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 > 文章内容页

舍不得忘记你

来源:松原文学网 日期:2019-8-8 分类:散文随笔

  舍不得忘记你

  文/紫飘

  一

  她初见他,六年前。

  一向记性不佳的她却清晰的记住了那个初冬的下午。

  接到面试通知时,下午三点左右,而且HR的人很横,5点之前必须赶到面试地点。她犹豫片刻,什么样的公司才有如此仓促的面试通知?正在班上,手头还有待处理的项目,若非现在的公司离家太远,若非正好就是一直想去的事务所,她真想放弃,就HR那螃蟹般的口气,想必这家公司的企业文化也不会太“人文”。

  没时间细想,请了急假,公司门前的路口一向车难打,冷天更难,当一辆的士真的在前面停下时,她几乎要为自己的祈祷喝彩。

  路上,才有空顾及起自己的形象,齐耳的短发两天没洗,浅紫的风衣至少连穿三天,皱巴巴的,虽然不排斥化妆,没时间折腾才是真,素来清汤挂面般。只能如此了,一次不抱希望的面试。

  按地址,一幢欧式风格的多层写字楼,很清爽的格局,不费力气找到面试地,轻轻揿了门铃,一位超短发,白肤色的利落女子出来接待:“面试的吧?”,朝一间会客室打了请的手势:“稍等”。

  坐定后,四下张望,公司不算大,装修的和谐紧凑,有种温馨感。

  时间在闲等中总是过得很慢,下班的员工三三两两接伴而行,出门皆不忘会客室瞥一眼,这让她想到大猩猩。什么叫“稍等”?她心里微微充斥着不满,心有点凉。似乎很久后,才被之前那位利落女“请”了进去。

  二

  进去时,她特意看了门牌:“总经理室”,有点纳闷,直接晋级到这层面了?宽大的办公桌前坐着一位男子,埋着头,水笔在白纸上流利地舞动着飞扬的字迹,女子笑着介绍:“公司X总”,男人这才抬了头看她,她一怔,总经理,还有这样年轻的?前任领导貌似都是“大叔控”一类。

  她微微一笑,道了声“您好”坐在对面的椅上。xxx?,他从右手侧拿起打印好的简历直接叫了她的名字……一般的面试套路,该问的好像都问了,专业方面只涉及两个小问题,水泵的参数和大型商务空调的品牌,对造价功底不错的她来说简单的不能再简单。

  她在心里评价他,十分好听的男中音,带着磁性,语调却毫无温度,眉眼中含着清俊冷傲,仿佛天生就拥有傲视一切的资本和气息,就连嘴角抿出的弧度似乎都带着点漠然……

  最后谈了世俗又实质的月薪,她努力掩饰自己的不定,想要的标准是7000,但看这不大的公司,那冷淡的表情,俨然就是没被人家相中的一件“商品”,她毫无表情的无奈状:“5000吧,仅够生存的限价”,并挑战性目光看他。

  对方仍旧一副冷漠表情,冷冷的丢给她一句:“难道你觉得我付不起吗?她有点吃惊,居然被人家一眼看透。只好淡漠回击:“不敢”,时间似乎就那么静止了数秒……一直旁听的利落女站起来圆场,今天先这样,我们考虑后给你答复。

  她道了再见,头也不回径直走出,有点愤愤然,早知这样,就该放弃,不抱希望也罢了,被人奚落的滋味太上火。

  上火的事似乎远远不止,还没到家,接到利落女的电话:“请问你什么时候能来上班,公司刚接的项目,很急,希望能尽快”,如此神速的工作效率让她刹那间有点反应迟钝:“啊……容我,考虑一下。”

  她懊恼的要死,职场八年,仍脱不掉那份青涩,心思总被人家一眼看透。BOSS们总是那么厉害,说不定第一眼已被认可,表情却偏偏那般藐视,那般目中无人……装什么装,真是太假了。她懊悔自己的心太实诚了,事后才知这冷面,冷眼,冷酷还有砍价的本事,一个月少2000,谁不心疼?

  与其说考虑,不如说纠结,三四天过去,人家打电话说岗位不等人。

  她决定去,月薪虽一如既往有点闹心,但双休的诱惑对她来说比金钱更难得,自从投错行误入造价圈,假期双休均被无休止的加班代替,累不堪言。“我们这里双休,享受国家法定假日”,句句冷冰的后面,就这一句偏偏让她没办法拒绝,去吧,就当心甘情愿挑战人家的冷酷。

  三

  正式上班后,她不明白那样一位冷漠的老板背后,办公室气氛却貌似岁月静好,寸草春晖般。

  她还渐渐发现,这位年轻的BOSS还有另外一种懒散形象,几乎每天都是接近中午才晃去公司,老板不都日理万机吗?难道这样不会耽误掉许多重要的交易和客户?不会是个二世祖吧?或许后面有老霸主罩着!

  她属于那种安静型,整日又跟钢筋混凝土打交道,思维难免有些生硬,骨子中又带点反叛,她的着装充分反映这一点,要么一身棉布旗袍裙,要么露锁骨的坎肩A字裙。她的衣着跟她的职业似乎一贯“气场不和”。她的座位刚好斜对他办公室的门,抬头常常会碰上他的目光,一张脸略低,嘴角勾起的弧度总是带着点凉意,因为不爱笑,总让人觉得有点高傲,她总在匆匆收回视线时,不忘回赠他一个冷漠的眼神,反正业务方面一般直接跟客户沟通,很少和他有交集,她想:事情做好,工资不少,OK!假如整天跟这样一位冷面上司汇报工作,估计不死也是内伤。

  和他第一次对话是在二个月后,她到人事部为一张考试报名表盖章,他恰巧在,淡淡的对她说也帮我打张申请表,我们一起考,她有点意外,不知为何又有点慌乱,谁想跟老板一起考,万一考砸,还怎么混?申请表上交后她以为他会派助理办理,没想到他却把身份证和毕业证全扔给了她。多么好的机会,她细细研究一番,竟然比她大五岁,啧啧,这男人,不但会装酷,还会扮嫩。1990年至1994年,南京大学计算机专业,原来倨傲是有资本的,难怪公司那些小丫头们都花痴迷状的称他为才子。考试的结果也恰恰证实这一点,非专业的他远远胜于专业的她,丢脸归丢脸,却不得不叹服人家的聪明绝顶。

  半年一晃过去,她却越发看不懂他,他很少管下面的人,员工却都很敬重他的样子,无为而治仿佛就是为他而写。这位“年轻”的上司似乎有太多面孔,冷漠的,懒散的,凌厉的,沉稳的,果敢果断的,她分不清哪一个才是真真的他。

  她甚至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开始注意到她,自从填写了一堆报销单后,公司一些手写的重要文件比如中标通知书之类,他总是派人让她填写,非她分内之事,私下跟要好的同事发牢骚,小妹妹一脸笑意,你真不知道啊,X总多次赞叹你的一手隶书写的非常漂亮。赞叹?不会吧,真会算计,连员工的一点特长都不忘拿出来为公司做贡献,还以为他二世祖呢,原来幼稚的从来都是她自己。

  后来,也许渐渐习惯了他冷淡的态度。好像不再那么排斥,重要的工程项目需要讨论时,他参会,她为数不多的建议和看法都能悉数被他肯定。

  有时跟他出去谈判,眼见他在商场上的表现,曾经被她鄙夷埋怨的人,谈判桌上思维慎密,口才一流,自信淡定中不乏隐隐压迫之势,仿佛一切都在掌控之中……

  再后来偶尔碰上他的目光,总感到有点特别,原则性很强的她分析过,没有其他杂质,一种相互的信任和欣赏,而已!

  四

  职场中最幸福的事,莫过碰上一位理解你信任你的BOSS。况且双休让她有更多的时间与家人孩子分享,她打算安安分分的做下去。

  世界上很多好事,恰恰事与愿违。

  在过去的一年多里,她却有知有觉得罪了一位重量级人物—公司副总,也就是之前那位利落女,面试时已感她的不凡,据说是和老板一起打的天下,不能说她不聪明,亦不敢说她没能力,年纪轻轻就能坐上那个位置,没有两把刷子是不可能的,得罪她,跟八卦花边,羡慕嫉妒恨扯不上半毛钱关系。

  刚进公司时副总对她还是很好的,公司不被副总经常训话的,除了她,没第二个,些许是从她手上出去的活甲方很少挑毛病,又些许是因为他的那份信任……

  但她就是格外看不惯她……

  她想,也许因为自己天生的弱性,所以骨子中总接受不了那种强女子,颐气指使,口无遮拦,年纪轻轻,还没孩子,能喝酒也罢,最见不得她抽烟,尽管抽烟的姿势也蛮优雅,但她就是看不惯,严格的说特别瞧不起。

  她是那种装不起也玩不起的,即便讨厌一个人也要讨厌的毫无保留,让人家看的真真切切才罢休,即使那人掌握着她生杀予夺的权利,她也不顾。所以她的日子越来越难过是水到渠成的事。有句话,不就叫“自作孽,不可活”。

  他出面调解过这种状况,多次。后来,她也曾努力改过。但是,王母早已画下银河,鸿沟已经难以逾越,芥蒂一旦形成,心门很难打开。她,注定要选择离开。

  江湖这么大,姐何苦委曲求全。

  离开时她选择了自己的方式,加了晚班,结束手头最后一项工作,该交接的事情逐一列好清单,清清爽爽放在副总桌上。

  在他的办公室留了辞职信:“不得不离开公司都是我自己的原因造成的,不慎不稳,没给自己留下一个转身的机会,也请原谅我没有职业道德的匆促离职。”

  五

  离开后,她曾郁闷过好长一段时间。

  无奈,不舍,独处时总会想起那抹冷冷的寒意……

  每年春节和中秋,她都会习惯性发个短信给他。

  第一年,她说:愿菩萨保佑您,财神爱护您,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第二年,她说:中秋佳节,举杯邀月,对酒当歌,花好月圆。

  第三年,她说:北方的小镇,寒阳高照,红联爆竹。亲情,怎一个暖字了得,祝君心情爽爽,赚钱多多。

  第四年,她说:云遮圆月,天涯共此时。

  第五年,她说:XXX在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北方祝您新春愉快。

  第六年,她说:清光流年,岁月促;平分秋色,星光灿;问嫦娥姐姐,瑶台孤冷,何时降人间?借伊一袖香月寄君,祝:万景清,千里明,中秋悦!

  不论他回复,亦或不回复,她都不在意,只要他看到就行。

  离开后,也曾见过一面,因为公事请他帮忙,或许找别人同样可以解决,又或许存了私心,就是想去看他。

  事成之后,她发一条短信给他:“送金送银您也不稀罕,送您一首《舍不得忘记你》,听不听由您……。

  他没有回复,但她知道,他肯定听了……

癫痫病那里治疗大庆市看羊羔疯到哪个医院癫痫病该怎么样治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