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茶艺 > 文章内容页

【流云】路迷新生林

来源:松原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茶艺
   故乡那片沙地是大集体时代“以粮为纲,树木砍光”的产物,有好几十亩吧。它位于一座大山的山顶,一个来回得耗费两个多小时,远田不富,包产到户后不久便逐渐抛了荒。从小到大去过那里的趟数,应以百计。最后一次去那里时,大部分沙地仍在零零星星地耕种着,只是山路尽头那一小块,已经全部长满松树苗。那些绿得发亮嫩得滴水的小树苗,就像幼儿园里的一群孩子那样,齐刷刷的,矮墩墩的,胖嘟嘟的,煞是可爱。如今二十年过去了,那群孩子现在成材了吗?那片沙地今天还是一片沙地吗?   以前,从那座大山的山脚到山顶,有一条弯曲而又宽阔的山路,来来往往的人川流不息。今天,我怀揣着种种期盼来到那座大山的山脚,却始终找不到路的入口了。在林中穿来穿去好一阵,终于找到了似曾相识的路,然而路面已经布满碗口粗的松树和令人望而生畏的一丛丛荆棘!我只好弯着腰,在荆棘丛中寻找着缝隙,手脚并用地朝山顶爬去。耳边不时传来刺尖划烂衣裤的“噗噗”声,脸上手上也留下了道道血印。想打退堂鼓,似乎山上那群孩子又在微笑着向我招手,只得鼓足勇气继续向上攀登。越往上,路面上的树木和荆棘越稀少,可以改爬为走了。渐渐地,又可以改走为跑了。我兴奋得一路小跑着来到山路的尽头,眼前的情景真让我惊呆了,一直让我牵肠挂肚的那些小树苗,而今全都长成了参天大树。   回头一望,身后这片沙地,也魔法似的变成了一片密牙牙的松树林,其中最粗的那一棵有汤钵粗,堪称这片新生林中的松树之王了。这片新生林与原有的森林无缝对接,无论从远处还是从近处看,今天均已看不出任何拼接的痕迹了。看到这片黑森森的新生林,我的心不禁为之一震。沧海变桑田须亿万年之功,而沙地变森林竟然只需二十年。在时间的长河中,短短二十年不过是历史老人的回头一瞥而已。   在记忆深处,这片沙地中有一户人家,一口大水塘,还有几座坟墓。于是,我钻进这片全世界最年轻的新生林,细细回想,慢慢搜寻。屋基和坟园踪影皆无,水塘倒还在,旧时能储存好几百方水,今天已经淤满黄沙,只剩一方左右的容积了。塘里的水浑浊不堪,塘边有野兽留下的新鲜蹄印,这说明有野兽喝完水刚刚离开这里。我怕与前来喝水的它们突然遭遇,不得不心虚地赶快离开了。   在这片新生林中转悠时,发现胸部以上的树枝即便干枯了,也依旧原封不动地横斜在树上。这种现象表明,自从沙地变成森林以后就无人来过这里了。灌木和荆棘丛中有无数拱洞形的通道,这是野生动物路过时留下的。穿行在这片新生林中,如果想另辟蹊径那简直是异想天开,只能猫着腰,像个野兽一样沿着这些通道钻来钻去。在这片新生林中逗留了三个多小时,惊喜和兴奋一直占据着我的整个心思,直到不小心踩在一堆野猪的粪便上了,我才意识到,自己像个野兽在这片林中钻来钻去,要是与真正的野兽狭路相逢,我这个假野兽就只能甘拜下风了。此时此刻,醒悟过来的我,心里咚咚乱跳起来。后颈窝里那块肉也跟着不停地跳动,仿佛那里也新长出了一颗心似的。一种莫名的恐惧感,顿时如电流般传遍了我的全身。   打算尽快离开这个危机四伏的地方,偏偏又找不到来时的路了。踮起脚尖想看清来路的方向,又被层层高大的松树挡住了视线。欲爬上树梢去察看,就选中一棵容易攀爬的树,伸出笨拙的手脚试了试,没想到年近花甲的我,实在是做不到了。这时候的我,真是连肠子都悔青了,后悔不该独自一人来到这里。自以为来过这里多次,就放松了警惕。面对这个日新月异的世界,怎么能以老办法对待新事物呢?无助的我像撞了鬼似的,在这片新生林中瞎摸乱蹿,蹿了半天还是沒有找到来路。累得心慌气短,见脚下有一根酒杯粗的枯树,便将它掰断制成了防御工具。尽管这根木棒对于大型野兽而言,并不能构成真正的威胁,可是能吓吓它们。手持木棒心绪稍有平复,干脆坐下来休息一会儿再往下说。气喘吁吁地坐在厚厚的松针地上,望着远方那些熟悉的大山,我突然意识到,虽然这片沙地变化很大,但远方的大山是没变的。   登上这片新生林的最高峰,用那些大山作参照,一定能推测出来路的方位。想到这里,我立即站起身来,迅速朝这片新生林的最高峰冲去。来到峰顶,环顾四周的远山,还真看出了来路的大概位置。心里一阵狂喜,接下来就瞪大眼睛,紧盯着目标飞奔而去。不料一脚踩空,人和木棒顺着一道斜坡滚了下去。滚至坡底,爬起来,拍掉身上的泥土和草屑,伸直腰一看,一棵汤钵粗的松树屹立在我眼前。这棵树就是这片新生林中的松树之王,进入新生林之前,我曾驻足仔细观察过它。找到了这棵松树,就等于找到了来路。   走出这片让人迷失方向的新生林后,身心彻底放松下来的我,最想做的一件事就是:将这里的所见所闻,告诉给我认识或者不认识的每一个人! 郑州治癫痫病比较好的医院是哪家治小孩癫痫郑州癫痫病的治疗医院那里最好黑龙江癫痫哪里能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