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茶艺 > 文章内容页

【轻舞.那年那月】童年偷事

来源:松原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茶艺
行走在似水的流年里,经历过春之繁华、秋之凋零的四季更迭后,彻悟到光阴的易逝,人生的短暂和无常。阅历人生后而开慧,懂得了繁华落尽后回归平淡才是生活的本真。于是乎,铅华尽洗后的日子里,越发怀念以往的光阴了。时光深处的记忆,那些岁月深处的故事就像一坛坛酝酿已久的女儿红,滋味越发醇厚,芳香越发绵长,时不时撩拨着我经年的味蕾。饮不尽的玉液琼桨,思不尽的童年清影,其中,那童年偷事,仍历历在目,虽历久而弥新……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那时候人们的物质生活极其贫乏,有鱼有肉的日子只有逢年过节才有。平时也只有逢小镇一、四、七赶集日才勉强开开荤和吃一顿干饭。我们小伙伴间打招呼的口头禅是:“今天你家的晚饭是做大戏还是放电影?”“大戏”,自然是指荤素结合且有干饭的丰富大餐了;而“电影”当然就是稀粥伴咸菜啦!因为一锅稀粥表面一层全是米汤,就像电影幕布一样白且平。我们总是掰着手指数着圩日和家祭日的到来;盼星星望月亮般念着大节日的到来。日子过得紧巴巴的,更别谈什么风味小吃和零食之类的奢侈品了。   由于少汤少肉少油水,肚子里从早到晚总觉空荡荡的。于是小伙伴们就经常到田野上偷番茄、黄瓜和熟红了的大圆椒等果蔬填填肚子,有时趁大人不在家爬上树木上偷番石榴、芒果、香蕉,酸杨桃和甜杨桃充充饥。在众多的偷事中,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下面三件事。   一、半颗腌糖的酸甜山楂   那时,土地实行了责任承包制,各家各户的劳动积极性大大提高,好的劳动力都下田去了。只有个别小生意人走街串巷下乡兜售零食的。经常来我们村的零食郎是一位侏儒人,兴许他只能做这等小生意来维持生计吧!   一个寒风刺骨的冬天中午,小矮人挑着一担零食又到我们村上叫卖了。他转动手中拨浪鼓的木柄,小鼓两侧耳线下垂的两枚弹丸就欢快地敲击起来,发出“笃笃笃……”的响声。小孩子们一听到这熟悉的拨浪鼓声,都从四面八方聚集过来。一眨眼功夫,就把零食郎的摊档围成里三层外三层的。还好,我来得早,挤在最里面一层。零食摊上的东西一目了然:有炒香了的五香葵瓜子;有香甜可口的花生糖;有腌糖的杨桃干和腌咸的芒果干;还有酸甜可口的半圆山楂。一只山楂一分为二,呈扁圆状。内侧是鲜嫩的黄色果肉,外侧是自然熟透了的鲜红色果皮。红黄相间,透出诱人的光泽,煞是惹人喜爱。只要瞧瞧、闻闻,牙床就酸溜溜的了,口水就不自觉地流了出来。   我身旁的二妞刚付了两分钱,便拿着半边山楂在我面前晃了晃,然后大口地吃起来。不一会儿,她就啃完了。又掏了两分钱买了第二片山楂,照样在我面前晃了晃,那种酸酸甜甜的气味直钻入我的心脾!我的胃好像有千百条小馋虫在蠕动,在撕咬着我的胃壁!我努力地把不争气的口水咽回去。她爸爸是在供销社上班的啊!有着固定的工资呢!我这样想时,二妞已吃完了山楂,她还故意对着我呵了一口气。那时,我就发誓:“长大后一定要嫁个零食郎,大饱口福!”这是每当我问爸妈要钱买零食时妈对我说的话。嫁人的事太遥远了,该要等多久啊!我好想现在就尝一尝这山楂的味道!渐渐地,我便被个头大的男孩子挤到了第二层。但眼睛透过人的缝隙还是能看见那红黄相缀的半圆山楂,它在前排人身体的晃动下若隐若现,好像在对我笑着招手呢!于是,我瞅准了一个空隙,让前排的人作掩护,伸出小手迅速地抓了半颗山楂,拼命挤出人群,箭一般飞奔回家,掩上门,钻进床底里。因为我觉得全屋最隐蔽的地方就是床底了。   蹲在床底,我小心翼翼地舔着这来之不易的“战利品”。外层的糖快被舔完时才开始一小口一小口地咀嚼起来……胃里的馋虫此刻安静了下来。但心中的悔虫却在滋生活跃起来,像要把我吞噬掉!是惊恐、是后怕!我竖起两只耳朵细听着屋外的一切动静。突然,屋外似乎有急促的脚步声响起,由远及近,我的心悬了起来,是小矮人追来了吗?果然,听到了推门声,我的心跳到了嗓门上,闭着眼祈祷着小矮人千万别发现床底下的我,我的额头冒着冷汗,浑身直打哆嗦!我听到拉动抽屉翻找的声音,并有人嘀咕着:“怎么一分钱也找不到呢?”哦,原来是比我长三岁的二哥,他也需要人民币啊!我微微地舒了一口气,把最后一丁点山楂送入嘴时,有六七只老鼠互相咬着尾巴串成一排从我的脚边爬过,钻进床底下那宽宽的老鼠洞里。我蜷宿成一团,躲在床底下最里面的一只床脚旁,我当时多想化身变作老鼠,咬着最后一只老鼠的尾巴混进洞去,好让我躲过这偷劫啊!冬天的风能穿墙过壁吹进床底,我从来没试过这般冷,我颤颤巍巍地抱住床脚。傍晚时分,全家人四处寻我唤我回吃晚饭,大哥二哥回来报告没找到后又继续出去找了,妈妈抱着弟弟坐在床沿上呜呜地哭了起来。这时,我才意识到闯大祸了,悄悄地从床底下爬出来,抱着妈妈的腿也哭了……之后,我就听到了廉者不食嗟来之食和古代斯文路不拾遗的故事。   这半颗偷来的山楂,酸酸甜甜的,还有一种苦苦涩涩的惊悚的味道。   二、三只番薯   粤西的春天似乎来得特别早,广袤而丰腴的黑土地盈育着一片绿。庄稼和孩子一样都抽出了嫩绿的新芽,到处呈现一片生机勃勃的景象。   我们几个小闺蜜经常在一起玩耍。比我长四岁的堂姐是孩子王,她是我们村里有名的“美人帮”帮主。村中的小妮子以能加入堂姐这个“美人帮”为头等大事呢!由于我们是姊妹关系,所以帮主时时照应着我。   那时我读二年级了,有一天,帮主发话说:“现在,肚子饿得慌,我们趁着寒假最后一天,大家再来一次窟番薯窑吧!”我一听,一蹦三尺高,那焗窑番薯的味道不知比妈妈用传统方法煮的香多少倍呢!说干就干,我自告奋勇地要求出柴薪,因为我家番薯已吃完了。那时候的柴火也是稀缺的,我趁着妈妈外出时偷来一小捆干树枝,这是要徒步到几公里的小山上砍才有的。平时妈妈舍不得烧,都是烧些稻草干、木叶、竹叶之类的柴火。烧窑是很耗柴火的事儿。   堂姐用锄头在村边一块闲置的高地上挖了一个圆形的小坑。坑直径大概有三十厘米深二十厘米宽左右吧!在圆坑的下端开一入柴口,约有十厘米宽,长有二十厘米左右,深度比圆坑浅些,活像动漫里的红太狼专门用来打灰太狼的平底锅一样。坑内大概能装十个八个番薯吧!挖好了坑,接下来就是捡泥块好让帮主叠泥屋,即是窑。选泥块时也有讲究的,当然,那些干、硬、圆的是首选啦!既要选鹅蛋般大的,又要选鸭蛋般大的,还要选鸡蛋般大小的,更要选用鸽蛋般小的。叠窑是一项技术活,要讲究技巧和力的平衡。堂姐先用鹅蛋般的泥块围绕着圆坑外围摆好第一层做基础,再用鸭蛋大的泥块叠第二层。越高层的泥巴就越小,为的是减轻窑身的重量。我有时淘气,拿这块那块,都被堂姐拒绝说不可以,我不服气,硬是把我自认为可以的放上去,后果是全部坍塌,要从头再来。堂姐由着我,耐着性子,让我从实践中得真知。事实胜于雄辩,后来我就乖乖的在一旁学垒泥窑的本领了。随着窑身的一层层加高,内圆的直径也越缩越小,逐渐收拢到用一块鸽子蛋大小的泥巴就能封顶了。整个窑身成圆锥状,活像托塔李天王的玲珑宝塔。各种准备工作陆续有序地进行着,只要把窑身的泥烧得通红时就可以熄火,放番薯入坑内,然后搞垮和砸烂窑身的火泥巴,让碎火泥盖住坑里番薯,大概焐三十分钟就可以出炉了。   我看着通红的窑火把窑泥烧得半红。想着就快能分食那香味厚重绵长的窑薯时,情绪突然高涨起来,叽叽喳喳快乐得像个小鸟。我不停地向堂姐提问着各种奇奇怪怪的问题。不知是否嫌我烦或是其他原因,一向和善的堂姐,突然就拉长着脸说:“月儿,每次焗番薯窑你都是蹭吃的,这回蕃薯不够,你快去田野挖几只来,要不等会分食没你的份,以后不跟你玩喽!”正如晴天霹雳啊!如果被踢出“美人帮”是何等羞耻的事啊!   显然,堂姐最后一句“杀手锏”生效了。我蹑手蹑脚在田野上搜索着番薯地。此时正值春回大地,万物复苏的季节,庄稼正处于青黄不接时段,要在早春的田野里挖番薯,显得有点不太可能。因为成熟了的番薯一般收获了才过年,怕春雨的到来。但为了能继续待在“美人帮”里混,我眼睛越过一畦畦嫩绿的庄稼。忽然,一畦藤蔓已老、叶子枯黄的番薯叶映入眼帘。以我当时八岁的经验也能判断出这是一畦成熟了的番薯。我欣喜若狂,左顾右盼,确定附近没人后,立即自己动手挖了起来。由于雨水节未到,地较硬,我又没带工具,番薯藤被我拔起了几颗,但番薯却迟迟不肯露脸。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还是没能弄出一个番薯来,虽然是乍暖还寒的日子,但我还是急出了一身汗。正在我抹汗之际,看见远远地一个人担着箩筐朝这边走来。我赶忙回到田埂上,佯装割草的样子,心里祈祷着这个人是路过此地的。然而,脚步声伴随着咳嗽声越来越近,最后竟在我身旁停了下来。我不敢抬头,像一个重刑犯似的低着头,一动不动。那个人说话了:“这是谁家丫头呀!蹲在我家番薯地旁干啥呢?”我一听声音,原来是邻居家李五爹,我连忙解释急得有些结巴地说:“五爹……五……爹,我没……偷你家番薯,地太硬,我挖……不动呢!”“哈哈哈!原来是月儿呀!我没说你偷啊!你不打自招喽!。你们“美人帮”今天又焗番薯窑了吧!帮主派你来挖番薯的吧?”五爹放下担子,慈祥地说。我的脸像火烧般发热,红着脸点了点头。五爹轻柔地摸了摸我的头说:“月儿,不用怕,来来来,我这就锄几个送给你。我刚好来掘番薯的,前一段时间我咳嗽得厉害,拖到现在才来收获呢!还好,老天眷顾,春雨未到。”说话间,五爹已掘出几个番薯,挑了三个大的给我。我不记得当时是否说了谢谢,一溜烟往村边跑去……   这次的焗窑番薯,比以往得格外香甜,我吃出了一种乡村特有的热情醇朴的味道。   三、木薯酸杨桃一只老母鸡   田野褪去了婉约迷人的绿,换上了成熟而厚重的金装。当大人们忙于秋收时,对于我们小孩来说是最快乐的时刻。   一个星期天的中午,太阳就像土豪,挥光如土,把过多的光和热洒向大地。大人们还在地里干得热火朝天。我们几个小妮子做完妈妈规定的家务后就来到帮主家聚集。帮主也正好洗完衣服。我们像士兵一样听候着将军的调兵谴将、发号施令。帮主发话了;“唉!洗完全家人的衣服,肚子又咕咕叫了。我们今天尝尝新口味——木薯吧!木薯刚好成熟了,大人还没舍得开掘呢!大家想办法去!”一声令下后,我们几个很快就“弄”来了十几根木薯。于是,洗,刨,煲,过了半小时,木薯便出锅了,条条裂开了嘴,我们也裂开了嘴。饱餐一顿后,帮主又发话了:“大热天的,吃了这锅木薯,口渴啊!要是来点饭后果该多好啊!”她看了看大家的反应继续说:“据我了解,村东面李华家后门园子里的酸杨桃已经成熟了,相信现在没人在家,你们懂的啊!”   少顷,小伙伴们的库兜都鼓囊囊的,大家都笑吟吟地回来交差了呢!大家掏出来放在篮子里,居然有小半篮呢!大家疯狂地吃起酸杨桃来!但一个个都怕酸,吃了一只半只就放弃了。我不敢吃了,吃多了晚上不用说吃饭,就连咬豆腐也咬不动的啊!倒是水娣,她的牙齿好像是碱性物质做成的,一遇到酸性,马上中和了,对酸杨桃免疫,若无其事,一眨眼工夫便吃了好几个。   吃完了杨桃,帮主又提议玩朴克游戏。大家叽叽喳喳地玩得不亦乐乎。不一会儿,水娣说她想呕吐,头昏脑胀的,想睡觉,便在帮主家那竹制的躺椅睡下了。   我们不知玩了多久,直到帮主说散了吧,我们才起身准备离去。帮主叫了几声水娣,让她回家睡去,但见她呼吸急促和困难。帮主正欲扶水娣一把时,却被水娣哗啦啦地吐了一身。美女帮主却不恼火只是说:“哎哟!不好了,大家不要走,水娣好像吃木薯醉了呢!听大人说起过,吃木薯会醉死人的!”“怎么会?我听妈妈说过,只有吃着那些被屙了牛尿的木薯才会中毒的呀!”我胸有成竹地说。“快!大家快想办法弄一只鸡来,炖一锅鸡汤让水娣吃下就死不了的。”帮主命令着我们。大家赶快到竹林、木丛中抓鸡,但放养的鸡非常敏捷,我们追了几条街,连鸡毛也抓不到呢!我们回来交差时,见帮主都急哭了。我突然灵光一闪,弱弱地问:“姐,在家孵蛋的老母鸡可以吗?”当然可以了,最好是老母鸡了,虽然瘦点,月儿,快弄来!”于是,我飞快地冲回家柴房里,抱起正在孵蛋的老母鸡就走,尽管妈妈说再过几天就可以出窝了,到过年时就有鸡腿吃。现在顾不了那么多了,我气喘吁吁跑到帮主家,把母鸡交给了堂姐。来不及放血了,只见帮主手起刀落,直接斩断鸡头,把早已烧好的水淋在鸡身上,开始拨毛了。帮主一边拨毛,一边命令加大火力烧开水准备炖汤。来不及开膛破肚了,帮主三下五罢二只砍了两个鸡腿和两个翅膀,切件砍碎,放入已开的水中,炖了十多分钟后,盛了一碗热腾腾的鸡汤放到一大脸盆冷水中急冻,再用另一小碗装了几汤匙吹冻准备喂给水娣。只见水娣双目紧闭,脸色苍白。“鄂骨都变硬啦!快帮忙撬开嘴!”一切都密锣紧鼓、有条不紊地筹备和配合着,一大碗浓鸡汤缓缓地流到了水娣的胃。大概过了一柱香工夫,水娣脸色红润了,慢慢苏醒过来了。   此时,大人们也随着通风报信的小伙伴从田地里回来了。大家都夸美女帮主智勇双全,处变不惊和临危不惧!当然也赞了我这天下神偷,偷得好,偷得妙,偷得神鸡救美人。   那时,在乡间因为吃木薯中毒的事屡见不鲜,都是饥饿的缘故。特别是和酸杨桃结合,中毒的机率大大提高。用乡间流传的说法是:木薯是耗油脂的东西,酸杨桃也是消除油脂的物质,两者结合,无疑是增加了久未开荤的肠胃的负担,等于雪上加霜。在农村,但凡有吃木薯中毒的都是用浓鸡汤去解救,屡试不爽。当然,前提是要解救及时。站在现代科学角度来看:木薯含有一种有毒物质叫亚麻仁苦苷,而亚麻仁苦苷酶经过胃酸水解后会产生游离的氢氰酸,从而使人体中毒。这也刚好说明了吃酸杨桃后等于增加了胃酸的道理,加速了中毒。大家要想防止木薯中毒,在食用前最好去皮,然后用清水浸泡薯肉,这样氰苷会溶解。待泡五六天后就可去除七成的毒素,再煮到熟透,便不会中毒了。千万别生吃薯肉,因为只要吃一百五十克——三百克生薯肉就会导致死亡。   现在,人们物质生活已大大提高,无肉不欢,肚满而肠肥。即便吃再多的木薯,也很少出现中毒的迹象了,因为肚里有厚实的脂肪基础;现在的人也很少焗窑番薯了,即使叠窑也是焗鸡鸭鹅等小动物了。现在再也没有零食郎挑担下乡兜售零食了,各种商店开到了家门口,琳琅满目的零食令人眼花缭乱,撑大了人的胃。但我心心念念的还是那些童年美食,仿佛这世间美味都是偷来的,有种魂牵梦绕的味道。   这些童年偷事,或许是生命的馈赠,是老天赐予我最珍贵的礼物。感恩流年碎影;感恩圆如月清如水的故乡;感恩广袤而丰腴的田野;感恩质朴善良的乡亲、伙伴;让我在这祭奠逝去青春的年龄守住宁静与快乐,带给我生命的愉悦!   梦中,小伙伴又向我走来…… 石家庄哪家癫痫医院比较好?武汉哪家医院看羊癫疯专业患了癫痫该如何治疗呢黑龙江能治癫痫病的医院是哪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