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茶艺 > 文章内容页

【轻舞】戏子

来源:松原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茶艺
那年,堂姐考上艺校,学习京剧,爷爷略带沉思地说:“唱戏的是痴子,看戏的是傻子,戏里戏外,台上台下都是戏子。”   我怔怔的,怎么也想不明白,痴子怎么能学会唱戏呢。我们村的那个痴子,除了会吃饭,就知道捡草,什么也学不会。我更不明白,看戏的怎么就是傻子呢,我最喜欢去看戏了,摸一下自己的脑袋,不傻啊,还常常为自己耍了点小聪明,觉得沾沾自喜呢。虽然不明白这话是啥意思,但是,我常常学着爷爷的样子说堂姐,特别是看到她有点卖弄的时候,一个轻抛水袖的动作,一声字正腔圆的演唱,我都会羡慕嫉妒恨地用爷爷的语调说一声:“唱戏的是痴子。”当然,我从来不会去说后面的那句话,因为,我最爱跟着大人们去看戏。   每到过年,富裕的村子会请来剧团,在村子的空闲场院唱大戏,十里八村的人都会聚拢来,懂戏的人也有,更多的人是看热闹。我喜欢去看戏,是因为戏场外有很多的小商贩诱惑着我,卖气球的,卖糖瓜的,还有卖泥塑的。   我喜欢用泥巴制作的老虎,娇憨敦厚,上着色彩,就像年画上的模样。老虎的前身和后身是断开的,腰身处用一种有韧性的厚纸连着,有一个竹哨藏在肚子里,用手拿着老虎的头和屁股,往中间一凑,就会发出吱,吱,唔,唔的声音,既喜庆又调皮。也喜欢用泥巴做的哨子,涂着花花绿绿的颜色,吹起来发出呜呜的声音,声音的粗细因为用力的大小而各不相同。我不太喜欢气球,因为它容易破碎,气球的嘴部安着一个竹哨,把气球吹起来,松开嘴,气球里跑出来的气体就会把竹哨吹得吱……吱地响。气球上涂着各种各样的图案,吹起来的时候才能看见,常常是一个人吹,很多的人看,拥来搡去,还没等自己稀罕够就给挤爆了。   因为手里有着几毛压岁钱,心里就痒痒挠挠的,逢戏就去,虽然不一定舍得买,兜里有钱,有买的实力,就有了挑来拣去的兴趣。每逢看戏,人群之外就是小孩子们的天地,围着那些小贩们叽叽喳喳,很多时候是只看不买,惹得小贩们高声喊:“不买的别围着,让开点让开点。”   喜欢听戏,是在堂姐学戏以后,家里有人唱戏,就开始对台上的表演感兴趣了。再有剧团下乡,我就先打听一下,是哪里的剧团,唱什么戏,顺便自豪地炫耀一番,我姐姐也会唱戏,那表情比自己会唱戏还要神气。为了表示自己与戏有点关系,我开始学着听戏。戏台子上的痴子,袅袅娜娜,不紧不慢,一句话唱半天,急得我挠头跺脚,实在等不及了,就问身边的那些傻人们,她到底想说啥?先打听明白了剧情,然后再听戏,听着听着就慢慢入了道。一声高亢的叫板,急促缓慢的鼓点,圆润优美的唱腔,一个功底扎实的动作,一个婉美流畅的转身,一个轻拂胡须的手势,还有青衣裙摆轻撩的台步,都让我如醉如痴欣喜不已。   蹲在台子下,迎着嗖嗖的西北风,用衣袖抹了一把冻出来的鼻涕,转身看了看身边跟着鼓点摇头晃脑的那些戏迷们,坐在自家带的小凳子上,冻得脸色青紫,半张着嘴,呵着热气,脸上的表情不知道是冻僵了,还是忘了变换,那模样让我一下子想起了爷爷的话,看戏的是傻子,真的是一点都不假呢。   唱戏,唱着唱着就痴了,入了戏,忘了自己是谁。听戏,听着听着就傻了,入了戏,忘了戏里戏外台上台下。   长大后,再也没有去听过戏,忽然有一天,我发现戏台已经无处不在。   每个人的脚下都有着一个小戏台,角色随着时光在不停地变换着,或许,还在同时扮演着几个角色。有些人在自己的小戏台上表演出色,进而走上更大的戏台,成功地演绎出生命的精彩;有些人演着演着就演砸了,不是摔了跟头,就是说错了台词,平添了许多的遗憾;也有些人迷失在剧情的声色犬马里,演着演着就找不到了自己,尝过爱恨情仇,最终才明白不过是人生梦一场。更多的人是在顺着命运的纹格,演着内心里的自己,平淡而真实。   人生的戏台上忽而朦胧忽而清晰,角色也不像小时候看的戏台上那么脸谱分明,缓慢或急促的鼓点里,有时候,让人很难明确地分辨出生旦净末丑,只是傻傻地看着,痴痴地演着,很多的戏到了落幕都很难明了,是剧情的需要,还是人们自身的需要,只是看到了偷偷溜走的时光,还有一颗颗越来越寂寞的心。看着身边的人在不停地上妆,不停地卸妆,喧嚣的热闹里总有着小丑的身影,啼笑间,放眼望去,台上台下都已经入戏。   经年后,理解了爷爷的话。再看人生,无非是演着自己的戏,看着别人的戏,有时候笑笑自己,也有时候笑笑别人,就像那痴子笑傻子傻,傻子笑痴子痴。   漫步红尘中,观望,世人皆是戏子。 武汉哪里有可以治疗癫痫的医院郑州癫痫的专业医院癫痫病人吃什么药比较好郑州癫痫病发作时的表现