开车不能喝酒,只顾闷头吃饭。   几杯酒下肚,王镇长和二牛话就多了,尤其是二牛,格外的感慨,当然说的最多的还是那两个肉圆。   酒足饭饱,二牛接到一个电话,随后向镇长辞行,说家里有急事要赶回去处理。王镇长一听,急忙拿出他带来的酒和水果,让他带回去。因为王镇长知道二牛家的情况,可二牛明白王镇长的意思,他用手轻轻一推笑着说:“大哥,我不是26年前的穷小子了,不是我二牛说大话,如今我手上有千万的资产,如果您看得起我,这点小意思,您就收下吧,明天我还来……”   二牛和小伙子在王镇长惊讶的目光中离开,车开出好远了,他好像还没有缓过神来,似乎在梦中……   果然二牛第三天如约而。这一次他来,没带司机,而是一个人来的。只见他带了两个精致的袋子,他从袋子里拿出两套衣服,虽然没有尺寸的量身定做,可他带来的衣服是那么合体。暗红色的呢子大衣穿在夫人身上,显得夫人年轻几岁,风韵犹存。他给镇长带来的风衣犹如专门打造,穿在他的身上,儒雅很多,精神许多。这让镇长好像有点不好意思,他还是第一次穿这么得体时尚的衣服呢!   事后,王镇长了解到,这位老弟离开大集体后,到大连跟在别人后面学徒做服装。由于他的聪明好学,每天起早贪黑,除了帮师傅洗衣做饭打扫卫生之外,就苦练基础活。师傅看这个孩子是可造之材,就把自己的手艺悉数传给他。   一年后二牛另起炉灶,开了属于自己的店面,由于他脑子活络,瞅准了外贸服装这块大蛋糕。很快他手里积攒了人生第一桶金。再后来手里积攒千万资产,如今回到家乡开办了第一家大型服装厂,创建了自己的服装品牌。这两件衣服就是他厂里生产的。当然这两件衣服,是他亲手为镇长夫妻俩连夜赶制出来的,只凭目测,就如此的合体,可见他的手艺已经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自此镇长夫妻俩每年的衣服也由他包办了……   后来,王镇长和二牛成了无话不谈的知己……你来我往,成为至交。   王镇长非常感慨对同事们说:人还是要多做善事好事,帮人就帮己。其实那时帮的人还真不少,可唯独他一直记得……   当然镇长说这话不是为了图回报,而是让同僚们明白做人的基本准则。因为凭王镇长现在的地位,虽然不是锦衣玉食,但也过得不错。   酒精起了作用,镇长满面潮红,眼里似乎噙着泪水……   是呀,人无论到什么年代,都要与人为善,多做好事。不求回报,只求心安。当然还要有颗感恩的心!   此时此刻雷鸣般的掌声久久地响彻在婚宴上,让婚礼平添了更多的喜庆!         共 370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上一篇:【心灵】走冻
下一篇:【心灵】三棵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