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随笔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根】泥土_1

来源:松原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生活随笔
我没有什么可做的了,真的。吃完了饭洗完了碗喝完了茶睡完了午觉之后,我突然不知道该干啥了。我的书房里,桌子、纸笔、记事本、电脑,还有几大柜子的图书还在那里,却突然都跟我毫无关系。   我已不在书房里,我还在那个遥远的院子里。母亲在厨房炒菜,我在花坛边看花。阳光钻过树叶的缝隙扯着长条照过来,黏着花黏着菜香,连着我细瘦的影子;鸟雀不怕我,明目张胆地立于面前的花枝,小眼睛鬼灵鬼灵地望着我,我不理它;蝴蝶不怕我,扑闪扑闪地飞,差不多把翅膀扇在了我的脸颊上,我也不理它;蜜蜂嘟嘟囔囔,在花朵间起起伏伏,没完没了。得了,我赶紧溜吧,别叫蜜蜂误会,“吻”我一下我可承受不起!顺手摘一朵月月红,一拐闪进厨房。母亲正好炒完一个菜,她夹起一块油光光的五花肉犒赏我的嘴巴,我趁机把月月红插在了母亲的发髻,母亲用手一拨拉:鬼孩子!   我已不在书房里,我还在六安师专的校园。我疯了,同学们都说我疯掉了。连续几天几夜不睡觉,不知道是夜游神控制了我,还是我变成了夜游神。我不困,真的,一点也没感觉到困,躺下睡不着,眼巴巴看着蚊帐顶,请不来睡意,睡觉那东西完全忘了我。四周鼾声均匀地起伏,寝室外路灯睁着半梦半醒的眼。我靠在墙壁上,眼睛里什么都没有,但耳朵里有,有母亲的声音;眼睛里什么都没有,但鼻孔里有,有母亲的气息。任手表指针一步一步移动,走向黎明。那时,并不知道母亲在远方的家里已经到了弥留之际,只是疯了般被动感应着母亲的牵挂,不明来由地一天天耗着。我一日没回,母亲一日不咽下最后那一口气。   我已不在书房里,我还在那个小山岗。那个山岗上有一座坟,外面是我,里面睡着我的母亲。山岗荒芜但不沉寂,带刺的蔷薇开得很火爆,红山果酸酸甜甜地挂满枝头,山岗上安静而喧哗,没有人采摘,只有母亲独自欣赏。母亲就是在我疯了的那个夏天搬到山岗上住的,她一定很满意,因为这儿前面有水后面有山,四周草木森森。母亲站在草丛里,笑看许多头顶白巾的亲人,把她埋进泥土。她走了,再也没有别的欲望,唯一只盼孩子们能在每年的清明过来看看她。   清明?恍然一惊!是呀,今天是清明了!   突然明白,为什么心不在焉,为什么心久已不在书房。书房里没有母亲,没有春天,没有泥土,更没有锦绣文字。是母亲在召唤我,我知道现该在哪里了,我找到了自己。   一条小路弯弯曲曲细又长,一直连着幽深的远方。我踏着这条熟悉的小路,静静来到山岗,来到母亲身旁。真好,沿着小径,沿着青草,沿着花香,一步步走到春天里。   母亲已经融进大地,母亲是泥土,泥土就是母亲,泥土里深埋的是我的根。   母亲从千万青草里长出手臂,漫山遍野,每一片树叶上都有母亲的目光,每一根青草里都有母亲的摇曳,每一缕清风里都有母亲的呼吸。这是一片土地,土地可以生长一切,在这里人的灵魂可以植物一般生根开花,枝繁叶茂,参天耸立。   突然也想给自己看一块地,用不着百年之后才来安身,现在就可以挖一锹土掩埋自己。将一双脚埋进去,试试是否可以从十趾扎下根去,从四肢冒出芽来,然后头顶开花,五官结果。人为什么不可以靠泥土就生根开花长到参天呢?   我埋住了脚,栽树一样把自己栽植在大地。我希望土地给我源源不断的营养,让我密密地生根,每一只根须都成为土里的蚯蚓,活在土地的“血肉”中。土地,确是有血肉的,它黑暗却给万物以光明的牵引,它稳固却给万类柔软的滋养,不真正深入土地就不会了解土地的怀抱。土地不是寂然不动的僵尸,它是“活”着的生命,它恒定地活着,安静地活着,永久地活着,不动声色地活着,大悲悯大慈爱地活着。人只有把双脚埋进泥土里才能悟出“土乃万物之本”的道理:难怪一粒种子落下地能够长到参天,难怪一棵树能根深叶肥成活千年万年,难怪世间所有植物都无需吃一支人参喝一碗鸡汤就能够蓬蓬勃勃,打不死、压不住、烧不尽、砍伐不完,都是因为它们的根扎在泥土深处!   人生一世,草木一秋。人永远活不过草木,因为不接地气;人永远没有草木滋润艳丽,因为不接地气;人那么空洞而肤浅,因为不接地气;人永远有思考不完而又永无结论的问题,因为不接地气。当你把脚埋进泥土,当你有了生根发芽的感觉,当你的四肢都痒痒地生出嫩绿,你跟土地就接通了气和血脉,你开始明白,亲近土地,就是亲近生命的源。   母亲已被深深埋进土里,她把自己化为土地的一部分,但她没有死,她只是做了泥土的细胞,做了泥土的浆液,她在泥土里“活”着,以另外一种方式活在宇宙空间。她每年都随着草木的萌发向地面探出灵魂,观音千手,母亲万手,她微笑着在三月四月的春光里。   母亲有“根”,所以她有不灭的灵魂。她可以在每一个春天召唤自己的儿女从书房里走出来,书斋里从来长不出好苗,茁壮的灵感都在生活中。但不是每个孩子都有一双可以生根的脚掌,不是每个孩子都有接收地气的按钮,这需要有一个敏感而能悟道的心,需要一把泥土压住肤浅的灵魂。   总有一天,我会有属于自己的三尺地,把自己埋进去,长出根,每一段触须都有张力;长出枝,每一根叉枝都充满生机;长出叶子,每一枚叶片都脉络清晰。所有的深情寄于土中,一切热望放飞在风里。 十堰治癫痫大概需要多少钱丙戊酸钠缓释片用苯巴比妥治疗癫痫有效吗武汉癫痫去哪个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