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欣赏 > 文章内容页

我就是张家界组诗

来源:松原文学网 日期:2019-9-17 分类:美文欣赏
我就是张家界
  
   石头叠加的风景,有些沉重
   风把石头撕开的声响
   像旧时的唱片,细数高低不同的音部
   残绿锁定欲望,石缝定格历史的孤寂
  
   十里金鞭,抽打游客的筋骨
   潺潺流水,洗亮不同肤色的眸子
   鱼翔浅底,一条溪就是快乐的天堂
   猴群出没,泄露一个王国全部的秘密
  
   游人如织,满山的红叶站成秋天的高度
   落叶归根,那是大地的宠幸
   攀登与接近,都是一样的纯真
   云霞静谧,述说生命的诗情画意
  
   如果我是一首诗,我要切换石与水
   让光阴流逝,让雕塑成为风景
   如果我是一枚动词,我要逆着时光奔跑
   让收拢的阳光,珍藏在温柔的梦里
  
   天门山
  
   往北,导航,速度与心情同步
   长张高速,抵达神秘的湘西
   微寒的初冬,独特的暖意
   因为朋友,因为风景
   因为情谊,因为诗歌
   风吹过来,天空横竖写着雾字
   天门山,被一条纱巾裹得严严实实
  
   天门洞开,一条路连接外面的世界
   横空出世的,还有那些流动的日月
   那一年现场直播,“穿越天门”的壮举
   再一次擦亮湖南旅游的名片
   机场,航线,延伸被压缩的时空
   我的目光,在天地之间游离
  
   雾霭中的天门山,俨然一个叹号
   覆盖张家界所有的山山岭岭
   我的脚步,迈成山与山散落的诗行
  
   黄龙洞
  
   这个季节,不偏不移
   隐藏我心中全部的秘密
   哗哗河水,像一首缠绵的歌
   从春天一直流到了冬天
  
   两岸的石花,石笋,石柱
   在相对的视线里凝望
   青山吻着绿水,清泉依偎河流
   一条河,以摇蓝的姿势孕育着溶洞的奇观
  
   总有一滴水,与石头相依相伴
   总有一块石头,被风最新癫痫治疗方法撕成风景
   如果有一条河流,是龙的河流
   那潺潺流水,就是溶洞的精灵
  
   金鞭溪
  
   最清澈的水,流淌在崇山峻岭
   最深沉的绿,镶嵌在永不干涸的溪边
   我的眼睛,被浸染成纯真的绿色
   阳光是绿的,风是绿的
   水中的倒影是绿的,岸上的风景是绿的
   金鞭溪,被季节渲染成一条绿色的河流
  
   石头,被风一条条撕开
   一尾鱼,从岩壳的深处游来
   以生存的方式,接受风雨的洗礼
   山环水绕,岩石开始说话
   宁静的清溪,在光溜溜的石头上爬行
   岁月的声响,是远山的天籁
  
   山溪奔跑,月亮不再孤独
   血浓于水,不可触摸的生命
   我的凝望,感恩一滴水的柔顺
  
   黄石寨
  
   初冬,我在雾中打开一部天书
   用心寻觅遗落在石阶上的密码
   曾经沧海,在记忆里风化
   一粒鸟鸣,刻下光秃秃的誓言
  
   是谁的臂膀,托住天空
   树的背后,天马呼啸而过
   隐秘的风景,故事藏在山脚
   挥手之间,江山在云里穿梭
  
   回音壁上,声响被削成尖叫
   语言裂开,奔涌的云海蓄谋已久
   时光梳理的悬崖,直抒胸臆
   千年的雪松,无意中泄露天机
  
   群峰竞秀,水杉傲视云天
   掌声从天而降,覆盖生命的呐喊
   旧时光里的水墨,吸尽天地的精华
   我在刀光剑影里,蜷缩成一粒尘埃
  
   凝望,隐匿在对面的巅峰
   随时捕获生命里的精彩瞬间
  
   银杏
  
   初冬,清风,远山,鸟的翅膀
   漫步银杏林中,总离不开这些意象
   山,被踩在山的脚下
   微寒的滋味,咀嚼着诗意的旅行
  
   仰望天空,阳光真的吝啬
   说黄就黄的叶子荆州有癫痫医院吗,想飞就飞
   寒气冲天,冬天垂直向下
   雾霭在叶的翻飞中,无孔不入
  
   黄色之上,有血红的枫叶
   颜色与颜色之间,隔着树的距离
   飞翔,吹乱季节的呓语
   所有的动词,垒不起诗的城堡
  
   我不是圣人,我无法拒绝雪的降临
   空旷的冬天,不能没有雪的飞舞
   叶咬不住树枝,冬的密码错乱
   我珍藏一片银杏,送给春天
  
   红叶铺满的山岗
  
   一棵又一棵安静的小树
   傲立在有些寂寞的荒野
   在我的凝望里,远远地
   比林子里的大树还高出了许多
   红叶铺满的山岗,格外醒目
   我慕名而来,只因哈尔滨癫痫病如何治疗它选对了地方
  
   绵绵的雾,为它抹上一层淡妆
   让殷红在朦胧中透出深沉的底色
   摇曳的身姿,是一团生命的火
   燃烧在寒意渐浓的风里
   燃烧在季节更替的枝头
   举目望去,所有的燃烧娓娓道来
  
   千年或者万年,都不曾遥远
   因为红叶,因为被风化了的石头
   当风把岩层一条条撕开
   我看见久违的天光,用剪刀
   修整茫茫旷野中的游荡
   血色的脉管,在沧桑里定格
  
   我似乎并不关心山里的世界
   所有的意象都不曾触及它们
   眺望这一树又一树的红叶
   眼里都是你飘过的影子
   耳际都是你缠绵的耳语
   不是说好了,还要再来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