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 > 文章内容页

【荷塘“有奖金”征文】远去的呱打声

来源:松原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散文随笔
破坏: 阅读:1106发表时间:2017-12-17 15:10:46
摘要:呱打自然也是这样,也是时代的产物,也属乡村的一种物种,也可以说产生过乡村的一种历史文化。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文化虽不能传承,但不可遗失,当有文字记载,让那种久违的呱打声在字里行间响起来。


   “呱打”,起源于何年何月不曾知晓,在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很盛行,随之改革开放又渐行渐远了,因而说起呱打来,现在的年轻人大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觉得,任何一种在这个世界上存在的事物,都是当时的发展需要,也是存在的必要。呱打自然也是这样,也是时代的产物,属于乡村的一种物种,也可以说产生过乡村的一种历史文化。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文化虽不能传承,但不可遗失,当有文字记载,让那种久违的“呱打声”在字里行间响起来。
   呱打很小,看起来很不起眼,是单手拿着的物件。它的制作也很简单,是用坚硬的长约四十厘米、宽约十厘米圆木头制作而成的,一切两半,上面呈半圆形,下面就是一个很平的平面了,这样便于敲打物体,在尾部修理出一个较圆的握把,用起来顺手。
   呱打癫痫病如何用药物治疗呢虽小,可用途很广。自古延续下来的妇女洗衣服时,用呱打敲打着洗得干净、均匀;过去盖房屋时,用于敲打土质的地面,以达到平整、结实的效果;居家过日子,有少量小麦、谷子、豆荚,都习惯用呱打敲打、敲打。
   我从记事起,就认识了呱打,也用它敲打过家里的小麦、豆荚,敲打过学校新盖校舍的地面。
   记得儿时在村子的东河岸变,坐满了一溜妇女沿洗衣服,一个个在石板上揉搓之后,就用呱打敲打,划着优美的弧线敲打着被单、衣物。用“呱打”敲打后,再揉搓,揉搓后,再用呱打敲打,最后冲洗,直到干净为止。常到河里玩水、摸鱼、捞虾的我,也常看到妇女们用呱打敲打被套、床单、衣物的情景,时常听到河边“啪、啪,啪啪”声不断,此起彼伏,充盈耳际,一如伴奏的音乐,悦耳动听。呱打击打在湿衣物上的“啪啪”声,妇女们嘻嘻哈哈的说笑声,河水冲击石头的哗哗流水声,河边路上“哞、哞”的牛歌声,汇成了一支乡村欢乐曲,在长长的东河上空回荡、缭绕着,那仿佛是一段永远不老的乡村歌谣,至今还在我的心间荡漾、荡漾……
   在过去的农家小院里还时常响起“啪啪”的呱打声,东家打小麦,西家打谷子,“啪啪、啪啪、啪啪啪……”有时一边敲打着呱打,一边隔墙大声拉着呱:“XX娘,你在家打什么?”“二婶子,我打打这麦子,我听着你也打什么?”“我在打打这点豆子。”邻里说话的时候,只是节奏慢了下来,呱打声并没有停止,而仿佛成了她们拉呱的音乐伴奏,一会儿急,一会儿缓,一会儿高,一会儿低,“啪、啪,啪啪啪……”呱打声伴着拉呱声,在农家小院的上空交融着、荡漾着……
   在自家的庭院里,我也曾拿起那个自己心仪的呱打帮祖母打豆子。上了年纪的祖母用它轻轻地、稳稳地敲打在豆荚上,豆粒很听话似的向一起集中;少年之我,不知自己力气有多大,高高地挥舞着呱打敲打着,打得豆粒上下左右蹦跳着,我的心也跟着欢快蹦跳着……
   记得那时我们学校翻新教室,学校里每天响起的不是朗朗的读书声,而是“啪啪”的呱打声。那时候,说“半工半读”还好听点,连“半工半读”也达不到,整天推石头轮流着当小工盖校舍,校舍盖起来了以为就没事了,老师又安排,五至七年级的学生一律从家里拿呱打,敲打好自己的校舍的墙面,这可热闹了,校舍内外从东头到西头的十八间教室里,传出的都是呱打的“啪啪”声,这样的“啪啪”声汇聚到一起,真是响亮、持久,那是我所见到的最大的敲打呱打的场面,也是我所听到的最响的敲打呱打声了。“啪啪”的呱打声在非常时期的学校上空响起,这样的呱打声也变得“非常”了,因为亲力亲为,至今记忆犹新。
   随着时代的发展,呱打已远去了,我已几十年没见过呱打了,而久违的呱打声时而在我的耳畔响起,因为,这久违的呱打声伴我度过了童年、少年……

共 1412 字 1 页 郑州癫痫病的最新治疗医院/index.php/article/showread?id=816207&pn2=1&pn=1" class="pre">首页癫痫的护理诊断及措施"current" href="http://www.vsread.com/index.php/article/showread?id=816207&pn2=1&pn=1">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