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歌词曲 > 文章内容页

【星月】椰风

来源:松原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诗歌词曲
无破坏:无 阅读:3195发表时间:2015-04-02 08:19:17    站在那棵笔直的椰树下,我抬起头往上看,粗壮的树干直直地插向天空,顶端是几片随风摇曳的硕大叶子,叶子里携带着一串串虎头虎脑的椰子,它们紧紧地挨在一起,相依相伴,仿若密不可分的一大家子。偶有一两只我叫不出名字的鸟飞来,在叶间穿梭两下,向所有椰子问过好,便又扑楞着翅膀飞走。不管叶子怎样,我也总能穿过叶子,看到了空旷邈远的天空,天空狭小成一抹蓝色,蓝得刺眼,也蓝得干净。再等微风拂过,巨大的伞状椰冠迎风舒展,就像初绽的绿色礼花,美丽极了。   但我初见椰树时,对它并无什么好感,甚至是还有些失望。我理想中的椰树应该以碧蓝的大海为背景,只在海边点缀着一两棵树影,淡淡的,悠悠的,似乎极不显眼,又似乎眼里只有它的存在。但是,二零一一年初我来到海南时,遇见的第一棵椰树却是长在路边的,粗糙的树干,萧索的叶子,笨重的果实,完全不是我心目中的那个样子。我甚至还没来得及去寻找心中那抹虚淡的树影,一场突来的台风就已把我所能接触的椰树摧残得不成树形,致使我在此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对它失去了信心与期待。   对椰树没了期待,我却不知不觉中对它的果实——椰子有了兴趣。有段时间,我甚至会每天和好友去教学楼下面的小卖部开一个椰子来喝。也有时候,几个朋友坐在一起聊天,也会寻个可以喝椰子的地方,一人抱一个大椰子,边喝边闲聊,自在而满足。但事实上,椰汁说不上好喝,可它却耐喝,淡淡的清爽,淡淡的香甜,在这个常年炎热的海岛上,是大多数人都喜爱的饮品。像在海口,椰子摊是随处可见的。报亭、小卖部门口、水果摊、冷饮店,甚至一些饭店门口,均可见到码在一起的一堆堆的椰子,黄的,绿的,个个都硕大饱满,引诱着行人的胃口。   但是,要喝到椰汁吃到椰蓉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我从来没见过哪种水果吃起来需要像椰子这么耗费力气。每次看到老板娘举着砍刀,大刀阔斧般梆梆梆地砍椰子壳,我就会想,如果没有劈砍椰子的基本工具,就是摆一堆椰子在你面前,也只能眼巴巴地看着,无南昌看癫痫病正规医院可奈何。我就曾和朋友试着用水果刀打开椰子壳吃里面的椰蓉,结果是刀片翘断了,椰子还是没打开。   椰壳的这种坚硬,使它相比于其他水果,又多了一些实用价值。每年寒假来临之际,学校里都会出现许多贩卖特产的商贩,约定成俗地在食堂前面形成一条临时街市。我喜欢趁此买些用来观赏和使用的纪念品,所以会较多的流连在贩卖工艺品的摊位前,但可能是因为那些摊位的规模不够大,品类也不如外边的特产店齐全,工艺品差不多除了贝壳类就是椰壳类。看着那些由椰壳做成的储存罐,布满椰壳装饰的挎包和手提包,还有各种各样以椰壳为原材料做成的小饰品,我忽然懂了人们为什么说椰子浑身都是宝。除了加工成工艺品,我还听同学说过椰壳里的纤维可以用来刷锅洗碗,可以做扫帚、棕席……   对于椰子,我想很多人心里都有个和我一样的疑问:这么多椰树长在路边,成熟了的椰果会不会掉落下来砸到行人?但说来也怪,我曾不止一次看见椰子突然从树上掉落,砸在地上,连坚硬的椰壳都破裂开来,椰汁四溅,但是我从来没见过有谁被椰子打中。当然也会有惊险的时候,但每次都是有惊无险。我问过好多在海南长大的朋友,有没有见过或者听过谁被椰子砸中的,她们的回答都是一致的否定。这就更奇了,就算是概率再小的事件,也应该会发生一次吧,可它偏就是没发生过。   后来,有人跟我说,椰子之所以不会砸到人,是因为它有灵性,或许真是这样呢。在海南,有人家的地方,椰树才会长得好,好像这种树离不开人气,一没了人气它就无心生长了。那这个问题就有解了,椰树是有灵气的,它们喜欢人,又怎么舍得去伤害呢?   而且在海南还有一种连名字也充满灵气的椰树,叫狐尾椰子。在那久远的志异小说中,狐狸似乎永远都是具有灵性的物种,她们身上有种灵动的气息,时而活泼古怪,时而聪明智慧,一颦一笑都让人心动不已。而这狐尾椰的叶子,蓬松茂盛,宛南昌看癫痫病的专科医院?如狐狸尾巴,尤其是当它随风摇摆的时候,妩媚多姿,伴着叶子间摩擦出的刷刷声响,真让人觉得它随时会化身为一只真正的狐狸,或伴你左右,或飘然远去。   或许正因为如此,椰树有了一种莫名的亲和力,它不仅使人感到亲近,也让动物乐于栖息其上。比如那些皮毛紧致而光泽,又略带黄色花纹的海南小松鼠,它们便栖息在椰树上。它们动作敏捷利落,平时不常见,偶尔惊鸿一现,就会吸引好奇的游客驻足围观。海南这么多种类的树,为什么松鼠出没最多的还是椰树呢?论高大,论茂盛,论隐蔽性,椰树都不算是最出类拔萃的。于是,我在心里悄悄地把它归咎于灵性,灵气十足的松鼠配上充满灵性的椰树,可不是相得益彰么?   椰树的这股子灵性,也似乎使我对它多了些兴趣,哈尔滨的哪家的医院治疗癫痫效果好虽然还谈不上痴迷,但闲暇时我常会站在树下打量它们的身影,匆匆路过也会特意多看上两眼。有了更多的兴趣和了解,我也渐渐开始学会去欣赏椰树自身的风姿。它们虽被台风刮得枝折叶落,东倒西歪,但我从来没见过一棵椰树真正倒下,这,是椰树的气节。它们愿意陪伴人就不愿意再倒下。   我也曾去海边寻找过那棵我理想中的椰树,但是没有找到,或许是时机不对,或许根本没有,但是用心了,就一定会有意外惊喜。某天夜里,我踏着如水月华行走在校园中,抬头,本来是想看看天上的月亮,却无意间发现一抹婆娑树影在风中摇曳。忽然间,心里某个地方被触动了,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在心里流窜着。我停下脚步,仔细盯着那抹晃动的树影,清澈的月光从叶间倾斜下来,树叶反射着星星点点的微光。透过树影,我看见,无尽苍穹是它的背景,那是一片深邃而幽深的墨蓝。   是的,那片深邃而幽深的墨蓝色苍穹是它的背景,就像我曾寻找的那抹虚淡的树影,它淡淡的,悠悠的,就那么平静的耸立在一片蓝天、一片碧海之中,它似乎极不显眼,又似乎眼里只有它。它就安静的耸立在我的身边,夜色是不浓密的,而我却从未寻找到它。它就存在于每一个角落,它在喧嚣的马路边,繁华的闹市里,清幽的山林中,碧绿的大海前,它可以是朋友,安静地陪伴,也可以是瓜果包囊,默默地奉献,它可以坚强在风雨里,也可以寂寞在天海中,但它却只有一种面孔,安定与从容。而我,却只能在苍茫的月色里,才欣赏到椰树,才看到那抹虚淡的树影。   共 2446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26)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