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情画意 > 文章内容页

【木马】暑假恋情多波折_1

来源:松原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诗情画意
爸爸虽然因为脑梗说话不是很清楚,但对我的个人问题却总是牵挂在心上。时常用含混不清的话语,让我不要在医院待,去找对象,还不时地用不很方便的手,比划着抱小孩的动作,暗示他想抱孙子。其实,我心里也很着急啊!可这种事情不是着急就能办得到的。不过,这个假期我还是想把个人问题争取解决了,最起码有个眉目再说。当然了,主攻目标就是木嫂,呵呵……   其实,在寒假与木嫂见过一面后,我已经开始对木嫂实施攻坚战了。虽然还不能说有什么成效,但也看到了黎明前的曙光。这曙光是从她的回信里揣测而来的。因为,她给我的回信,已经从两行不足几十个字,发展到半张纸一二百字,到大半张乃至基本一张的几百个字了。虽然信里没有写什么情言蜜语,但已经不是一句话一件事,敷衍了事的情况了。所以,这次暑假我要对她发起最后的总攻。   要回味这段,还要说说寒假时与木嫂见面的情况。当时,我决定和原先谈的那个女孩不再继续后,离开回学校已经没两天了。此间,爸爸的一个战友的爱人介绍了木嫂。那个阿姨和木嫂是一个科的,她引荐了木嫂。   当时,我和木嫂是在叔叔的家里见的,第一面我就看中并喜欢了木嫂,冥冥中感觉到她应该就是我理想中的佳人。   只是当时木嫂似乎不热情,在见第二面的时候便直言相告,不准备和我继续发展了。面对一个我钟情的女孩,我怎么能轻言放弃啊!在临离开西安回炮校前,给她写了一封长信,表达了我对她的感觉和很希望继续发展下去的想法。虽然走得时候她没有回信,但我回到炮校后给她写的信,她还是回信了。可是她的回信,如其说是回信,倒不如说是一个便条。薄如蝉翼的信封里一张大半张都是空白的信纸上,仅有不凉不热的寥寥几句话。我记得第一份回信写的是:你的来信收到了,谢谢你!我最近很忙,你我之间的事情,你不要抱什么希望,安心学习吧!   看着她的第一份回信,我真是哭笑不得。哇靠,这简直比领导批示还简约。虽然心里挺不爽,但这却激发了我性格里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个性。   那段时间里,虽然学习很忙,但我还是坚持每个星期一封信,且洋洋洒洒的五六页、七八页的写。这点还真的不是吹的,俺的情书写得那是相当有水平滴,没有甜言蜜语但论述观点清晰,层次分明,一环套一环,文采飞扬、妙语连珠,任何女孩看了都会被打动的。据木嫂的两个老乡、战友且是最好的朋友事后对我说,看了你的情书,我们都动心和妒忌木嫂了。我曾好奇地问,你们妒忌啥?她们说,当时的感觉就是你太有文采、太有水平了,简直就是个大才子,我们的对象要是能写你这么好文采的信,还谈啥啊,直接就去领结婚证了!足见俺的情书水平如何了!呵呵……   虽然我在写情书上狠下功夫,但是,得到的回应却是平平,且是太平了。不过,让我看到希望的是,她一直给我回信,回信的字数也在不断地增加,也开始说一些自己的工作学习情况和家里的情况了,虽然一句话表达一个意思,简约得只能依据她的话语去揣测和理解,但最起码比开始的那两行字好多了。   所以,在临毕业前夕,我在得知最后毕业的时间后及时给木嫂去信讲了我大概什么时候到西安,以及可以在家里过一个暑假的情况。因此,回到西安并安顿好爸爸的护理后,我便给她写信约她见面。为了省去她回复,我直接就写了约定的时间和地点。   那天的见面时间是下午两点,我如约来到了四医大附属西京医院住院部的门口,站在一侧的树荫处焦急地等待着她。那时候的西京医院门口还没有建造现在那么多大楼,院门外有很多绿化树,比起旁边的门诊楼安静多了。   我站在树荫下瞪着眼睛朝门口看着,终于,她出来了并四处看着。我见状连忙朝她迎了过去。   那天她上身穿了一件小碎花的衬衣,下面穿的是部队发的蓝色裙子。远远看去亭亭玉立的,只不过感到有些单薄。我心里一阵欢喜地叫了她一声,她转过脸看到了我。脸上带着微笑,表情上甚至还涌出一点羞涩之情。这让我从心里感到十分欣喜。在我看来,一个见到男的后微露羞涩之情的女孩,说明她并没有多少与男的独处经历。   半年多没见了,自然有一种异样的感觉。我过去通信中不管如何写,都可以任意发挥,可一旦与木嫂面对面的交谈,竟然一时半会儿的木讷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我不说话,她自然也不说话了。我俩就这么站在门口,出现了可怕的冷场。   不管咋说,咱也是个爷们,不能让人家先说话吧!于是我定了定神,说,咱俩别站在这门口了,人来人往的看着对你不好,要不然,我们朝那边走走?说着我指了指朝韩森寨去的方向。她没有说话,但点了点头算是应允了。   于是,我俩沿着四医大院墙外的树荫下慢慢地走着。可是俩人离得挺远,也没什么话。尽管都是我主动询问,但她的回答如同她的回信一般简约。我问一句,医院工作很累吧?她一句,还好!我一句,上夜班很辛苦啊!她,没什么,习惯了。   我一想,这个样子算什么谈恋爱啊!沉思了一会儿,我干脆直奔主题而去。问,咱俩从春节后见面认识,以及通了半年多的信,你能说说对我的感觉吗?她听了后,转过脸看了看我,突然问了一句,你以前就这么黑吗?   我一下子愣了,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我的皮肤是比一般人黑点,但也没有她说的那种很黑吧!是不是她觉得我黑,看不上我啊!于是我说,过去在西北吧,那里海拔高,紫外线挺厉害,加上我们野外训练的很辛苦,是比一般人黑点。   她说,那你在学校上学,也外出训练吗?上课一般是晒不到太阳的,再说你是在沈阳市区啊!   我一听她言下之意,是我的解释并没有让她满意。我马上说,在学校是晒不到太阳,大概是我回来的时候路过北京,去了一次八达岭,又弯道去了太原看我的姐姐,在外面跑着,加上我的皮肤本身就不是很白的,这样就显得黑了吧!   她看着我诡秘地一笑,不再说话了。   我被她的诡秘之笑搞得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心说,你也不是很白啊!也是一副黄粑粑的脸色。怎么还嫌弃我黑啊?但我没敢说出来,而是转移了话题问,你去过北京吗?   她说,没有,我姐姐去过。   我问,你姐姐啥时候去的啊?她说,文化革命串联的时候去的,还被毛主席接见过呢?   我说,那你姐姐是老三届了。   她说是的,她们是老三届。   既然有了话头,我们之间的话语也就多了,说一些彼此家里的情况,以及兄弟姊妹的情况等。她虽然没有回答我之前问的她对我印象如何的话,但流露出一句,今后我是要回上海的。还随口问了一句,我要是回上海,你如何办啊?我几乎连考虑都没有考虑的说,成家的话你回上海我就跟着你去上海啊!她听了我的话后,停住了脚步转过脸看着我,似乎在想,我说的是敷衍的话还是真的呢?   见她那个样子,我连忙说,其实我们家与上海也有很大的关系呢!妈妈原先是从上海过来的,那里还有我的外婆外公一大家子呢,弟弟妹妹一直在上海长大。只是我当兵后,爸妈身边没个人照顾,才把弟弟从上海调过来。   她大概是没想到我们家与上海有如此渊源,听了我的话后没有再说什么。(也就是我当时的这句话,在她转业之际,我毅然地放弃在西安大城市的优越条件,只身跟着她来到崇明岛。)   谈恋爱的时间就是过得很快,转眼间就过去两个小时了。我看她在不停地看表,误以为她是在暗示时间不早了。我假装看不见的装糊涂,并不停地找话题说话,希望和她多呆一会儿,并准备一会儿请她吃饭,晚上继续谈。起初,她的话少了,渐渐地我发现她看表的频率多了,而且我还从她的眼神里看到一丝儿焦虑。这时我猛地醒悟过来,她大概真有事。于是我收住了话头问,你是不是还有事啊?   她听我如此一问,脱口而出说,还有二十分钟就要上班了。   我疑惑的问,你还要上班?她说,是的,我今天是中班。我忙问,你几点上班啊?她说四点半。我一看表还有十几分钟,忙说,那你快去上班吧!说完又问,那你吃饭怎么办啊?她说,时间来不及了,我去打点饭到班上吃吧!   既然她要上班,那是绝对不能影响的。虽然心里对不能多待会儿感到遗憾,但也不能影响她上班啊!   于是我俩转身朝她们医院走去。到了医院门口,我问,你什么时候有空啊!我们安排再见面好吗?   她想了想说,那就后天上午吧,我中班换夜班,可以休息一个白天。   我说,那好,我们后天见面!我还是在医院门口等你。   她说,好。说完对我挥挥手,赶紧朝医院走去了。   我目送着她,看着她进了医院后,低头看了看表,立刻一溜儿小跑了起来。   我有点懊恼,当时看到她看表时,应该问一下就好了,现在她肯定很紧张。我知道部队医院很严格,几点交班就几点交班。   回到爸爸的病房后,我看到大舅来了,热情地招呼着。他问,你今天去见她了?我说是的。他问谈的如何?我说也说不清楚,随便聊聊。   他问,你觉得她怎么样?   我说,很好,我一眼就看中了,如果能顺利进展就是她了。   他听了后没说话,而是看着我。   我问,你看我干吗?他说,我想看看你是不是谈一会儿又不谈了。你这个小子,从小你就心眼活,今后再见到好的了,你又会改变主意。   我说,哪儿啊,这个我不想放弃了,我真的挺喜欢她,尤其是那双眼睛,绝对够范儿。   他说,那她对你如何?   我说,感觉还行吧,只是不爱说话。我俩在一起大多都是我在说。不过,我今天听她说了一句,她以后是要回上海,还问我,她回上海我怎么办?   那你怎么说的?大舅急切地问。   我说,如果成家了,她回上海我也跟她一起回去。   嗯,先答应下来,至于今后是不是去再说了。大舅似乎松了口气。   我说,既然说了,那一定要跟她去的。   大舅说,你小子也太实诚了,答应她未必一定要去啊!崇明那个地方我知道的,小岛进出都是船,哪里有西安好啊!   我说,那不行,既然答应了,那里条件再不好我也要去,不能欺骗她。只是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能和我好下去。从目前的情况看,她似乎还没有最后决定。不过,我觉得她对我还是有好感的,而且似乎对我印象很好。   大舅听了嘿嘿一笑,对我说,那你要想办法让她表态和定下来啊!   我说,那怎么可能呢,女孩子不到最后时刻,肯定不会说决定嫁给你,即便是想嫁给你,也要矜持矜持吧!而且我也不好直接问,要看我俩的进展情况。   他说,这样,老舅我教你一招,你激她一下。   我问,怎么激?   他说,你就对她说,你的假期很短,最好你俩的事情能定下来,如果你不能定的话,那我妈还要给我再找呢!   我看着大舅,有点疑惑的问,那样说不好吧!   大舅不在乎的说,那有什么,她既然对你印象不错,听你这么一说,应该会和你定下来的。你这次的假期长,定了后,明年就可以结婚了。你爸爸可是着急抱孙子呢!   见他一副很有把握的样子,我虽然有些疑惑,但还是决定听他的话,后天见面就那样激她一下。   癫痫病治疗费用贵吗武汉哪里治青少年癫痫癫痫病处于持续状态下该如何急救湖北哪里能治好癫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