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伤感文字 > 文章内容页

【柳岸·走过】朋友

来源:松原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伤感文字
海潮一阵阵冲上金沙滩,有时温柔地拍打,有时愤怒地咆哮冲撞,大海的脾气还是深不可测。   沙滩上人来人往,谁也不会太在意一个脸上还带着几分稚嫩的女学生随心所欲的漫步。   她,浑身的素白连大海看了都会心动。她一头黑瀑布长发与海风缠绵着,海风爱慕黑发的优美姿势,轻轻的向它表白。它仿佛听懂了海风动情,一个劲地舞呀舞,那么轻柔,那么煽情。   少女扭过脸来,抬起玉脂般修长的右胳膊,一双纤细的手灵活地把贴在脸上飘逸的长发拉到后肩背上去。   一双如同带着美瞳一样原生态大眼睛里瞬间涌出了点点闪光的泪花。   但她没有落泪。她自言自语地说:“文心,还记得我们的初次见面吗?”   朦胧中文心点点头,笑了,这笑在灿烂的阳光下更加灿烂。   她知道这是自己的幻觉。她的裙摆穿破海风封锁的脚步踏破海浪的推撞。她没有一点恐怖惊慌,慢慢穿过身边不远处那些赤裸半身在海浪中起起伏伏惊叫着男人女人,深深浅浅走入海浪的臂弯里。   男的女的,无数双眼睛都诧异地望着她一步步走入大海深邃的怀抱。      二   X城大学一年中最热闹的时光,是每年一次的新生入学仪式。之所以热闹,是因为新生那一张张崭新的面孔,总会给那些学长们历经坎坷爱恋路上带来一个崭新的爱情幻想或者梦想。   文心所在的班,大部分同学都到齐了。他们从四面八方聚拢到这么一间小小的教室,真是缘分。   文心有些孤傲,也有些许清高。看着班里一张张陌生的面孔,他只是默默沉思。他不像别的同学那样,眼睛如同扫描仪精准地扫描着每一张面孔,竭力扫描出一张可以印在心里的美丽图像。他们高谈阔论,却只是询问家长里短的客套话。男生盯着女生看,女生也不时对那些男生偷偷瞄上几眼,有时狭路相逢,碰了目光就像触电一样,赶紧闪到一边去。   人有俊的就有丑的。文心所在的班,男生多,女生少,正是狼多肉少。偏偏,他班上的女生一个个靓丽如花,这就让班上的男生群情激奋,每一个男生都独领风骚吸引所有女生的心动。   文心随便地瞟了他们和她们一眼。其实他并不知道,那屈指可数的女生也在竭力调动自己的美丽来吸引富有魅力的男生,而他自己竟然是她们焦点所在。   文心的沉静,他的书卷气,他高高瘦瘦的样子,他那一双透明眼镜底下迥然有神的大眼睛,还有他轮廓鲜明、俊朗的面孔似乎天生具有迷醉女人本领。   可他自己并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他有他心中的神,那就是成为像钱钟书那样的大学者,虽然他经常因为没有钱钟书照相机般的记忆力苦恼。   头一堂课,年轻的女班主任低头看花名册,顺口念出一个名字:“文心!”随后,班主任抬头向下俯瞰去,一个高高瘦瘦的男生从后排座上站了起来。班主任笑着说:“看名字,我还以为是个女生呢!”文心绯红着脸,有些尴尬。可是当他听到那几个如花似玉的女生对他温柔的笑声,他感到受到了性别歧视。   文心脸色更红了。几个女生更是好奇地转过身,目不转睛地聚焦在他的脸和唇上。刚要有优雅的文字声音从拉开了的“M”和“W”面形唇齿间流淌出来。班主任的电话铃声响了。女班主任不厌其烦地掏出手机刚要狠狠戳断,可是看到屏幕上那两个山一样重的字,顿时小跑着跳下讲台,蹿出门去。文心更尴尬了,他欲言又止,又不便任性坐下,只好手扶着课桌,身子挺立干等着。   女班主任在教室外的走廊里,对电话那头的那个声音唯唯诺诺,频频点头。   不一会儿,她面略带激动走上讲台,伸出修长的手臂,对着文心摆摆手。也示意大家安静。大家奇怪地望着班主任,心里都猜测着。文心长吁了口气,如释重负地坐下。刚刚坐下,教室门外响起一片嘈杂声,紧接着,教室门被推开,却是校长进来了。班主任赶紧走下台,几乎一路小跑到校长跟前。   校长顾不得看她,却对着身后几个人招手示意。那几个人依次走入教室。最前面的是一个女生,后面跟着两个西装革履、身材峭拔的青年男子,看那架势颇像是贴身保镖。   全班人这才把目光聚焦到那个女生身上。用“光彩照人”、“妖艳绝伦”形容一点都不为过。这女生漂染着一头梵高向日葵似的黄色长发,脸上化着精制的妆容,一双水灵的大眼睛边缘的睫毛梳成了卷毛的刷子,长长玉颈根部锁着一条心形串带滴水形坠子的钻石项链。坠子随着她的走动优雅地轻摇,晶莹剔透的素光闪耀着,仿佛把其他可见光都比的无处存在。仅仅这一条项链,已经显示出她非同一般的家境。   在她没有到来之前,班上那几个女生可以用貌美如花来形容,可是在她到来之后,她们甚至连一片绿叶的光泽也没有了。好像几只丑小鸭站立于一只白天鹅前。   她上身着荷叶边白色雪纺衫,下身配着一条绿色短裤,脚上一双超高跟细跟镂空鱼嘴性感显瘦露趾黑色凉鞋,把女生的妩媚性感展露无遗,当然最惹人眼球的还是她那修长的双臂和美腿。她的肌肤好到吹弹可破,细腻的似乎没有毛孔,是一块造型优美的白色润玉。光拥有这些美已经够一个女孩子骄傲一辈子了,可是她还拥有甜美迷人的嗓音。好像老天特别垂爱于她,几乎把女人最想拥有的都拥有了。对于她,女人只有羡慕的份,男人只有垂涎的份。   全班上百只眼睛火辣辣地聚焦在她身上,可她呢,不带一丝微笑,冷冰冰地对身后两个保镖似的男子说:“你们回去吧,这儿不需你们了。”两个男子做了个有事拨电话的手势,悄悄退出教室。   这是她第一次开腔,声音是那么动听,以至于全班男生女生听了都控制不住的内心的激动。   班主任见校长转过脸来,她才高声冲着全班学生说:“大家起立,一起欢迎校长光临!”立即,教室里响起桌椅挪动的声音,接着是热烈鼓掌声。   校长微笑着,高高举起双臂越过头顶,然后双手向看不见的空气压下,抬起,又压下,直到掌声嘎然而止。   这时,校长说话了。“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温洁同学。温州的温,纯洁的洁。希望大家多多照顾她。”   班上传来一阵小声窃窃私语。“她是校长的女儿吗,怎么这么大架子?”“谁知道,就是校长千金,也没有校长自己送来的,肯定大有来头,瞧好吧!”   校长又说了一句话:“大家忙吧!”他倒背着手,在教室内一排与另一排的课桌的间隙中走了两圈,忽然把目光落到文心的那张课桌上。   文心正低头看书,不知道校长看中了自己身旁空闲的位置。校长倒背着手继续走,直到黑板对面的墙前。然后,他又看看文心的那个位置,才凑到温洁跟前去,踮起脚尖,在温洁耳边小声嘀咕了几句。   温洁高傲地用目空一切的余光扫过一排排的课桌,直到在文心身上停住。她点点头,却又俯身在校长耳边小声说了几句,校长频频点头,   校长无端地笑了一声,班上学生全都把迷惑目光转向他,他竟然开口说话了:“同学们,好好学习,要互帮互助;要团结,要友爱,要争创好集体!”   他的话还没讲完就被掌声淹没了。他冲着班主任点点头,两个人一前一后刚走出室门,接着班主任就回到教室,快步走到文心课桌旁。   “文心同学,麻烦一下,你到旁边的课桌上去吧!”   文心楞了一下,“哦。”他答应一声,就收拾自己的书包让位。这时,温洁已经站到他的身旁,笑盈盈看着他狼狈逃走的样子。   文心收拾完书包,向另一张课桌上挪去。无意中他抬头看自己的原先的位子却被那个叫温洁的女生霸占了去,不由得有些恼火。   温洁笑着走到那张她看中的桌子前,一边皱着眉头擦抹桌面,一边不时用挑逗的眼光去嘲笑那个被自己赶跑了的男生。   文心觉得窝火,狠狠向她瞥向讨厌的目光,而温洁戏谑的目光也正投过来。两人就这么狠狠瞪着对方,谁也不肯退避。   课间十分,同学们都好奇的聚拢到温洁的课桌周围,好像欣赏大熊猫一样,对着温洁七嘴八舌。尤其是那些男生们,他们围成了好几层的人墙,他们每个人心中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够得到温洁的一句回话。只有一个人例外,那就是被驱赶了的文心。文心连看也不看,他站起身,走向窗台,目光透过明亮的玻璃漫向远处校园里整齐低矮的植被和萧疏却旺盛的树林。   温洁连眼皮都不抬,对女生的问候只是点点头,不出一声。对男生的热情用冰冷的沉默浇灭。   课间铃声响起,男生们一个个恋恋不舍的回归自己座位,不甘心地坐下。   即使面对教授的提问,温洁也从来不回答。可教授们都知道她的底细,后来就再也不去自讨没趣。他们视她如空气,她也视他们不存在。   放学后,还没等到动心的男生把她围住,她的两个保镖已经接她上了一辆红色的兰博基尼Huracan。她自己驾驭着这辆汽车怪兽,一声怒吼就不见影了,两个保镖开着宝马死死尾追着。   其实她不知道,她自由校长陪着走进教室那一刻起,已经成为校园里的超级明星。   X城大学最不缺乏的就是美女。是大海化妆出了无数玉女,而这些玉女正值花龄,X城大学就是她们的梦想。X城大的影视学院是全国闻名的,是美女们心中麦加。硬说校园里谁是校花,还真是很难有谁敢说折桂。但是沉寂了这么多年的X城大终于真正亮出了她的校花,不用问,是她,温洁。   可想而知,尽管有谁还心底不服气,但温洁女神的姿貌和显赫的家境是不服气的谁都无法企及的。这造成了一种效应,那就是对校花铺天盖地的追逐。   温洁每天都会收到厚厚的一摞情书。她那暧昧的态度让一个小矮人也动了歪心思。她把这一摞一摞的情书都保存着,虽然她连信上的名字都不瞟一眼。这在那些男生心里搅起一阵阵波澜。于是他们一封封的投稿似的向她求爱,但是她是留下了,却没有任何回复。这种搓捏造成了更大规模的煽情行动。但他们再焦急也只能眼睁睁看着。最多写封情书。温洁从来不在校园里住,而且她的手机号、QQ号、微信号谁都搞不到。   最可怜当属她所在的班级,那些妄想近水楼台先得月的男生们,他们绞尽脑汁也始终靠近不了心中的女神。   只有一个人除外,他就是文心。文心对她并不感冒,而且,她曾经驱赶了自己,还踩坏自己一只心爱的钢笔。这些仇恨,他隐忍不发却不能忘却。他是唯一一个经过她身旁对她冷若冰霜的人。当然,她也毫不示弱,她经过他身旁更是冷漠无情。然而,他和她都不知道,一篇小说消融了他们之间的不睦和疏远。      三   那堂课上,大学语文的教授带来一本文学杂志,看他那喜上眉梢的样子就知道发生了喜事。教授笑着说:“今天这堂课,我不讲任何东西,只给大家读一读我们班上同学的佳作。”这一句话立刻引起了全班的轰动,台下早就有同学问:“老师,是谁写的啊!这么厉害!”瞅着他们心急火燎的样子,教授慢条斯理地说:“文心同学是你们班的吧!”   这下文心一下成了瞩目的焦点。一向横眉冷对千夫的温洁都忍不住向他投来羡慕温柔的一瞥。文心知道自己写的篇小说已经发表,但还没有收到样刊。想不到自己的老师已经拿到那本杂志,并且老师要为全班同学通读,可见老师对自己作品不仅认可而且重视更是喜欢。小说讲了一个痛心的故事。教授一边读,一边进行讲解,讲到精彩之处,还手舞足蹈,不断夸奖文心的构思好,语言精彩。能得到教授的认可,文心自是满足,甚至在脑海里冒出烟圈一样的骄傲来。   教授的读,为文心赢得了几许芳心。几个女生耳朵在听,心底在默默想着私事,她们心目中,文心更成了一个崇拜和爱慕的靶子。   教授刚刚读完,正想再次讲解,教室里的安静突然被哭声划破。大家奇怪的、不约而同的向哭声方向望去,竟然是她,温洁。大家不明所以,呆呆看着。教授走下讲台,走到她课桌近前,悄悄地问:“温洁同学,你这是怎么啦?”   温洁绯红着脸,赶忙擦去腮边的泪花,“没什么,我有些不舒服。”   “要不,你回去休息一下吧!”   “嗯”   她的话音刚落,全班男生几乎都站起身,自告奋勇且异口同声地说:“我去送你!”。   刚才,温洁的几行热泪犹如热油一样一滴一滴烫在每个男生的心里,他们的心都马上要碎了。难得有这么一个良机,谁不想好好表现一番。除了文心。文心是最后一个站起来的,他离着温洁最近,不起身太不礼貌了,虽然他心里不满她的傲气,但毕竟同学一场。   郑州需要多少费用才能治好癫痫?宁夏哪家医院癫痫病武汉癫痫治疗中心北京治疗成人癫痫病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