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典诗歌 > 文章内容页

说好一起流浪

来源:松原文学网 日期:2019-8-7 分类:古典诗歌

  我看见我门前这片水塘,总不经意的想到漓江,我没有去过漓江,但它总是莫名的在我记忆里闪现,在我眼前摇晃,如同此刻,我又站在门前看这片水塘。

   水塘边上是活泼而安静的,因为它的边上站着我。我喜欢安静,尤其是面对眼前这一片如海若湖般的宽阔的水塘。

   在清早,我刚寻着晨光打开门的时候,便能听见水塘里哗啦啦的响,住在当地的老人一天之中最欢快的捕鱼时机就在此刻了。他们大多是上了年纪的老者,儿子当了老板,孙子考上了大学,老两口身子骨还硬朗,便不再如年轻时候那般拼命,开始懂得了真正的安享晚年。

   窄窄的小木船几乎家家皆有,青色的鱼笼一盘可以撒出十几米,每日清晨老人蹲坐在木船里,摇着桨,满载而归。

   而每到这个时刻,我因为工作被闹钟从睡梦中唤起,踉跄站起步子,揉着沉重的眼皮将房门打开。待适应了温暖的光线之后,我惯性的转头朝水塘望去,碧色的波浪像绸段一样在风的推动下秩序起伏,如人的心电图,如生命活着的动力。

   老人稳住了小船,缓慢且熟练的收紧笼子,笼子是细丝网所缠,因老人的拉动,不停有水珠滚落下来,水积的多了,便成了一条雨线,连着安静的水塘跟着哗啦啦的响。老人全然顾不了许多,只在意眼前的收获,我想到那水下因声响而被吓得日处逃窜的鱼儿,内心里一阵怜悯。

   下意识的很快把头转回来,走进屋里,慌乱的找洗漱用具。

   过不了一会,我便跨上单车,驱出门去。

   我上班的路上,经过一个菜市场,一个镇上车站,一所幼儿园和高校,还有好几家银行,最后在一个大超市门口停站。我家离得最远,但上班总是我最先来到。不管走的早些与晚点,我都情愿让自己多淌些汗水,因为我是笨鸟。

   我的工作不算太累,但只要这身快餐店的制服一穿上身,那种上洗手间连照镜子勇气都没有的感觉瞬间让我多么地无地自容,原来我不仅是只笨鸟,我还是一只丑小鸭。

   当整个店里人人忙的路都走不稳的时候,我恰恰是最闲的时候。我便来到大厅客人吃饭的地方,站在过道上,张望。

   不是在寻找记忆里熟悉的脸,而是扫视哪位客人面前已吃好了的餐盘,当一手抹布,一手在餐桌上快速拾捡的时候,我不再记得自己是谁。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平凡人。

   当一天的忙碌终于换来了日薄西山时,我也像那归巢的倦鸟一样匆匆赶回家去。

   回家的路,依然。

   不同的是,我多走过一座小桥。小桥的坡度颇高,从车上下来,停靠在边上,身体倚靠着桥栏杆,那尚未完全沉没的夕阳最后一抹醉人的余辉映在脸上的时候,天地一片祥和安宁,我的心像从来不曾动过,不动,则不痛。

   我回到家,天完全暗了。车轮颠簸在水泥路上经过水塘边时,水里一阵搅动的声音,即将迎来黑夜,它们的白天开始了。

   我摸索着,钥匙插进锁孔里,旋转,吱呀。

   我等了好久,放轻脚步临睡之前来到这水塘边,夜真的深了,它们正在欢快的闹腾,我的思念也在欢快的闹腾。

   我们说好的,一起流浪……

  如若不燃

浙江的医院哪家治疗癫痫好安阳市哪有癫痫病医院黑龙江看羊羔疯去哪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