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欣赏 > 文章内容页

【古韵今弹】求雨_1

来源:松原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美文欣赏
破坏: 阅读:866发表时间:2016-12-03 09:35:54

辽西地区十年九旱,这年夏天,已经二十多天没下一场雨了,明晃晃的太阳一动不动地挂在天上,晒得庄稼的叶子都打了圈,蔫头巴脑的,晒得人恹恹欲睡,也蔫头巴脑的。路上积了一层厚厚的干土,车马走在上面,啪沓啪沓,扬起一股股黄烟。
   辽西属于丘陵地貌,多数的地都是山坡地,没法灌溉浇水,庄稼的收成只能靠老天雨水的恩泽。那时生产队刚刚解体,田地包产到户,各家各户的经济来源全靠田地里的出产,庄稼就是老百姓的全部希望,再不下雨,恐怕庄稼就要绝收了。
   每年的暑假,我都要去姥家呆上一段时间,在姥家,我目睹了求雨的全过程。
   面对这十年不遇的干旱,姥家的村里的人更是心急如焚,便开始张罗求雨,三姥爷在村里颇有威望,村里的红白喜事,大事小情都少不了他,求雨这样的大事当然也是由他来牵头主持。
   三姥爷那时就该有六十出头年纪了,常年的劳作使他的背微驼,剃着光头,走路稍有点蹒跚,说话鼻音很重,平时不苟言笑,小辈人都怕他。
   对于求雨这种关系到民生的重任,三姥爷是当仁不让的。他立即召集全村各户的当家人开会,开会地点就在姥家门前的树荫下,男男女女来了二十多人,或是蹲着或是坐着,男的低头抽旱烟,女的专心致志地纳鞋底,都默不作声。只有三姥爷情绪高涨,信心十足,他站着给大家讲诉了一番老百姓靠天吃饭的道理,地里不出产粮食,就没钱给儿子娶媳妇,没钱盖房子,供不起孩子上学读书,日子就没有奔头,极力的煽动人心,鼓舞着士气。求老天下一场透雨,势在必行,求雨之事,大伙自愿参加,齐心合力才能感动上天,心诚则灵。这一番话讲得慷慨激昂,吐沫星子乱蹦,我从来没见过三姥爷还有这么好的口才。
   积极响应参与的多数都是妇女和上了年岁的老人,青壮年男子是不屑于这种迷信活动的,不支持也不反对。
   最后决定,明天早晨就开始求雨!
   求第二天早晨,依然是晴空万里的天气,没有一丝风,干热干热,热的草上都见不到一滴露水。人们在三姥爷的带领下,都聚集到村西头一块长满荒草的空地上,求雨的仪式将在这里举行。这里曾有一座小小的土地庙,文革期间破除四旧拆毁了,如今只剩几块石头,垒成三尺见方的形状,权当是土地庙。这还是近两年有人收拾的,文革期间是没人敢弄的。这个小土地庙一庙兼数职,敬佛、求子求财,祈福禳灾,都来这里烧香磕头,这回又做了求雨的派场。真正的参与者多数都是老人和妇女,我们一大帮孩子都是看热闹的,这毕竟是从来没看过的新鲜景。
   各家各户出人出力出物,有的拿香,有的拿纸,二姥姥拿来两块腌得发黄的哈喇肉,太姥姥从悬挂在房梁上的小筐拿出几块舍不得西安市哪家癫痫医院治疗吃的干巴巴的糕点,三姥爷从他的天天锁着的箱子里翻出一瓶平时舍不得喝的酒,那可是两块钱一瓶的好酒啊!肉、糕点、酒都是上供用的,求雨求雨,就得求,要体现出虔诚的态度。但求雨上供不能用鸡,传说,龙原来是没有角的,为了去参加动物的生肖选秀大会,借了鸡的角,一借不还,躲藏到海里,公鸡每天早晨啼叫,是向龙要角,啼叫的声音是:“龙哥哥!角还我!”
   烧上香,上好供,人们黑压压的跪了一片,头上戴着柳条编成的帽圈,类似游击队员在树丛里隐蔽时戴的装饰,虔诚而又庄重,嘴里念念有词,最兴奋的是孩子们,如此的场面还是第一次看到。
   三姥爷一边支持着仪式,一边用瓢向空中泼水,洒落在人的身上,水点细密均匀,不至于把人淋湿。淘气的福灵舅乘三姥爷忙别的活时,舀起一瓢水泼向人群,引起一片惊呼,三姥爷大骂:“哪个败家孩子泼的?雨点咋能泼这大么?”
武汉哪里治青少年癫痫病   天近晌午了,骄阳似火,天空不见一片云彩,也没有一丝风,人和庄稼都恹恹欲睡,实在是难以抵挡着酷暑天气,人们只好散去,明日再来。
   这样的仪式要连续进行三天。
   天无绝人之路,地无绝收之田,天终归是要下雨的,与苍生们的虔诚祈祷没有任何因果关系,人们明知于事无补,还要徒劳无功地举行这繁琐的仪式,寄托了无限的期望,那是社会最底层人们不甘心屈服的、苍白无力的抗争,是对收获的渴望,对未来美好生活的憧憬。
  
  

共 1575 字 1 页 首页随州哪家医院治疗癫痫专业showread?id=714545&pn2=1&pn=1">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