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歌词曲 > 文章内容页

【逐渐陌生的故乡】

来源:松原文学网 日期:2019-8-8 分类:诗歌词曲

    凭生幽梦同谁亲?游子千里乡思情。    两鬓霜花满身尘,归故里,沐乡音,月明风清尘烟静。    故乡!已被充满张扬浮躁的现代气息和建筑分隔装扮的面目全非。    住着独立别墅,开着豪车的男人们,偶尔步行在乡间的小路上,掂着超大的肥肚皮,迈着短而细的双腿,把能并排同驶两驾马车的乡路折射的都现的干瘪窄瘦。    在那整合新建的新居广场上,人们踏着快三慢四的舞步,极致的睁大一双又一双欲壑难填而又情迷意乱的眼睛,在极力搜寻着,好似要抓住什么,却有又所顾忌得扭动着妖娆地身躯。    在一栋破败的瓦房前,七十岁的老汉狠狠地吸了一口旱烟,随着一声长长的叹息吐出了一串烟圈。在院坝上玩耍的孙子孙女,时不时地抬头望向远处的广场,终于又忍不住对老汉说,爷爷广场上好热闹,我们要去那里玩(小女孩知道,她只是禁不住喧闹的诱惑说说而已,那里不属于她们。况且每回去都被那里穿着时尚的人们赶跑,并且骂着说他们是穷鬼,是有人生没人养的穷鬼,不要来这里,这里不欢迎你们两。)。老汉喉结动了动,说了声:‘饭熟了,进屋吃饭吧,今天允许你俩边吃饭边看电视’,说着老汉进屋打开了近似古董的黑白电视机,端上了    一碟咸菜和几个馒头外加三大碗白米粥。饭后,孙女说:‘今年我想和弟弟去广场那里的学校念书’。老汉笑着对孙女说:‘你爸妈过两天就回来,回来接你俩去他们打工的城里念书。’那你跟我们一起去吧爷爷,孙女说。爷爷老了,那儿都不想去了,就在这给你们守着家,等你们回来时,好有个安歇的地方。那我们就每年过年时都回来看您,我让我爸妈给爷爷买好多好多好吃得,还买酒喝,孙女又说。    好……好……那我就等着,每年喝你给我买的酒,老汉说完,舔了舔干裂的嘴唇,脸上带着憧憬又幸慰的神色进入了梦乡。    故乡!    是形而上的繁华,是质而下的衰败。有谁真正切切地去探究过它曾经的内涵和底韵?    它面目全非地,站在风雨里,它很冷也很孤寂,它又时冷的想颤抖一下,但它知道,它不敢颤抖,它必须保持处惊不变和纹丝不动的神态。因为它必须时时刻刻地容纳承载着,那肥胖的大肚皮在它的怀抱里滚动,还有那,移步换位扭动的肢体在它的躯体上狂舞。它必须小心翼翼地喝护着那对未来充满憧憬和希望的眼神。所以,它不能有丝毫的颤抖,那怕是躯体僵硬生痛也不能颤抖。怕一颤抖,让那肥硕似球的躯体滚入万丈深渊而无踪影。怕那轻浮张扬的舞步荡起满天雾霾,遮挡住游子归家的双眸。更怕,震落一身浮躁虚幻的掩饰,露出那落败荒芜的实质,让那一双双充满勤劳和期盼的眼神失去憧憬而绝望。    故乡曾温馨而神秘,慈祥而从容。它习惯了千年的守候和迎来送往,繁荣,死亡,寂寞或悲伤,它只是静静地见证着等待着,等待每一个远游未归的游子能随时随地的投入它的怀抱,等待着每一对有情人能在它的怀抱里恣意缠绵。它最怕远游的游子归来时找不到曾经熟悉的路,所以,它必须笔直的挺起躯体,虽然它已被伤的肢残容貌全非,但它还是高高昂起头颅,好让远方的游子能远远地就看到它慈祥的容颜。    我或许该有一个诚诺,关于故乡,关于故乡某些人和事的诚诺。    站在故乡的小路,我看,故乡曾经是很干净地。    路两边是葱葱的绿,一排排,列着队,很挺拔,很翠绿,很美。而此时,却被浮华喧嚣和满天尘埃淹没了,以至于我再努力的去搜寻,都搜寻不到些什么了。    是的,拨开这尘掩的绿,我找,我找啊!深入一些,再深入一些,却什么都找不到了。    幸好,在现代畸形文明的的角落里,依然还有些温馨慈祥的残垣,它哆哆嗦嗦的在人们冷冷的目光中苟延残喘,它们时终是被喧哗和浮燥排斥在生活之外的古董。    这样的角落只有斑剥,残缺,仿佛是历史的遗迹那么的深刻,却又那么的模糊。也许曾有过一切悲欢离合的故事,都是应该被遗弃忘掉地,谁知道呢,谁又愿意去知道呢?    有很多的人,每天都会经过,但没有人会投上关注的一眼。    故乡的每一个角落,都有被深深藏起来的伤口。    但更多的被人们遗忘了!    坐在故乡的路口。    总有一种想寻觅曾经的感觉。寻找那曾经月明风清,水碧叶翠,人亲爱浓的感觉,可总是很久很久都窥探不到一丝丝久违了的感觉。此时的风不大,但足以掀起我对往事泛青的扉页,此时风不冷,但足以凉透我的心神。    我在我再熟悉不过的故乡迷失了,迷失的让我都有点惧怕和失落。也许此时该下一场雨,也许是我离开的太久了,也许是因为我对曾经一段伤心往事迷了心智,也许……。    故乡在变迁中已不再是我熟悉的故乡了,一些物证一些情愫都变得杳无痕迹,而一些正在兴起的色彩在喧闹浮影中变的很是虚幻。人们变得很是匆忙,灯火变得闪闪烁烁摇摆不定也很诡异,我的心情也跟着变得恍惚不定时阴时暗云密布。    故乡,曾与我朝夕相处,共同呼吸,可是此时我却觉得对它知之甚少,而谁曾有对它有过切实的了解和探究呢?    故乡相对于我而言,正日渐陌生。    而我对故乡而言,也在日渐陌生。    但我还是不习惯各种刺耳的声音把它吵醒。    更不习惯各种奇装异服把单纯洁净的故乡渲染。    我喜欢在故乡那一团纯自然的缤纷色彩里沉醉,沉醉在它鸟语花香的热闹中沉沉地睡去。为什么这看似很自然很纯净的风景却变了呢?没有,没有人愿意深入到故乡的内心,没有人愿意深入到人的内心去探寻,去深究,没有……。    闪烁的霓虹灯下,故乡的浮华却抚慰不了我不安的心。    我是谁?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哭泣?这茫茫人世间,我来过,也要路过,终要叶落何处?我失去的太多太多,相对故乡来说,我又失去了什么呢?我何曾真正地为故乡而活过呢?活着的意义何在?而我孤独的灵魂又属于那里呢?    然而,故乡巍然不动。    用一种慈悲的眼神看着我,不悲不喜,看着村中忙碌的人群。    也许我应该停一停脚步了,我大声的说。    没人,没有人理我,有的只是向我投来异样的一撇。    一个个都成为了旁观者。    向着故乡的出入口来来往往忙碌地穿梭着。    我看着往事从故乡的路口进了又出出了又进的漂浮徘徊着。    我想和它对话,它却如一缕轻烟随风而散。我只听见从遥远幽深的地方漂来一句:“你们除了是一个个可随性移动的躯体外,在你们的心智里还能留下点什么?”    我……我除了撤心透骨的寒冷疼痛之外,便是短暂失意的语塞,是的,除了对一片秋叶的记忆外,故乡,在我心里还能留下些有什么……?    QQ:2651794183(郧宁康)    

西安癫痫病医院哪家好武汉癫痫研究医院长春治疗癫痫病重点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